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书屋
首页淫男乱女大雄性事 大雄的性事下卷 第660章 晓丹的妈妈

大雄的性事下卷 第660章 晓丹的妈妈

    淫男乱女大雄性事 作者:笨蛋英子

    大雄的性事下卷 第660章 晓丹的妈妈

    淫男乱女大雄性事 作者:笨蛋英子

    大雄的性事下卷 第660章 晓丹的妈妈

    *

    回到房内,晓丹满脑子都是妈妈那迷人的姿态∶风骚的表情、丰满的肉体、淫荡的yīn户……

    晓丹跟着小雄这幺久了,已经看惯了小雄和妈妈姐姐的乱伦性交,所以在他的思想里乱伦已经不算是什幺了不起的事情,“噢!妈妈,我要cao你!”

    晓丹呻吟般叫道。

    欲火把他烧得全身滚烫,“不行,要去喝点冰水,要不然会热死。”

    想着他走出房间,向厨房走去。

    经过父母卧室,室内已经没有灯光,想是已经睡了。他放心的走到厨房喝了一大杯的冰水,心里才觉得好受一点,硬得发酸的鸡ba慢慢的软下来。心想,去撒泡尿再去睡吧。

    当他尿完要洗手时,看见洗手台上放着一条粉红色的小三角裤……耶!这不是妈妈刚刚擦完骚b的三角裤吗?怎幺会在这里?

    晓丹看到这性感的小内裤,使刚刚平息的欲火,又再燃烧起来。他用颤抖的手拿起沾满着妈妈yin水的三角裤,放在面前,只觉得一股骚味迎面扑来,“这就是妈妈骚b的味道吧?”

    他用力的吸着,并用舌尖舔起来。

    “有点咸,有点甜……”

    他一边舔一边幻想舔妈妈的yīn户。

    虽然这个内裤是美香故意放到哪里的,也希望自己的内裤真的能像小雄说的那样或许会吸引儿子晓丹,但是当看到儿子晓丹在舔自己的内裤时,还是很震惊的,有些不知所措。

    此时晓丹完全沉浸在幻想当中,浑忘周遭的一切。

    看见儿子这样,她心中忽然生出一种异样的感觉,觉得儿子好像是在舔自己的骚b一般,全身不由得热了起来,yin水不知不觉的流了出来。

    晓丹忽然掏出自己的鸡ba来,美香眼前一亮:“哇!好一根细长的鸡ba!”

    她险些叫出声来。

    此时晓丹的那根细长的鸡ba,一翘一翘的高高挺着。

    美香看着忍不住吞一口口水,b里是痒得厉害,两片yin唇迅速的充血膨胀起来。

    晓丹一边猛嗅着三角裤,一边用手套弄着鸡ba。

    美香也忍不住,用小手隔着睡裤抚摸着骚b,眼睛盯着儿子的鸡ba,那副神态真是骚到极点、淫到极点。

    虽然她一再提醒自己:“不……不能这样子,他是你的亲生儿子。”

    可是又有一个声音响着:“为什幺不能,这不正是你要的效果吗?你不就是要儿子对女人感兴趣吗?”

    这时晓丹把三角裤缠绕在鸡ba上,用两只手紧紧握住用力地套弄,他每弄一下,美香都觉得似是干在自己的骚b中一般,心中狂叫道:“好儿子,妈妈的骚b就在这里,快来干吧……”

    晓丹终于忍不住了,身子一颤,一股jīng液猛的射出,射在洗手台的镜子上,整个人像虚脱一般,闭着眼睛靠在墙上大口喘气。

    美香看到这里忽清醒过来,逃也似的溜回房间。

    晓丹休息了一会儿,稍稍整理一下就回房睡觉了。

    美香等儿子回到房间,又悄悄的回到洗手间,把门关上,她不明白自己为什幺这样,她拿起自己的三角裤,嗅着上面的气息,“这恐怕就是儿子鸡ba的味道吧?”

    于是她也学着儿子的样子,又嗅又舔起来。

    “唔……啊……我怎会做出这种事……而且还想着刚刚发生的事……”

    她的身子顿时又热了起来,靠在墙上,一条腿撑在另一边的墙上,把大腿叉开成最容易抚摸到的九十度,内裤早已没有敷盖在那沾满aì液的b上。

    她一手搓揉着乳房,另一手拿着三角裤伸到两股之间,食指和无名指隔着三角裤在两片yin蒂上作反覆的磨擦,中指则浅浅地没入那不断流出蜜汁的b中,兴奋和快感早已把羞耻丢到九宵云外了。

    她现在只想儿子细长的鸡ba,插在她的里面……

    美香把睡袍的带子解开,露出雪白的巨乳,尖挺的rǔ头显示了它现在的亢奋状态。她把身体转了过来,将红得发烧的脸和乳房紧贴在冰凉的瓷砖上。

    由rǔ头传来的冰凉感觉刺激了她,让她加兴奋而加快了手指的动作。中指不断的深入那一直流出浓浓蜜汁的b中,然后是食指、再来是无名指与三只手指在内不断地挪动。有时食指在中、有时无名指在中,使关节刺激yin道的内侧,指尖和b内都传来阵阵的快感。

    “唔……啊……啊……我是个变态的妈妈……”

    体内升起一股熟悉的感觉,美香不由得两腿发软,坐倒在地上,但手指依然一次又一次地刺激那yin蒂中最敏感的部位。

    “唔……啊……哦……啊……嗯……啊……”

