欢迎书友访问新御书屋
首页江山易改(H) 分卷阅读28

分卷阅读28

    江山易改(H) 作者:壳中有肉

    分卷阅读28

    在黑暗里啃着指甲。

    “小杉,你答应我要改的。”秦绍晟的声音透过被子传进耳朵里,“你又要不听话了吗?”

    团成球的被窝抖了一下。过了一会江易杉才闷闷地说:“我会改,但是以前的事情不说了好不好?”

    “不行。你还没有说你错在哪里,你要怎么改。”

    “为什么……我知道错了就行了啊……你不能这样,我已经知道错了。”江易杉声音透着委屈,“你不能像管小学生一样……”

    “以前我就是认为你知错会改,才不说。但是事实证明这样并不行。”

    秦绍晟直接掀开被子,把任性的江易杉从被窝里扒拉出来,拽过江易杉的手指,看到那些被他啃的歪七八糟的指甲叹了口气:“你自己是学不好的。”

    江易杉想反驳却找不到什么有力的证据。

    在没有秦绍晟之前他是知道自己没权没势,自然是不敢兴风作浪,自从有了秦绍晟惯着自己,他的表现完全可以说是小人得志。

    那样丑陋又不听话的人,他自己都不想去回忆。

    可是想起秦绍晟过年时冷漠的样子,他咬咬牙说:“我会的。”他急于证明自己,说:“我知道我不应该听信别人的话。”

    “说说你为什么会信?”

    江易杉不敢去秦绍晟:“我……我觉得自己能红的,但是之前一直不红……”

    “所以在爆红之后,你更是认为之前都是有人操作。”

    江易杉缩着肩膀不说话。

    “你认为有了人气和关注度别人再想干预也没用,你开始急于求成。”秦绍晟平静地说,“我越是拦着你,你越是不听。你觉得我说的都是错的。”

    江易杉抿着嘴。

    “你还利用我的心软,知道我舍不下你。一次次找我。”秦绍晟叹气,“你总是装可怜说你没钱了,舍不得放下到手的一切。还要我回家帮你。”

    听到这里江易杉懊悔的要死:“我再也不敢了。”

    秦绍晟看着他的眼睛:“你知道我有多难过吗?”

    江易杉咬着嘴唇,他在秦绍晟的目光下弓着腰,嘴唇动了动却没出声。

    秦绍晟等着他。

    江易杉怯怯地抬起望着秦绍晟:“对不起。我错了。”

    “还有呢?”

    “我以后会听你的话。”江易杉抠着床单,“不会再做错事了。”

    “如果再犯错怎么办?”

    江易杉心刺了一下:“不会的,不会再错了。”

    “还说分手吗?”

    江易杉连连摇头。

    “以后你在犯错,我不会说分手也不会扔下你不管。但是……”秦绍晟托起江易杉的脸,“我不会亲你,不会抱你,把你关家里,还会打你。”

    江易杉呆住。

    秦绍晟一边亲吻他一边说:“就像过年的时候,打你屁股。”

    第25章

    秦绍晟吻得温柔极了,又轻又柔软,温热的鼻息近在咫尺。

    江易杉激动的整个人都颤抖起来。他等这个亲吻太久了。这一刻让他有了回到过去的不真实感,秦绍晟一如既往地温柔深情,每次亲吻和拥抱都充满了宠爱。

    他的心都活了。

    他迫不及待地吻回去,唇舌毫无保留地对秦绍晟敞开。

    秦绍晟没想到江易杉这么殷切,他怕江易杉扯动到伤口,急忙托住他的腰,想要停下。

    江易杉学不会知足,秦绍晟亲他了,他就想要秦绍晟再抱抱他,他挪动着钻进秦绍晟的怀里,咬着他嘴唇不让他离开。

    秦绍晟无奈地看着他。

    江易杉眨眨眼,牙齿没松开,含糊不清地说:“抱抱我。”

    秦绍晟把他搂在了怀里。

    江易杉开心到了极点,他贪婪地热吻着秦绍晟,窝在他的怀里吸取对方身体温度。他又甜又腻地讨要秦绍晟的亲亲不愿意停下。

    江易杉太黏人了,秦绍晟纠结了半天还是没拉开他。一遍又一遍地抚摸骨节凸出的后背,他瘦的令人心疼。

    江易杉身心都得到了满足,一腔快乐和愉悦不知道怎么表达出来才好,他被秦绍晟摸的浑身酥软,他软软地说:“我好喜欢你这么抱我。”

    谁见了江易杉这副乖巧软萌的模样心都得交出去。

    秦绍晟抱着江易杉的手搂紧了。

    两个人紧密地贴合在一起,江易杉察觉到了秦绍晟的欲望。他伸手抚摸上秦绍晟的胯间,眼睛亮亮地看着秦绍晟:“你硬了。”

    秦绍晟叹了口气:“你一直亲,我怎么能不硬。”

    如果江易杉有尾巴这时候早就翘上了天,他缠着秦绍晟不松手:“你还喜欢我,你很喜欢我。”

    秦绍晟捏了捏他鼻子。

    他视线又盯在秦绍晟嘴唇上:“我也有点硬了……”

    “别闹。你伤还没好。”

    “那就摸摸。”他抱着秦绍晟的腰不放手,“摸摸,你摸摸我。”

    秦绍晟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他的屁股:“才说的,又要不听话了。”

    “只是摸摸啊。”

    秦绍晟把江易杉按回到床上,给人盖上被子:“你现在需要休息。”

    江易杉不死心想要挣扎坐起来。

    “别动!”秦绍晟皱起眉,呵斥,“你伤口还没愈合!”

    江易杉真的没见过几次秦绍晟板着脸的模样,他下意识就安静了下来。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又忍不住耍性子,他抓着被子心虚地看着秦绍晟:“我就是想跟你多亲一会。”

    仿佛又回到了曾经拿江易杉束手无措的日子,秦绍晟想自己不能再惯着江易杉了,努力维持表面的冷硬:“不行。”

    江易杉认怂了:“那什么时候可以?”

    秦绍晟心想江易杉这人真是要了自己命,他叹气:“等你好了再说。”

    于是在接下来日子里江易杉无比配合治疗。他之前失血过多身体虚弱,头一月在床上躺着伤口长的慢,他天天就数着日子等医生说可以下床活动的那天。

    右半边脑袋因为伤口缝合被剃了一小块头发,他嫌不好看非要戴帽子。秦绍晟不许,说戴帽子伤口长得慢。没过两小时他就在网上找了那种两边剃青皮还做造型的发型,用祈求的眼神望着秦绍晟。

    秦绍晟想他天天被关在病床上哪里也不能去,这点小要求就同意了。

    剪完头发江易杉见脸上伤都瞧不出来了,对着镜头就是咔咔一阵疯狂自拍。秦绍晟看他似乎正在往社交上po照片。想了想告诉江易杉他已经被主流媒体全面封杀了。

    江易杉听了趴在秦绍晟肩膀上:“那你以后可不能抛下我了。”

    “要说的只有这个?”

    江易杉歪着头:“我做这件事的时候,会产生的后果就想好了。”他亲了一下秦绍晟的脸:“我也得到我想要的了。”

    他真觉得是赚了的,那些

    分卷阅读28

    -


同类推荐: 一入梦(H)[HP]Forget窑子开张了(H)江山易改(H)夜长情多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父欲(H)修罗君子(完结+番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