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书屋
首页淫男乱女大雄性事 大雄的性事上卷 第367章 对面楼的少妇

大雄的性事上卷 第367章 对面楼的少妇

    淫男乱女大雄性事 作者:笨蛋英子

    大雄的性事上卷 第367章 对面楼的少妇

    淫男乱女大雄性事 作者:笨蛋英子

    大雄的性事上卷 第367章 对面楼的少妇

    *

    今天家事对佘绮君来说,真是要她的命。洗完了碗筷,叹口气,将脏衣物放进洗衣机,按下开关,又是叹气。

    将屋内的窗户全部打开,拿出吸尘器。从卧室开始,接着客厅,然后是书房。

    用细的嘴管清洁屋角的佘绮君”哎……”

    又是深叹气,歇斯底里的将吸尘器的嘴管拨开。靠着墙壁坐了下来,将两脚伸开。

    外面的阳光很柔和的照射进屋内,“真是的!”

    佘绮君不满的发牢骚,“那种丈夫离婚算了!”

    心虽不是那幺的想,但唠叨几句就舒服多了。

    并非是和老公吵架。昨晚,老公喝醉回来,高兴的摸着佘绮君的胸及屁股。

    老公韩德芳去外地谈生意的前一晚,他们习惯要做爱,比平常都还浓厚的,互相的爱抚。从新婚开始一向是如此。

    “一个人睡觉是很孤独的……”

    “我不在的时候,可不准出轨。”

    “你才是呢!在外面可不许找小姐啊!”

    互相说着甜蜜的话,而热络起来。几天前就已说今天要出差,佘绮君期待着昨夜的来临。虽是喝醉了,但韩德芳也记得,所以回家后就一直抚摸着佘绮君。

    “我要好好的疼爱你……”

    他是这幺说的。

    可是……

    入浴后,韩德芳先回到床上,佘绮君因期待着尽情的做爱,所以花了一点时间,穿上性感的睡衣,坐在化妆台前,做好脸部及身体的保养且喷上了香水。从镜中看着躺在床上的韩德芳说:“老公,你可别睡着了。”

    发出撒娇的声音。

    “才不会,今晚要cao你三次哟,让你看看我的男子气魄。”

    韩德芳回答着,想睡的声音让佘绮君稍微的不安,但一向睡过一、二十分后的韩德芳精力总是相当的充沛,想起来真是兴奋。

    到浴室洗掉手上剩余的乳液,走进卧室,将台灯亮度调至最弱。

    “喂!老公!”

    甜美的声音进入棉被之内,抱住韩德芳,轻微鼻息停住了。

    “好困,今晚饶了我,明天……让我睡吧……”

    他回答着,几秒后鼻息,己转变成打呼声而沉沉的入睡了。

    “可恶!”

    佘绮君跳起来,绷着脸,很生气狠狠的看着韩德芳的睡脸。

    花费时间将身体冲洗乾净……

    整理乱掉的头发……

    在手脚上涂抹上乳液……

    也喷了娇兰高贵的香水……

    (什幺今晚要做三次!

    (什幺男子气概!

    (我的魅力,居然输给了睡意!

    在心中骂着老公,“哎……”

    无奈的叹口气,再度躺上床,粗鲁的拉开韩德芳的棉被,将头埋在枕头里,开始哭泣。

    (五天前的那个晚上也是……说是要做二次,结果也才一次半。一次半就是第一次做完后,受佘绮君爱抚的刺激,恢复了精力,再结合一体时……韩德芳睡着了。

    第一次办完时,因结束太快了,佘绮君并没达到高潮。”

    已经不爱我了……”

    边看韩德芳的睡脸边说着。可是,还是深爱着韩德芳的佘绮君心想:“一定是工作累了,而且喝了酒才不行的!”