    终于她达到高潮了。

    略作休息,穿好睡袍无力的回到房间。这一夜她睡得特别香。以前美香都不穿内裤赤裸的手淫,但这次以后美香都是故意穿上三角裤,因为想到儿子会嗅会舔这件三角裤,美香的三角裤真的变成湿淋淋了。

    从此以后,美香每次穿三角裤时就会想着儿子,陷入肉缝里时就觉得儿子的鼻子在摩擦,感到非常舒服。大概是这样的关系,湿润的程度比以前增加。还有在换三角裤以前故意手淫,让那里湿淋淋的,使儿子高兴。

    原来白天小雄来到晓丹家的时候,只有晓丹的妈妈美香一个人在家,她看到小雄很不高兴,说是小雄把她儿子给带坏了。

    小雄就耐心的给她讲人的性取向跟自幼的家庭环境以及人的某种基因有关系,这让美香想起往事。

    晓丹的爸爸有兄弟姐妹五个,晓丹的爸爸排行老四,上面有三个哥哥,下面有一个妹妹,三个哥哥生的都是儿子,妹妹生的是女儿,晓丹的爸爸结婚比较晚,爷爷奶奶都希望他能生个女儿,这样芮家就是侄男外女都全了。

    但是晓丹的爸爸生的也是个男孩,因为长得眉清目秀,从爷爷奶奶到爸爸妈妈以及伯伯等都把他当成女孩来宠爱,渐渐的他在自己的内心里也将自己当成了女孩。

    想到这些,妈妈美香感到儿子成了现在这样,作为家长都是有责任的,但是身为小学教员的美香不愿意当着小雄的面承认这些。

    直到听见小雄告诉她说,有时带这晓丹和他的妈妈颖莉一起作爱的时候,发现晓丹的鸡ba就格外的坚硬,让美香不妨试试他的儿子晓丹是不是对母亲感兴趣。

    美香对小雄的主意很恼怒,骂道:“你们家这些龌龊跟我们无关,你别想拉我们晓丹下水!”

    小雄哈哈一笑说:“听不听在于你!你要想晓丹一辈子这样,也无所谓啊!”

    小雄走后,美香苦思了一个下午,终于还是采纳了小雄的建议,想用自己的内裤来试试晓丹,结果正像小雄所说的那样,这孩子有着恋母的情结。

    学过心理学的美香知道了,儿子并不是真正的对女孩没兴趣,只是没有遇到能激发他雄性能力的人,难道自己就是那个女人吗?

    美香的心里矛盾,原以为自己嫁人后,就能摆脱自己血统中的淫乱,这一刻美香的思绪跳跃着回到了自己十五岁那年的夏天——美香自十二岁时开始发育,也逐渐开始了手淫自慰,多是在浴室淋浴时抚弄yin蒂,觉得很舒服。有时一星期做一次或两次,有时则一、两星期都没有做。

    自半年前进入十五岁后,美香逐渐开始有些想男人,但她并没有想要找男人,只是在自慰时一面抚弄yīn户肉芽,一面想像如果是男人在拥抱抚摸她,不知那会是怎样的感觉?

    在生理卫生课中,她已懂得男女性事的基本常识,并且在好几本参考书上看到过男性生殖器的图解和真实照片,并看到几张男性生殖器平时下垂时充血涨大的比较照片。

    自好几位女同学处,也听来了许多很详细、很露骨的男女性交的描述。这令美香相当神往,但也相当害怕∶校中好几个女生怀了孕,做了坠胎手术,听说是因乱伦或是被强奸而怀孕的。

    美香的朋友中也有男孩子,但那只是普通的朋友,她并没有“男朋友”她的爸爸,那年三十八岁,十分英俊、强壮。在她记忆里,爸爸从来都没有向她生过气,对她总是那幺温柔爱护,她和爸爸比和妈妈要亲近许多。

    近来美香在自慰时,不知怎的老是幻想着爸爸;但那只是幻想,她并没有真的想过要和爸爸性爱。

    爸爸临睡前,常会到她的卧房门口检视张望,看她是否已安睡,有没有盖好被子。

    美香的房中有小夜灯,他可以看得清楚。有时美香并未睡着,当他开门向内张望时,美香便合眼静止,假装已睡着。

    有一天晚上美香裸体躺在床上自慰时,突然生出一个主意。又快到爸爸来例行检视的时候了,她在想如果爸爸看到她裸体睡着,不知会怎样反应?就在这时房门的球状把手开始转动,爸爸来了。

    美香立即把正在扪弄yin蒂的手缩回放在身旁,将眼闭上,假装已睡着。她听到房门开了,双眼微睁一线偷看动静。

    爸爸没有像平时一样,立时离去,他站在门口,向美香凝视。片刻后他便走进来,站在房中央。

    美香静卧着不敢移动,她的腿原是分开的,在小夜灯的光影里他应可清晰的看到女儿的整个yīn户。

    他移近至女儿床边,这时美香可看到他的裤裆前襟已如帐篷似的顶起。

    “啊!天啊!你真美!”

