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书屋
首页江山易改(H) 分卷阅读29

分卷阅读29

    江山易改(H) 作者:壳中有肉

    分卷阅读29

    徒有其表的虚荣利益还抵不上秦绍晟一个人对他的好。早点想明白,他就不会伤秦绍晟的心了。

    还好,他还有重来一次的机会。

    江易杉醒了秦绍晟也没了借口,他隔天回家了一趟。

    在和父母打过招呼后又去公司和兄长就集团工作上的事情讨论了一下午,晚上来就听医护人员告诉他,江易杉中午挑食不吃水煮鸡胸肉。

    等他进病房江易杉可怜地在床上望着他:“今天没见到你好难过。”

    秦绍晟责问:“你怎么不好好吃饭。”

    “鸡肉没味道。”江易杉说,“一点味道都没有。”

    “我前两天喂你吃你就吃得下了?”

    “因为是你喂我吃的。”

    “你故意的。”

    “对。”江易杉狐狸尾巴打着圈在空中甩来甩去,“你来医院工作,我能看到你,你也能看到我。工作累了还能亲亲我。”

    他说的天真又直截了当。

    江易杉看秦绍晟没反应,躺在床上努力去拉他的手,小声问:“真的不能来?”

    秦绍晟没说话。

    江易杉一下子没了精神:“我明天会好好吃饭。”

    “真的?”

    江易杉点点头,随后他又补充:“虽然我真的好想见你。”

    秦绍晟真是忍不住了,他直接抬起江易杉的下巴亲了上去,吻到江易杉缺氧发出微弱哼声才停下,他额头贴着江易杉的额头:“你就是欠打。”

    秦绍晟这样子,江易杉半点也不怕他,还不知悔改地说:“给你打。”

    说着欠打到也没真打,就是随便拍了两下屁股。这让江易杉更是有恃无恐,他想着秦绍晟还是宠他的,只要自己不犯大错误秦绍晟不会真把他怎么样的。

    抱着这个念头的江易杉在秦绍晟的耐心边缘反复试探。

    等医生同意可以下床活动的时候,江易杉急吼吼地用上行走辅助器。秦绍晟劝他不要操之过急慢慢来,他当耳旁风。

    他以为不会有多难,可真走的时候他痛的一步也迈不动。

    当时货车是从身体左后方撞上来的,还好冬天穿得厚,但多少还是伤到了腰背。手术结束养伤口又在床上躺了接近两个月,第一次走路下肢根本没有力气。

    但是他太想要证明自己,也想出院和秦绍晟在一起。江易杉咬着牙在走廊上来回走了两圈。等秦绍晟下班来见他的时候,他翘着尾巴说今天自己能走路并且有吃好喝好。

    秦绍晟不放心又去问了医生,回来说:“医生说你今天走太多了。”

    “两圈,不多的,我觉得还好。”江易杉打死不承认他是因为走到最后腰受不了了才回来的。

    结果晚上秦绍晟起夜给江易杉盖被子的时候发现的不对,江易杉没睡着,他一摸江易杉整个人都在发抖,他慌忙问:“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白天没听医嘱走多了的江易杉脊椎痛的根本无法入睡,秦绍晟就在隔壁床,他痛的眼泪哗啦啦的流也不敢发出半点声音。现在被发现了,他赶紧第一时间讨安慰:“背好痛……”

    秦绍晟又气又无奈,他直接躺在江易杉身边,搂着他反复帮他抚摸后背,问他:“还痛吗?”

    “痛的。”江易杉缩在秦绍晟怀里。

    “明天不许走了。”

    江易杉小声嘀咕:“又要拖一天了。”

    秦绍晟用力拍了一下他屁股:“你要是不听话,我明天就不来了。”

    “我听话我听话。”江易杉赶紧认错,“我就是太急了,我以后一定注意。”

    秦绍晟想说你这明明是知道不对还非要做,抱着侥幸心理再来求原谅。他在心里又记了江易杉一笔后,手上还是温柔点地拍着江易杉的后背:“快睡觉。”

    江易杉边说好边吧唧在秦绍晟脸上亲了一下才闭上眼。

    秦绍晟叹了口气把人抱怀里哄睡着。

    复健是一个极其漫长的过程。江易杉整整在医院里住了三个月。

    一开始是因为伤口还没痊愈,每天的定时定量的活动已经花费了他所有精力,越往后他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他就渐渐在医院呆不住了。秦绍晟也知道他的性格,问过医生确定他已经没有大碍可以出院回家修养后,便把江易杉接出院。

    出院那天江易杉高兴的不得了,见秦绍晟带他来以前住过的屋子更是乐的找不着北。房子里面什么都没变,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像他们没离开过。

    他想果然秦绍晟还是很爱自己的。

    秦绍晟把两人的行李往玄关处一丢,指着卧室对江易杉说:“去卧室。”

    江易杉想都没想到就往卧室走,嘴里还问:“里面有惊喜吗?”

    秦绍晟没回答他。

    江易杉直接推开门走进去,里面布置和当年一模一样,就连窗帘上他卡着的q版徽章都没动过。他仔仔细细地环视了一圈后不解地问:“有什么?”

    秦绍晟跟着走进来,脱下西装,扯开领带,面容冷硬地看着江易杉。

    江易杉这才发觉危险:“绍晟,你要干吗?”

    秦绍晟解开衬衫领口:“打你。”

    第26章

    江易杉不可置信地看着秦绍晟。

    “我说过,你不听话我会打你。”秦绍晟一本正经,“之前你伤没好我不打而已。”

    江易杉赶忙说:“我现在伤也没有好。”

    秦绍晟才不听江易杉的话,昨天不知道是谁闲在医院无聊都跑去花园院子里玩秋千,医生还明确说了别急着用腰部力量,后来腰痛又缠着自己揉了一晚上。

    秦绍晟严厉地说:“你过来。”

    “我不要!”江易杉回想起过年被打的羞耻记忆,他往后退了一步。

    “你自己脱了裤子过来,我用手打。”秦绍晟拉开床头抽屉,“你要是再不听话,我就用鞭子了。”

    江易杉瞪着床头柜抽屉里的小皮鞭,他终于明白秦绍晟是认真的。之前说打自己不是开玩笑,医院里纵容自己也不是拿自己没办法,而是等伤好了出院一起收拾。

    江易杉咬着嘴唇,做垂死挣扎:“我不要……你不能这样!”

    自己犯的不是什么大错误怎么能打呢?

    他打的还那么痛!一点不留手劲!

    秦绍晟不跟他废话,走上前把江易杉抓过来摁在床上。他直接拿来领带把江易杉双手手腕绑在一块,对江易杉的求饶声充耳不闻,扒下他裤子就在屁股上打了一巴掌。

    粉红色的掌印瞬间就浮现出来。

    江易杉干嚎:“好痛!”

    “你再乱动?”

    “太痛了!”秦绍晟手劲真大,连着打两下江易杉就觉得屁股麻了,他裤子被脱了一半,双腿既分不开又使不上力站起来,他在秦绍晟腿上拱来拱去要跑。

    秦绍晟直接拿过开孔小皮拍打了上去。

    分卷阅读29

    -


同类推荐: 一入梦(H)[HP]Forget窑子开张了(H)江山易改(H)夜长情多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父欲(H)修罗君子(完结+番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