    温柔的替韩德芳想着而原谅了他。

    今晚,因有酒精成份而想睡觉也没办法。但是,明天开始就要到佛山出差三天了。出差的前一夜,应该是要做爱的。虽说是喝了酒,但佘绮君的心情却无法平静。

    (一点都没男子气概!被韩德芳的打呼声及生气的心情影响而一夜没有睡好的佘绮君。……这就是今早为何一直叹气的原因。

    “哎!”

    靠在墙壁上的佘绮君再度的叹气,这次不光是深深叹气了。(想要、被抱、尽情的做爱!强烈的欲望,使得双手不自觉的握住左右的乳房。

    握住乳房的双手……不自觉得搓揉着。唇中吐着气息。没穿胸罩的t恤内,rǔ头已硬了起来。(想要被吸吮)热热的冲动,佘绮君将右手伸入t恤内。轻轻地揉着热热的乳房。(啊!受不了了!

    掀开裙子,将右手伸入内裤里。左手握住乳房。用右手拨开下面的毛发,摸着湿热的丛林花卉。手指伸入b里面,那里已充满了湿湿的东西。足可见佘绮君从昨夜起,就开始欲求不满了。

    将手指慢慢的滑入搔痒的b缝里面。

    “啊……”

    不自觉的发出声音,包住手指的肉壁喘动着。(想要、想做、想和男人的鸡ba做。

    渐渐发热的佘绮君将手指当成活塞,湿润的已渐渐厉害激烈起来。一会儿像活塞的,一会儿又转动着。又将被花蜜似的包围着的手指,爱抚着敏感的花蕾。

    “好……啊……好爽!”

    甜美敏锐的感觉紧包着,佘绮君有规律的搓揉着敏感的花蕾。闭上眼睛,浮现着男人坚挺着的鸡ba,希望那强壮的性器能够塞入自己的b中,好好的cao干自己,佘绮君快接近发狂状态。

    “啊……呜……有感觉……好舒服……发麻了!”

    哈哈……的边喘着边动手指头,突然想到什幺似的睁开双眼,然后发现……(唉呀……好丢脸!赶紧将手从内裤中抽出,准备去关窗,佘绮君吓了一跳。

    对面楼里的落地窗前站着个英俊的少年,正看着这边。

    吓了一跳后,却转变成兴奋状态。佘绮君的肉体狂热的燃烧着,(被偷看到了!不好意思的自慰现况。

    穿着蓝色衬衫的男孩,看来像是学生,身体有一半躲在窗后,凝视着这里。

    (不行!被看到了,正做着丢脸事的时侯……但是佘绮君,又将抽开的手再度回到yin唇上,轻闭上眼,用左手揉着t恤下的乳房,而右手忙着摸索。

    (不要看呀!不……要……好丢脸……哦!喘着气的佘绮君,意识着男孩的视线将手指抹湿,伸入b腔里面搅动着。

    (看到我这种姿态,他一定会勃起的)从那裤子上面握着,那又硬又坚挺的东西!也说不定已拉下拉链,拿出已勃起的东西,握在手上,正在玩弄着!

    (啊!丢脸……太丢脸了……这样的……舒服……的自慰着)想像着男孩热衷于手淫的姿态,佘绮君疯狂的动着手指。

    (啊呜……出……出来了!让腰部硬直,痉挛得达到甜美的高潮。

    佘绮君终于打听到那个男孩不是学生,而是最有名的银安集团少年老总,对面的整个楼里住着他和他的女人。

    他除了有钱,还有什幺能耐能御驾那幺多女人呢?这点让佘绮君很好奇。

    隔天早晨的佘绮君,又在西边的书房窗边开始自慰,她无法忘怀被偷窥时的快感。

    佘绮君很喜欢那个男孩俊俏的脸蛋,想到用自慰来刺激这样的男孩就很愉快。

    这天,佘绮君穿着睡衣开始做了……并非故意换的,而是丈夫出差不在时,一定会睡得很晚的。

    她的老公韩德芳是经营装修材料的,主要是瓷砖和地板,瓷砖大多是广东佛山的产品,所以他经常去广东那里。他们两口子才住进来不过一个星期,和邻居都还不熟悉。

    吃完面包、喝过咖啡的早餐,已是十点了。

    解开睡衣胸前的钮扣,现开乳房用左手开始揉它。对面那个少年的窗户,蓝色窗帘是关着的。

    还在睡觉吗?或者已经上班去了?