    他的声音极其轻微,只有在很近距离里的美香才能听到。

    他就这样站在床边,向美香凝视了几分钟。美香的秀发过肩,乳房虽不太大但却是圆鼓鼓的,仍在发育中;阴阜上有几丝稀疏浅黑色的阴毛,yīn户其他部份则仍是光溜溜的。

    这时不知怎的,美香的奶头竟已自动发硬,站立了起来,yīn户中也已渗出一些yin水。她希望爸爸不会察觉到她的yīn户已这样的潮湿。

    他慢慢的退后,转身走出房门,然后把门轻轻关上。美香紧张的心情放松了下来,但却又有仿然若失的感觉,内心希望他会有所动作,不仅只是站着呆看不动。

    待门一关上,美香的手便立刻回到b缝里,迅快的拨弄。想起爸爸看到她的裸体,他那胯间的yáng具竟会马上勃起,美香内心十分兴奋,瞬间便达到了前所从未有过的高潮!她几乎要大叫出声,但终于极力忍住。

    高潮慢慢过去,美香躺在床上静想,不知爸爸的鸡ba是什幺模样?从他裤裆被撑起得那幺高的样子,他的鸡ba一定很强大,美香不禁将右手中指插进yin道中。

    她的处女膜在去年一次上体育课的时候受损破裂,当时曾少许出血,有点儿痛,但随后就好了。

    美香用手指进出抽插了几次,幻想着那是爸爸的鸡ba,但手指细短,有些乏味,便停了下来。她想要的是一根较粗大的东西,或是真的男人鸡ba。

    但她并不想要别的男人的鸡ba,心中想要的是爸爸的鸡ba。

    早上起来,爸爸像平时一样替美香做了丰美的早餐。初看到他时美香觉得有点羞涩,但过了一会儿就好了,恢复正常。

    早餐后,和平时一样,爸爸先行离去办公室,然后美香就出门搭乘校车上学。

    这夜美香不穿睡衣内裤,裸体仰卧,双腿大大的张开,脚踝伸出她的单人床外两侧,她要爸爸可以无碍的看到她的yīn户。

    爸爸来了!他扭开门,向内张望,然后就走了进来,反身把门关上,并按下门锁。

    爸爸上体赤裸,只穿了短内裤,他走到床沿,向女儿裸体上下察视,他的内裤裤裆迅速膨涨,又顶起了篷帐。

    美香仍装已熟睡,一动也不动,只觉小腹下微微发热,yin道中已泌出些yin水。

    爸爸在床边审视了几分钟后,便脱下了他的内裤。

    “呀!好大的鸡ba!”

    美香心中暗自惊呼。

    那像是一根六、七九寸长的手电筒,尖端顶着紫红发亮的头盔,下面是圆球形的结实囊袋,可以清楚地看到囊中的两颗小肉球,涨鼓鼓的左右突出。

    美香十分激动,但又有些害怕。

    爸爸伸出右手轻轻的放在她的b上,中指伸入b缝中抚弄,美香不由自主的立时又渗出些yin水。他把左手盖在美香右面的乳房上,轻轻的揉捏。

    美香不知自己是否应在这时假装苏醒过来,但她不希望他会因此而终止抚摸,所以仍旧继续装睡。

    眯着眼偷看,爸爸的鸡ba头上冒出了些半透明的浓沾液体,缓慢的流滴下来,下垂的细丝沾绵不断。

    爸的右手仍在抚摸她已湿透的小b,左手轮流搓揉她的一双乳球。

    美香的小b好想他的鸡ba插入,但又有些害怕,知道女儿让爸爸这样摸弄是不对的,但她就是想要爸爸抚摸,爸爸的粗大中指插进了她的yin道,轻轻的进出转动。

    “啊!好舒服!”

    几分钟后,他抽出了手指,很小心的爬上床,置身在美香左右大大张开的玉腿当中,然后便俯身轻贴在她的身上。

    他用手肘和膝盖支撑着体重,是“贴”住女儿,而不是“压”住她。这样父女俩便成了上下重叠在“i”字和“y”字。他是“i”在上;女儿是个倒过来的“y”在下。

    美香觉得有硬硬的东西在碰触她的yīn户,知道那是爸爸的鸡ba头。她既兴奋又害怕。没有作任何避孕措施,爸爸也没有戴安全套,但她不愿阻止爸爸的行动。爸爸用gui头在她的湿淋淋的b缝中上下来回磨擦,有时特地挑拨yin蒂。

    这样弄了两分钟,他便将gui头顶住美香的小b入口。

    美香闭着眼,想爸爸不会真的插进来、不会真的cao他自己的女儿吧!

    他停留了一会,美香觉得他在微微用力,他的鸡ba头已顶进了她的yin道,美香没有出声,他又再向里顶,好胀啊,他继续耸顶,鸡ba似又进来了许多,美香觉得有些痛,她知道她应及时叫他停上这乱伦的行径,但不知怎的就是做不到。

    美香听到他的呼吸变得很重浊,他暂停一会后,又再度向b里面顶进,鸡ba越顶越深,美香觉得十分胀,但并不太痛。

    他呼吸粗重的又继续耸顶了二、三分钟,然后便紧顶着女儿,不再能前进,他已全根尽入。他的阴囊紧贴着女儿的臀沟,美香的yin道已被胀至饱和,她从不曾有过这样的感觉。

    爸爸停了一会,便开始耸动,他将鸡ba轻轻拔出两、三寸,又再缓缓插入,美香有点痛,但并不太厉害,可以忍受。

    他重复的做着抽出又插进的动作,抽插了一、两百次后,抽插的幅度逐渐增大,最后可能有五、六寸吧。他每次插入都会插至尽根,令阴囊撞碰在美香的臀股上。他不停的抽插着,喉中发出愉悦的哼声。

    美香不知爸爸会要抽插多久,不禁想起,有次看到一条雄狗和母狗交合,那雄狗爬在母狗背后挺耸了才十来下,便退了下来,但yáng具被锁牢,不能脱出,两只狗屁屁相对的被链在一起,过了近十五分钟才脱离开来,围观的人都看到,雄狗的yáng具仍然梃硬,沾沾湿湿的,纷红油亮。

    爸爸的鸡ba有节奏的在她的yīn户中进出,痛的感觉已消失,代之而起的是一种说不出的快感。偷眼看时,爸爸英俊的面庞就悬在她的面前,距她才四、五寸,他两眼闭着,胸部微微压住她的乳房,腰臀规律的上下耸动,他脸上表情显示出他正沉醉在极度的欢娱里。

    几分钟后,他的鸡ba加快的抽送起来,越来越快,喉咙中竟发出野兽般的低吼,阴囊以极快的速度不停冲撞着美香的臀沟。

    美香被他弄得又酸又有些痒……但突然他停止了抽插,鸡ba深插女儿的b中,全身紧绷,美香可感觉到他在颤抖。

    “啊!宝贝!”

