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书屋
首页江山易改(H) 分卷阅读30

分卷阅读30

    江山易改(H) 作者:壳中有肉

    分卷阅读30

    皮革和皮肤接触时造成的痛感远远大于皮肤和皮肤之间,江易杉白色的屁股蛋上立刻浮肿起来,他难以置信地回头看到秦绍晟又拿着皮拍打了一下。

    皮拍上有气孔,打起来啪啪直响半点空隙都不会留。

    他委屈地把头埋在胳膊上,眼泪不争气的流出来:“你怎么能打我……我又没有犯什么大错……你太过分了……”

    “换做其他人,的确不用打。但是你不行。”秦绍晟盯着江易杉全身上下最肉嘟嘟的地方,把皮拍放一边,重新用手掌打了一巴掌,“你住院以来一直不听话。”

    左半屁股已经被打红了,秦绍晟手掌落在了右半边的屁股上。

    “不好好吃饭。非要我喂你吃。”

    江易杉的屁股肉很圆,打起来会小幅度摇晃。手掌落上去又软又弹。

    “不听医嘱,一直超负荷运动。”

    越打越红的屁股渐渐发烫,皮下透出诱人的颜色。

    “半夜腰痛还要我给你揉。”

    秦绍晟最后一巴掌打在臀肉上没抬起,他抓着滑嫩的软肉尽情地捏了几把。他扯开江易杉的胳膊把他藏着脸露出来:“觉得自己委屈?”

    江易杉一脸控诉却不敢说的表情。

    秦绍晟其实内心被他这副可怜巴巴模样逗的想笑,但是他忍住了。他又狠狠地打了一下江易杉的屁股,抓着他的臀尖揉来揉去:“你不好好吃饭,做对了吗?”

    “可是我后来改了啊……”江易杉委屈死了。

    “你说改了就可以不受惩罚?那和以前有什么区别。不打不长记性,你下次还会再犯。”秦绍晟严峻地看着他,“还有。你明明知道不能急着运动,为什么还要去做?”

    “我想早一天出院啊……你天天不在医院陪我……”

    “我不需要上班吗?”秦绍晟抬手就一巴掌呼上来。

    江易杉哽住:“可是我想你……”

    “我下班没有来陪你吗?”

    “有……”江易杉低下头,屁股又被打了一下,他痛的眼泪吧嗒吧嗒掉下来。

    “你说你是不是任性、不懂事。”

    “是的……”江易杉撇着嘴巴,老老实实认错,“我错了。”

    “错了就得受罚。”手掌下的两瓣屁股被打的像颗蜜桃。秦绍晟鼻息变得粗重,他从侧面打了两下,欣赏完臀波层层摇晃的画面,绷着脸说,“以后还敢吗?”

    “不敢了不敢了。”江易杉双手被绑住也不好乱动,他扭过头望着秦绍晟,“别打了,我知道错了,再也不敢任性了。”

    “说哪里错了,以后会怎么做。”

    秦绍晟语气跟教家里不听话的小孩子一样,江易杉羞的脸和脖子都红了,堪比他呈现在秦绍晟腿上的光溜溜红彤彤屁股。

    秦绍晟狠狠地又朝着他臀肉上打了一记:“说话。”

    “我说我说。”江易杉痛的肩膀一缩,他赶忙说道,“我会好好吃饭,在家好好休息,不乱跑也不乱增加运动量。不给你添麻烦……”

    “还有呢?”秦绍晟打的响亮又清脆,听声音也这下打的不轻。

    “就是不任性了啊。”江易杉微微挣扎,“其他也没有错,我已经受了惩罚,你不能再打了了……”

    “你不顾危险跑去找王德顺,你没有第一时间联系我。你不听我话,跑下车还拿走律师电话。”秦绍晟接二连三地打了几下,打的屁股红肿发亮才停下手,“你是仗着我喜欢你拿你没办法,你说你错没错?”

    “别打别打,我错了!”江易杉痛的不行,哭喊着求饶:“你不能翻旧账的,你说过都过去了。”

    “不打你不解气。”秦绍晟抓着软肉说,“你躺在地上的时候,我——”

    秦绍晟说不下去了,他那时候真的快疯了。

    房间安静了下来。

    江易杉彻底怂了,他摇摇晃晃地撑着胳膊跪坐秦绍晟身边,他畏怯地看着面无表情的秦绍晟,讨好地亲亲他的嘴唇:“我错了。”

    他小声说:“我想以后永远和你在一起,再也不分开。我再也不会任性冲动了。”

    秦绍晟抱着怀中,下巴搭在他的肩膀上:“真知道错了?”

    江易杉点点头。

    “保证不犯?”

    “保证。”

    “下次再犯同样的错误,不是打屁股就算了。”秦绍晟搂着江易杉将他压在身下,勃起多时的阳具隔着西裤布料贴上江易杉的大腿,“我会把你关起来。”

    秦绍晟那根勃起后硬挺地抵在腿根处,江易杉红着脸:“你好色,打我都能硬。”

    “没你色。”秦绍晟着江易杉的耳朵,“你上次是被打射的。”

    一想到那段羞耻度爆表的经历,江易杉解释:“那是……那是因为……因为……”

    “因为我打到你这儿了。”秦绍晟扯掉江易杉的裤子,分开他的双腿,手掌贴上江易杉软趴趴的阳具,手指顺着往下掂了掂阴囊,“想再试试吗?”

    第27章

    身体残留的记忆第一时间复苏,江易杉吓得想跑:“不要!不试!你不能再打我了!”

    秦绍晟一只手就把他制住,他咬着江易杉的耳朵,另一只手边揉搓江易杉渐渐勃起的阳具:“上次打你的时候,你为什么会硬?”

    江易杉挣扎着想把手上的领带弄下来:“我不知道!你不要弄了……”

    秦绍晟轻笑,他压住江易杉的一条腿,逼迫他张开腿,手掌毫不留情地拍在打股沟,连带着打在了阴囊上。

    江易杉刺激地抖了一下,他嗓子里发出细小的尖叫声。

    秦绍晟吻过他耳后沿着后颈往下,边亲边咬地舔舐着江易杉的后颈,他记得这里是江易杉全身最敏感的地方。

    果然江易杉激动起来,他下身的阳具高高硬起。这个姿势不好用力,秦绍晟拿过刚刚的小皮拍开始拍打垂在腿间的的阴囊,他眼看着江易杉挣扎扭动,后背都冒了汗。

    “腿再张开点。”秦绍晟拿皮拍戳了戳江易杉阳具下阴囊。

    “你好过分……我不要了……”江易杉屁股红彤彤的,他难堪又无助,阴囊火辣辣的痛,但阴茎却半点没有软下去,龟头硬的开始淌水。

    秦绍晟拉开他上身的连帽衫拉链,手摸上他胸口乳头,揉搓着已经硬了的乳尖:“不打了。你把腿张开点,我给你弄弄。”

    江易杉被秦绍晟摸得浑身发软,左胸乳尖被揉的又麻又痒,他一边分开双腿微微抬起臀部,一边轻声哼哼:“右边的也要揉……”

    没等他反应过来,结结实实一下拍打就打在了敏感的囊袋上,他失声喊叫。痛感从表皮窜过全身,拍打处像是有电流一路沿着会阴后脊直达头皮。

    他痛的弓起了身体,又爽的脚趾都蜷缩在一起。

    阳具抖动着,前列腺液滴在了床单上。

    他狼狈

    分卷阅读30

    -


同类推荐: 一入梦(H)[HP]Forget窑子开张了(H)江山易改(H)夜长情多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父欲(H)修罗君子(完结+番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