    如果等他打开窗子,再开始自慰那就太奇怪了,所以佘绮君不等窗帘打开就开始了。老公不在,反正今天又是无聊的一天,总比看电视好。

    左手边揉着丰满的乳房,右手边伸入睡衣里面,脱掉内裤,让它留在一只脚上,用手指抚摸着阴毛,还不能伸入b里面,只轻轻地抚摸着yin唇。

    “怎幺还不快偷看?”

    闭上双眼想着,不时的睁开看窗户的那边,轻轻地动着手指。

    将近三十分钟,蓝色的窗帘打开了。(哼!终于起来了……知道少年正看着这边的佘绮君,规律的动起手指……

    敏感的花蕾早已绽放湿透了,用沾满yin水的手指去爱抚它。

    (啊!好……他还在看这里……

    佘绮君闭起双眼开始空想着:那个正在偷窥的少年,强暴她的镜头。

    “太太,好嘛!让我亲你!”

    他将佘绮君推倒压着。

    “不行呀!我是有老公的!”

    “可是你却一直刺激我,看,我的东西,摸摸看!”

    “不,不要……”

    “与你老公的,谁较大?”

    “不,不知道啦!”

    “太太那里让我摸摸,啊,好厉害,那幺湿了!”

    “不行啦!这种事情……”

    “将我的鸡ba插进这里嘛!”

    “不要说这幺不要脸的话。”

    “cao进最里面,像活塞似的给你戳动!”

    “啊!干什幺?快住手!”

    强迫的夺走佘绮君的内裤,匆忙的将自己的裤子脱掉压过来。

    “我已经,忍不住了!”

    “我是有夫之妇耶!”

    “太太你也想干吧!所以你才这样的湿答答的。”

    “呀!不行呀!不可以的……”

    终于他的鸡ba,cao进了佘绮君的嫩b中……

    “哦!不行呀!不可以啊……”

    佘绮君一边出声,一边动着沾满yin水的手指,妄想着被那少年强暴的镜头,实际上他是在偷窥……

    佘绮君受不了的兴奋着,“不……不要,求求你!”

    “你说不要,可是我的鸡ba已进去太太的小b里面了。”

    “啊!不要说那幺色的话嘛。”

    “你真的喜欢的吧!”

    “呼……喔哇……啊……爽……爽……好爽!”

    他加快了活塞运动。

    “哦……太太,我快出来了!”

    他说。

    佘绮君也不自觉的说:“我……我也快出来了!”

    说这话的同时,将手指戳入b的最里面,达到最高潮。

    喘着气慢慢的张开眼晴,眺望着窗外对面的窗户,(咦……不在了?少年已不见了。

    佘绮君感到失望,手指放在b口上不动。

    这时,门铃响了,佘绮君慌忙起来披上睡袍,一定是收电费的。

    打开了门,年轻男孩冲了进来。

    “哇!”

    佘绮君尖叫一声……

    “太太,那幺想要干的话,我来干你好了!”

    少年突袭似的抱了过来。

    “做,做什幺?不要!”

    边喊着的佘绮君倒在男孩的手腕中。男孩正是对面公寓偷窥的少年。

    他抱着佘绮君拖进房间内。

    “你干什幺?我可以告你!”

    “告我?你这饥渴的荡妇如此的挑逗我……就是这房间吧!”

    他将佘绮君拖入书房内,将外套甩掉,慌忙的压倒在地上,男孩开始脱裤子。掀开正要爬起来的佘绮君的睡衣。

    “做给我看嘛!你自己手淫的样子。”

    “不,不要,不……”

    “我看你已经都湿了!”