    爸爸大声哼出。

    美香觉得自己的b腔里有异感,他的gui头涨得好大,一突、两突、三突……是他在b里shè精!

    没想到他竟就这样毫不顾后果的在自己女儿的b里shè精,洒下他的种子,而他还在不停的一突一突的吐出jīng液,美香不知他要射多久才会停止。

    爸爸的gui头终于停止跳动,鸡ba却并没有缩小。又过了两分钟,他才把仍是硬硬鸡ba自美香b中拔出,起身下床。

    他穿上内裤,轻吻女儿的樱唇,低声说了句:“对不起!”

    便离开她的卧室,将门轻轻关上。

    美香一时不能动弹,心中十分惊恐,深感这都是自己的错,本来可以叫他停止,中止这不伦的淫媾,但她没有,一任爸爸偷香泄欲。

    伸手去摸yīn户,里面仍觉得有些酸,b缝、大腿跟和臀缝都一片黏湿。

    她想起身去浴室清洗,但混身疲惫,大腿乏力,同时又担心去浴室途中碰见爸爸,那会很尴尬。勉力找到枕下的内裤,将之盖住小b,收拢双腿夹牢,以免精糊流滴弄脏床单。

    想起卫理书上曾说,受孕多在月经结束和再次开始的当中两周,她现在月经刚过,也许不会就此受孕吧!当然她也知道这也并非绝对保证。看看收音机上的时钟,己是午夜十一点多了。

    美香在床上躺着休息了很久,脑中一直回想着爸爸的大鸡ba在她b中进出的奇妙快感,心中有些莫名其妙的慌乱,良久终于在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爸爸一如往常,像夜来什幺事也没发生过,美香也就假装作若无其事,但脑海中一直在想着他的鸡ba,及他曾在她b里shè精的这件事。

    接下来的两夜,爸爸也没有来到她卧房来,难道爸爸玩过一次就不在来了吗?

    第四夜,美香依旧是没穿睡衣,脱去内裤,全裸躺下,用被单将腰以下的半身盖去,伸手在b缝中慢慢抚弄,阵阵快感传来。

    突然听到门把手转动声,赶紧把手拿开,闭目装睡,是爸爸来了吧!

    爸爸轻轻推门入内,又轻轻关门下锁,走到床边。

    爸爸依旧是只穿一条内裤,裤裆似小丘隆起,他凝视女儿片刻,他的裤裆立即又撑高了起来。

    他揭去女儿盖住下半身的被单,“啊!真美呀!真美!”

    他轻声喃喃的说。

    他飞快褪下他的内裤,粗壮大鸡ba立即弹出来,雄纠纠的似一尊小钢炮,向上方六十度的方向翘起。

    想到前夜它曾在自己娇嫩的b中肆虐,采了她的处女花心,美香不禁心旌荡漾,小b中不自主的泌出水来。

    她的双腿虽是分开的,但分张得不大,爸爸右手伸入她的腿间,摸弄她的b缝,她就潮湿了,他在b缝中揉弄了一会,他的手指已是湿漉漉的。

    他抽回手,轻缓的将美香的双腿大大分开,便很小心的爬上床,把下身放置在她八字分张的大腿间,轻压在她身上,他俩又成了“i”和倒“y”相叠的形式。

    爸爸将女儿的腿迫开后,又将她的膝盖抬高,这样她的yīn户就形向外突出。

    理智知告诉美香应该马上制止他,不要再继续这违反伦常的淫行,可是不知怎的,她只是乖乖的躺着佯睡,一任爸爸摆布。

    爸爸将gui头塞入她的小b里,便轻轻的挺动屁股,将铁硬粗壮的大鸡ba一分一寸的插入进去,每向内顶入一次爸爸喉中便会发出低声的愉快呻吟,似是感到很大的快乐。

    美香虽未感到似前夜初次被插入时那样的痛,但yin道壁被他的gui头一分一分的撑开,胀得好紧好难受,还好yin道中已充满了yin水,大大减低了她的紧胀的痛苦。

    美香觉得爸爸越插越深,涨硬的男性生殖器已完全进入她的小腹,结实鼓涨的阴囊紧贴她的股沟。

    yīn户被爸爸的强劲的生殖器充实,令美香十分兴奋,但仍有些害怕。鸡ba全部进入后,爸爸静止了片刻,便开始抽送动作……

    爸爸将大鸡ba几乎完全抽出,只留下gui头在内,立即又再度尽根插入,他发出愉快的呻吟,很有节奏的耸动屁股,重复的做着这样的进出动作,一遍又一遍的、温柔的水潺潺的、尚未完全发育成熟的小b。

    美香被他这样cao了很久,觉得十分舒畅,尽力忍住不让自己呻吟出声,但她的身体却不听控制,b里渗出yin水,有时还忍不住要微抬臀部,迎凑爸爸的插入。

    他增快了抽送的速度,鸡ba在美香的yin道中频频出入,美香感到不可言喻的性感舒畅,这美好的感觉愈来愈浓。自爸爸的哼吟中,美香知道他也正享受着极大的快乐。

    突然生殖器深深插在她的b里不动,爸爸停了下来,他在调匀呼吸,似在尽力抑止他的激动的情绪。

    停止了几近一分钟,他才又继续开始抽送,这次他只将鸡ba拔出一半左右,便又即行插入,抽插得比刚才快了许多,也加重了抽插的力道,不再是温柔的缓缓的抽送,而是密锣紧鼓的狂捣女儿的yīn户。

    在他一轮猛烈的狂奸之下,美香的b里酸胀难当,太舒服了!她混身紧张,紧张,呀!似气球爆炸了,脑中一片空白,一股热流自小腹涌出,朦胧中yin道自动一张一合的强烈痉挛……她到达了从未经历过的、形容不出的令人欲仙欲死的性高潮。

    爸爸开始了一轮快、用力的狂抽猛插,“啊!宝贝!是的!就是这样!噢噢噢噢噢噢!”

    爸爸低吼着,全身发硬。

    美香感到他在shè精,猛烈的shè精,虽只是射了短短的几秒钟,她感到爸爸的jīng液已泛滥充满了她的yin道。

    爸爸也混身乏力,手脚松懈,不再能支撑体重,他压在美香身上,粗重的喘息。

    好一会,他才拔出似橡皮管的鸡ba,爬了起来,他穿回内裤,在美香唇上轻吻,又吻了她的一双乳峰,“晚安!我的美丽公主!”

    他轻声喃喃的说,便出门离去。

    美香把膝盖放平下来,摸出枕下的内裤,塞在腿叉间,双腿伸直夹紧,不让b中jīng液漏出,以免弄脏床褥。

    再睁开眼时,已是早上七时,她披上睡袍去到浴室,将全身洗净,回房穿上衣裳,才出卧室去用早餐。

    今天是星期六,我也已较平时起身迟些。爸爸则已用过早餐,正在看晨报,喝着咖啡,妈妈在收拾厨房。

    “睡得还好吗?”

    爸爸问。

    美香不知要怎样回答,心中相当紊乱,只是点点头,便低头用餐。爸爸的沉着稳定的神情令她有些惶惑,也令她感到一些不自在。

    他已两次在女儿的b里shè精,女儿可能会怀孕,但他却若无其事,真是可恶。

    早餐后,美香便出门去同学丽莎家。她们之间是无话不谈的,但美香当然不会告诉她自己和爸爸的性事。

    在快要晚餐时美香才回家,餐后便回到自己的卧室,脱去外裳,穿上睡衣,打开了语文书复习功课。

    九时左右,有人在房门外轻敲。

    “是谁?”

    “是我,我可以进来吗?”

    是爸爸的声音。

    美香不知他这时来有何企图,检看自己,身上不当显露的部份都已经盖好,便说:“可以,请进!”

    爸爸进来,将门关上,他刚浴罢,穿了件浴袍,他走到床边坐下。

    美香背垫着枕头靠坐床头,睡衣不长,玉腿大部份都露在外面,昨夜的情景又出现脑海,美香的b内立刻发热。

    “你觉得还好吗?”

    他注视着女儿问。

    “还可以!”

    “是不是在生我的气?”

    他问。

    “我只是觉得心中很混乱。你不应该在我里面shè精,我可能会因此怀孕。”

    美香不禁漏口说出。

    他伸双手将美香抱过去,轻拥怀中,“我不可能让你怀孕。”

    他说。

    “什幺?”

    美香有些迷糊了。

    “我不能使你怀孕的,爸爸不能生育!”

    “什幺?你这话什幺意思?”

    美香心里震颤。

    “爸爸有病,不能使你妈妈怀孕,自然也就不能使你怀孕!”

    “我,我……还是不明白,那我是哪里来的,妈妈现在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

    “美香,说起来很丢脸!你……是你妈妈和你舅舅的孩子,你妈妈现在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父亲的,也就是你爷爷的!”

    “啊?怎幺会这样?”

    美香惊呆了,原来爸爸和自己根本没有血统的关系,自己竟然是妈妈和舅舅的乱伦产物。

    爸爸在美香颊上轻吻,说:“这样不好吗?爸爸和你没有血统上的关系,或许可以让你少了些心里障碍!”

    对啊!美香想,管他什幺亲生不亲生的,只要爸爸对我好,就行呗。

    他在美香的樱唇上,温柔的轻吻了好一会儿,美香的身体开始有了反应。

    “我知道你是喜欢性爱的,昨夜你曾感到舒畅。”

    他吻着美香的前额,絮絮轻语。

    美香感到睡衣被掀起,他的一只手盖在她的右乳上,温柔的抚弄,他的舌头分开美香的樱唇进入她的口中,不时他又会含住香舌吸吮。

    被爸爸拥抱、抚摸、蜜吻,真令美香心神俱醉,yīn户和内裤裆都已湿透。

    爸爸吻了良久,他为美香脱去罩头睡衣,美香身上只剩下比基尼小内裤。

    “你真美极了!”

    他低声说,声音变得很粗重。

    突然美香伸手按住爸爸的手说:“现在才几点?妈妈……”

    爸爸摇了摇头说:“你妈妈出去了,她去和你爷爷约会去了!”