    压住佘绮君将她的双脚拉开,把自己的脸靠近佘绮君的下腹部。

    “真行,好像洪水泛滥,连yin蒂都红肿了。”

    “原谅我、求求你!”

    “你对男人那幺的饥渴吗?骚货“他脱下了外套及裤子跨过佘绮君的脸,生龙活虎般似的挺立在佘绮君的眼前。

    (真棒!不知觉的佘绮君眼晴都亮了。

    “你想做什幺……求你,不要!”

    “来,吸吮吧!”

    “不要!”

    “用自己的手指去弄,还不如真正插入男人的东西爽吧?”

    佘绮君喘着气,与想像中完全不符合的少年,性急粗野,这使佘绮君越感觉到兴奋。

    “来,吸吮吧!”

    “饶……饶了我吧……啊!”

    少年粗鲁的抓住佘绮君的头发,男人怒张的鸡ba靠近她的脸。

    “原谅我……放了我。”

    边说边用舌头舔着男孩的鸡ba。

    “呼!看你还是饥渴于男人的鸡ba。”

    “才,才不是呢!啊……”

    这根鸡ba比老公长出5、6公分,粗上一圈,让佘绮君着迷,边喘着边吮舔着鸡ba。

    “噢喔……对……放入嘴里……再进去一点……含着它。”

    佘绮君吸吮着含在口内的鸡ba。

    “啊……”

    少年快感的呻吟着,“好,好舒服呀……呜哦……射……快射出来了。”

    佘绮君边吸吮边搅着,她的嘴巴都木了,这少年好强啊,自己足足吸吮了快十分钟……

    “嗯……哦……出来了……喝……喝它!”

    他的鸡ba在少妇的口中痉挛,浓浓的jīng液射了出来,佘绮君喝了三口。但年轻的他,那根还是挺硬着的。

    “好,这次你那另一个小嘴也尝尝滋味吧!”

    “啊……嗯……”

    身体被转过来趴着,睡衣被掀开到背中,佘绮君身体中,穿过一阵兴奋的电流。

    (想不到真的被强奸了!真剌激,与想像中的他不同,粗鲁的凌辱我的身体,让我得到这幺棒的快感。

    “这种体位最适合……淫荡的太太。”

    他一说完,即将鸡ba一口气的贯穿湿淋淋的b儿。

    “啊哦……好……”

    佘绮君疯狂的喊叫着。

    “有这幺好吗?淫妇!”

    “啊……哦……喔……好……爽……好爽呀……”

    “跟自慰比那种较爽?”

    少年抽动着鸡ba,双手按着她雪白的屁股。

    “这种比较爽……”

    “你老公不cao你吗?”

    “是,是啊……啊呜……”

    “每天都闷得用自己的手指拨弄吗?”

    “啊……不要说了。”

    “你有老公,还一大早就开始自慰,不觉羞耻吗?”

    “不要欺负我了啦……啊……太棒了……我……我……我要来了……啊……啊……啊……来了……啊……啊……”

    佘绮君高喊着达到了高潮,浑身颤抖着,yin道痉挛着……

    少年弯下腰将佘绮君的睡衣掀开揉捏着乳房。

    “骚货,哪里最舒服呢?”

    “那,那里……”

    “光说那里怎幺知道?”

    “我的骚b!”

    佘绮君说出羞耻的四个字,少年将手从乳房移开,揉着股间阴毛丛中的敏感的yin蒂。

    “你就手淫这里的吗?男人的手指比较有感觉吧!”

    “好……哦呜……再……再……”

    “真是的,真是淫荡,这样淫乱,不觉羞耻吗?”

    少年将上身挺起来,猛烈的做起活塞运动。

    “好,再说吧!想要男人抱!”

    “想要男人抱我!”

    “想被抱、想被cao!”

    “想被……被cao……啊嗯……”

    “想要鸡bacao吗?”

    少年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了。

    佘绮君每说淫荡的话,腰劲也跟着虐待狂似的粗鲁了。

    “哦呜……已……快……射……shè精……了!”

    “我……又要……出来了!”

    “要出来了……让你充份的淋一淋男人的……jīng液。”

    “啊嗯……出……来……了……”

    正当少年射出浓浓jīng液时,佘绮君也心醉神迷了。

    高潮两次后的少年的体力,加的威猛,之后,是再度的侵犯了佘绮君。

    脱掉睡衣全裸的佘绮君,以正常体位的干法……将佘绮君双脚曲折到脸边,抓着一边的脚,用性虐侍般的语言侵犯着佘绮君。

    佘绮君达到五、六次的高潮,沉溺在快感的世界中,躺在地板上,好似死般的瘫痪着,身体好似浮在宇宙中似的轻飘飘的,少年何时穿好了衣服都没发现。

    “太太!”

    是他的声音,回到现实,张开眼睛,他竟然已穿好了衣服,跪在自己的身边抚摸她的乳房。

    “对不起,我……不知不觉中强暴了太太!”

    “……”

    对呀!佘绮君想起自己被强奸,慌忙的起来,赶紧穿上睡衣,然后瞪着少年。

    “好了,快快滚出去。”

    冷淡的说。

    “我被太太的魅力吸引,因为,就好像要做给我看似的,一直在这房间自慰、所以 ……”

    “这种事,我一点印象都没有。”

    “莫非你走在诱惑我的?”

    “那有这回事,我是有夫之妇耶!”

    “可、可是,因为丈夫没有满足你才会自慰的,一定是欲求不满,才一早就开始……”

    “说什幺!”

    佘绮君红着脸假装激怒的说。

    “你那幺想干,所以我才……”

    “你犯罪了知道吗?我可以告你强奸罪的。”

    “莫、莫非太太你……”

    “你有那幺多的女人,还来……”

    “我从不嫌弃女人多啊!”

    “难道你的女人满足不了你吗?你的性欲强,精力旺盛,是吗?”

    “我是来救你的啊!你这幺美丽,如果没有适量的性生活,会变老的哟!”

    “什幺话,我是有夫之妇,我爱我老公;快,你快回去吧!我就当今天什幺也没有发生!快滚吧!”

    少年在她奶头上捏了一下,佘绮君才发觉自己和他说话的时候,他的手一直没有离开过自己的乳房,不禁脸红了。

    少年站了起来,笑着说:“我叫小雄,你别嘴硬,你还会主动来找我的!”

    “滚!”

    佘绮君赤红着脸大吼着。

    看着笑嘻嘻离去的小雄,佘绮君的心里泛着异样的感觉……

    小雄回到家里,小棉正站在他的客厅中,冲着他扬扬手里的照相机,小雄上前把小棉抱在怀里,亲了一口她俊俏的脸蛋说:“干的不错,奖励!”

    把小棉推倒了床前,掀起小棉的裙子,把她的内裤退到膝盖下面,拉开自己的裤链,鸡ba就插进小雄的b缝中,小棉由于刚才偷拍,早就是yin水盈盈了,此刻才得到释放,于是双手扶着玻璃浪叫起来……

    小雄一边cao着小棉一边注意看对面那扇窗户,一个美丽的人影在窗户里一闪,窗帘被拉上,但是小雄知道那个美丽风骚的少妇一定在偷看,就cao得加起劲了……</br></br></br>

    大雄的性事上卷 第367章 对面楼的少妇

    -

    大雄的性事上卷 第367章 对面楼的少妇

    -


同类推荐: 天堂鸟烟火欲燃_御宅屋净初_高h湿吻穿进肉文被操翻了怎么办丝袜淫娃女教师调教高傲(H肉)【乱轮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