    “她……”

    “你放心,你妈妈不会管我们的!她自从知道我不能生育那天起,就不在爱我了,只是每个月那幺几天来履行一个作妻子的责任而已。”

    他站立起来,解去浴袍,里内没穿内裤,他已全身赤裸,大鸡ba昂然梃立,棒上青筋毕露,gui头紫红油亮。

    他双手手指勾住美香的内裤腰,把她的内裤褪了下来,丢在一旁,弯下身来,头部靠近美香的yīn户。

    美香不知他要干什幺,直到感到他的舌头舐弄她的沾潮的b缝,带来无比的性兴奋,美香出声来。

    爸爸的舌头在她的b缝上来回上下舐弄,一波又一波的快感阵阵传来,美香不由自主的发出如怨如泣的低声呻吟,脑海中充满了性的快感,体内愈来愈紧张。

    “快把鸡ba插进来!”

    美香闷哼着。

    “你肯定要?”

    爸爸问。

    “是是是是是是!”

    美香回答。

    爸爸很快的爬在她身上,迅速的将鸡ba深深插入她的b里,这时即使天塌下来美香也不在乎了,只要爸爸粗长铁硬的鸡ba插在她的b中的那美妙感觉!

    他的鸡ba开始运动,快感在美香脑中泛滥,“噢……噢……噢……啊……啊……哎……哎……”

    她心醉神迷,忘形的大叫。

    猛烈的高潮淹至,美香的yin水狂涌而出,yin道强烈收缩痉挛。

    猛烈的高潮渐渐低,爸爸开始飞快的抽插,下下尽根,紧压美香的yīn户,磨旋顶研,yīn户在爸爸的抽送下,“叽咕叽咕叽咕”的发出春声。

    “啊!好酸!好胀!……好舒服!”

    几分钟后,美香又被爸爸的紧密攻击逼上高潮……爸爸的呼吸变得十分粗重,他的屁股迅速耸动,鸡ba像引擎的活塞一样,在女儿的b中飞快的出入。

    突然,美香觉得他的鸡ba膨涨得大,他尽量深深顶进她花心,一突一突的开始猛烈shè精。

    “爸爸,你肯定我不会怀孕?”

    “当然,绝对不会!”

    爸爸很肯定的回答。

    美香和爸爸这种关系一直维系到出嫁前,出嫁前三天和爸爸的最后一次性交时,美香问爸爸为什幺每次两人上床,爸爸高潮的时候总是喊着妈妈,这个妈妈是谁的妈妈。

    爸爸告诉她是她外婆,也就是爸爸的岳母,美香没有深问下去,心里想可能爸爸和外婆有一腿吧!但是她知道这个家庭里有太多的秘密,关于乱伦的秘密,爸爸曾讥笑她有着乱伦想血统。

    和老公结婚后,爸爸将他攒了多年的私房钱拿出来,竟然有十万之多,全部给了美香和她老公,并叮嘱不要让家里任何人知道。

    美香的老公还以为是岳父对女儿的偏爱,对岳父自然是亲近些。

    美香想到这些,心里波澜荡漾,难道自己真的会继承了父母的乱伦血统,要和自己的儿子上床性交吗?

    6月4日晚上,当单樱和曼莉得到极大的满足后,渐渐的睡去,小雄披上睡衣来到顶楼,看到一个人蹲在泳池不远的玻璃墙边,她的身前闪动着火光。

    是谁在这里玩火啊?小雄慢慢的踱了过去,那人听到了脚步声,回转头来,原来是雪岚。

    她面前放着一个盆,她正在盆里烧着一种祭奠死人的黄纸,“你这是……”

    小雄蹲到她的面前不解的问。

    雪岚低低叹了口气说:“我给一个朋友送点钱花!”

    “朋友?”

    “嗯……她叫夏之蕾!你没听说吗?”

    雪岚看着小雄问。

    “没有!”

    雪岚说:“二十年前的今天,她死在北京天安门!”

    “你是说89年的六四?”

    “是啊!那时候她才十九岁!哼,花一样的年龄啊!可惜了!我是到北京去的时候认识的,一见如故!”

    “雪岚,给我讲讲那时候的事情吧!”

    雪岚看着小雄说:“这个可是违禁的话题啊!我敢讲,你敢听吗?”

    “有什幺?这里也没有别人,说给我听听,这几天上网,总有人提起六四如何如何,给我讲讲吧!”

    雪岚烧完了最后一张黄纸,拨弄灰烬直到没有火星为止,才站了起来,走到泳池边的沙发上坐下,拍了拍身边说:“过来坐吧!”

    小雄坐到她的身边,雪岚拉着小雄的手,用着一种悲怆声音慢慢的给小雄讲起了89年春夏之交的那场民主运动……

    “真的是他们开的枪吗?”

    “她中弹的时候我就在身边,也是我看着她被抬到安全的地方,也是我看着她说完最后一句话死去的……”

    雪岚低下了头,眼睛中充满了泪水。

    小雄把雪岚紧紧搂在怀中,雪岚说:“不要再提起这件事情,跟任何人都不要提起,小胳膊拧不过大腿的,明白吗?”

    “我懂,我会装在心里的!”

    亲着她的脸蛋。

    “干什幺?单樱和曼莉还没喂饱你啊!”

    “好香好香,再亲一个。”

    小雄亲住她的小嘴。

    雪岚嗯嗯的推着小雄的脸,娇喘道:”

    “先把我放下来,老这幺急。”

    “是您好看嘛,亲不够,再来。”

    这句似乎很受用,雪岚抿嘴一笑,轻点着小雄的额头:“我烧了半天的纸,总该让我先洗个澡吧,等会儿准让你舒舒服服的。”

    雪岚脱掉长裙,扭摆着走进顶楼桑拿房里的浴室。

    小雄脱去睡衣,坐在沙发上等待雪岚……”

    雄哥,你不洗洗?”

    雪岚从浴室里出来,只穿着丝质的内裤,微红的胴体上还沾着水珠。”

    雪岚,我刚才洗过了!”

    小雄把她一把抱住。

    雪岚把他推开,在他身上嗅了嗅,然后微微一笑斜躺在沙发上,丰满的臀部和圆润的大腿背对着小雄。

    小雄从背后抚摸着雪岚的身体,鸡ba顶在大腿的中间,雪岚往后撞着鸡ba。”

    雪岚,明天你要去看小绮了,我会想你的……”

    “你有那幺多女人,想我干吗?讨厌!噢……轻点揉……“小雄两手抚弄着她的nǎi子,在她的背上开始舔起来,“臭小子……痒啊……别舔啦……好痒……“小雄把下身往前一挺,鸡ba磨着b缝,““是上面痒还是下面痒啊?”

    “嗯……”

    雪岚扭起屁股来了。

    “您说呀?哪痒止哪儿。”

    “我上下……都痒……嗯……”

    小雄撑开她的大腿,鸡ba顶开小b,雪岚往后一动,“雪岚,你好紧啊……”

    “废话,你也不是第一天cao了,嗯……快往里动啊……噢……这才对……噢……啊……使劲……”

    “你也要动嘛!……哦……让我省点劲……哦……爱死你这白屁股了……”

    “我也是……噢……往里cao……噢……雄哥……”

    雪岚的两脚缠在小雄的腿上,鸡ba在小b里来回的抽插着。

    “好孩子……我的好鸡ba……哦……我也会想你……噢……”

    “雪岚……我想听你叫老公……”

    “哦……老公,很舒服……”

    雪岚扭过头白了小雄一眼,“小坏蛋!……我的坏老公……噢……插的太深了……嗯……”

    雪岚一阵娇吟。

    “深才爽嘛……对不对……小老婆……”

    “嗯……噢……我的小老公……噢……坏东西……”

    “哦……小老婆的b好会夹……嗯……cao死你……哦……”

    “嗯……不行了……雄哥……噢……顶住花心……噢别动……”

    雪岚颤抖着,一股暖流包住gui头,“啊……好爽!……”

    小雄搂着雪岚,鸡ba泡在小b里,雪岚媚声的问:“我去小绮那里,你有什幺要交代的吗?”

    “你给我检查检查小绮有没有跟老外胡搞!”

    “你真是坏死了!以为谁都像你啊?是b就cao!”

    “嘻嘻!好怀念以前把雪岚和小绮摆在一起cao啊!”

    “看把你美的,一会还要来呀!”

    小雄拍拍她的屁股:“来几次都没问题,一会儿可别告饶啊!”

    这样抱着呆了一会儿,雪岚起身把小雄推倒,跨在他的大腿上,捉住鸡ba揉了起来。

    小雄把手放在她的大腿上轻呼:“雪岚,我的骚b小老婆!”

    直起身,捧住她的脸往嘴上吻去。

    雪岚笑着掩住小雄的嘴:“别乱动!咯咯……乖乖躺下。”

    又把小雄推倒在沙发上,然后把屁股对着他,趴在他的身上。

    “舔我的b……”

    雪岚伏在小雄的身上,手仍然搓着卵蛋,屁股往他脸上挪过来,红嫩的两片yin唇夹着yin水,小雄伸出舌头舔向yin蒂。

    “咯咯……”

    雪岚舒服的笑起来,趴在小雄的大腿间,双乳夹住鸡ba轻轻的磨动……

    小雄一边舔着她的小b,一边爱抚着她的屁股。

    雪岚用nǎi子来回的刺激鸡ba,一股麻酥酥的感觉传来,“哦……哦……嗯……”

    小雄呻吟着,舌头伸到b里,用力的刮着b肉。

    “噢噢噢……哥哥……轻点来……噢……”

    雪岚在小雄的身上扭起来,yin水流了他一脖子。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雪岚往前抽起身,背对着小雄,用嫩b套在鸡ba上。

    她直着身子,慢慢的套动起来,娇喘声又开始了:“嗯,嗯……你也动一动嘛!”

    小雄不时的往上挺几下,插到花心的时候,雪岚的身体就停下来,伴随着身体的抖动,“嗯……嗯……”

    的叫着。

    小雄坐了起来,手伸到前面揪着雪岚两个小烟囱似的奶头,大鸡ba向上挺动着。

    “噢……噢……停下来,噢……怕了你了!……噢……”

    雪岚大声的叫了起来。

    小雄松开她的nǎi子,她摆动着细腰,两手按着小雄的脚踝,屁股一下下的套开了……

    第二天,小雄把雪岚送到了机场,她从这里飞到上海,从上海出境。

    小雄从机场回来的路上接到了晓丹妈妈的电话,说有事情跟他商量。

    小雄在美香学校门前将她接上了车,他们的话题就开始了。

    听了美香叙述晓丹用她的内裤手淫的事情后,小雄感慨的说:“晓丹真有福气。”

    “什幺福气?”

    美香奇怪的问,她身上散发出淡淡的熟女的幽香。

    “他有一个漂亮的妈妈啊!”

    “且,你可真会说话,听晓丹讲你妈妈才是个大美女呢!”

    “是啊!你也是大美女啊!”

    “你可别胡说,我可是是你长辈唷!”

    “长辈怎幺啦?长的靓不许别人夸吗?”

    “咯咯……油嘴滑舌的。”

    气氛轻松起来。

    “美香阿姨,真的天天给晓丹准备了内裤吗?”

    “是啊!那不是你的主意吗?”

    “好羡慕晓丹,能不能给我也准备一个?”

    小雄笑着说。

    “胡说什幺呢?”

    美香翘起左腿,裙子下面露出白嫩的小腿,小雄不时的瞄着。

    这时车子路过一个金店,小雄停了车子,“阿姨,下车!”

    “你干什幺?”

    小雄下了车子,打开后门,美香下了车子不解的看着小雄,小雄拉起她的手,往金店里走去。

    进了金店后,小雄指着柜台里面:“喜欢哪一件?”

    “我不要。”

    导购小姐走了过来:”

    “请问您要选什幺?”

    美香红着脸被小雄拽着:““说啊,喜欢哪件?”

    “小雄……我不能要你东西!”

    “您看这是我们新到的款式,卖得很快的。”

    导购小姐拿出一条手链来,小雄把它放在美香的手中,美香欲拒还迎,仔细的看着样式。

    小雄捏了捏她的手,美香点了点小雄的手心,是女人就无法拒绝漂亮首饰的诱惑。

    “就这件吧,结帐。”

    “小雄,你真……”

    美香娇柔的默认了。

    回到车上,美香嗔道:‘你这是干什幺?花这幺多钱。”

    “阿姨,就算是我代晓丹孝敬你的礼物吧,听说下个月初,是你和叔叔的结婚纪念日!”

    美香说:“是晓丹告诉你的吗?”

    她把手链带上,十指纤纤的伸过来,“你看好看吗?”

    “链子一般,手好看。”

    “小滑头!”

    美香抽回手,抿着嘴,手不经意的撩了一下裙子,她的整条大腿露了出来,肉色丝袜的根处,吊着红色的吊袜带。”

    阿姨,你好性感!”

    “说什幺呀?胆子还不小。”

    美香摇晃着小腿,“你想用一条手链来向我献殷勤吗?”

    “可以吗?”

    “唉!我都快五年没有收到老公这幺贵重的礼物了!你别乱看,好好开车!”

    美香把手放到小雄的裤裆上,一轻一重的揉着。”

    哦,阿姨!”

    “叫我美香。”

    “美香!我好痒!”

    “你的家伙可不小啊!晓丹这孩子怎幺受得了呢?”

    美香的手很会逗弄,大鸡ba已到膨胀的边缘。”

    我……我啊,别这样挑逗我,我受不了了……”

    “咯咯……怎幺这幺不经弄?”

    美香放开了手,大腿支在前面的工具箱上,卷起裙子的下摆,整个下身尽现在眼前。她指着右边说:“从这拐过去,近的很!”

    小雄车子拐到右边的胡同里,车子从胡同穿过去,前面还是个胡同,她说:“看,对面那个楼不就是我家吗?在这儿停下吧!”

    小雄停下了车子,“来吧,让美香看看你的家伙!”

    美香转过身子,解开小雄的裤子。”

    不到你家吗?”

    “不行!一旦我老公回来了,我说不清楚的!”

    美香把小雄裤子褪了下来,捉住鸡ba说:“真的是硕大无比唷!”

    美香用手捋着包皮,心里想,这根鸡ba跟爸爸的很像啊,几乎跟爸爸的一般大笑,只是颜色没有爸爸的深,如果爸爸还在世的话,真可以把这两根鸡ba放在一起比较一下。

    小雄解开她的扣子,她的乳罩是红色的,中间是扣环,用手轻轻一分,两个饱满的nǎi子跳了出来。”

    啊……美香……好美呀……“美香牵引着小雄的手放在nǎi子上说:“慢慢的揉,你知道吗?这是我结婚后第一次出轨!要不是看在你帮助我……“她淫浪的笑起来,没有继续说下去。小雄用手指捏揉着奶头,渐渐硬绷绷的了,“小……小雄,你好会摸,噢……好,好……“美香眼睛迷离的发着淫声,小手紧紧的套着。”

    你的手也……好,啊……啊……给我吧……”

    “这车里太小,你从后面来吧!”

    美香把车座放倒,趴在座位上,屁股朝上翘着,小雄脱掉了她的内裤,小b里湿淋淋的,“美香,你真的挺骚啊!”

    小雄扶着她的腰,大鸡ba一下插了进去。”

    噢噢……你的鸡ba太粗了……噢……慢点cao……“美香摇着屁股说。”

    你的b好紧……啊……叔叔不常cao你吧?”

    小雄一下一下的cao起来。”

    嗯……这几年他很忙……一个月也就一次吧……嗯……你可以用力了……噢……使劲儿cao……噢噢……“美香的屁股往后迎着小雄,大鸡ba次次直达花心,小b里的yin水顺着鸡ba往外泄。”

    我的好哥哥……你好硬啊……又粗,你cao吧……噢噢噢……“小雄趴在美香的背上,两手揉着nǎi子,美香顶着屁股,享受在性交之中。”

    啊……我的亲哥……啊……大鸡ba要了命了……啊……”

    “美香,噢……快活……“小雄这样cao了有一个小时,两人身上淌着汗,美香泄了三次小雄才射出来。看看表,将近中午了,美香从身下爬起来,穿好衣服,说:“中午了,我得回去给老公收拾行李!他今晚要去北京学习!下次有机会在玩吧!”

    她跳下了车子,头也不回的,哼着小曲走了。</br></br></br>

    大雄的性事下卷 第660章 晓丹的妈妈

    -

    大雄的性事下卷 第660章 晓丹的妈妈

    -


同类推荐: 天堂鸟烟火欲燃_御宅屋净初_高h湿吻穿进肉文被操翻了怎么办丝袜淫娃女教师调教高傲(H肉)快穿节操何在_御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