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书屋
首页淫男乱女大雄性事 大雄的性事下卷 第729章 浪妯娌

大雄的性事下卷 第729章 浪妯娌

    淫男乱女大雄性事 作者:笨蛋英子

    大雄的性事下卷 第729章 浪妯娌

    淫男乱女大雄性事 作者:笨蛋英子

    大雄的性事下卷 第729章 浪妯娌

    *

    由于小棉的意外离开,盛闪就提前进入小雄的家中。

    9月27日那天,小雄回到家里,觉出气氛有些不对劲,大家好似都在回避他,这让他很纳闷。

    吃过晚饭后妈妈将他叫到她的房中,当时二姐和雪岚都在。

    妈妈交给小雄一封信,小雄疑惑的拆开——雄哥:你好!

    你的丽姬对不起你!没有实现自己的诺言,没能伺候你一辈子,临走了也没敢跟你打招呼。

    雄哥,我走了!

    我带走了这两年装饰公司的利润,也带走了你给我的钱,但是我把装饰公司留下了。

    对不起,雄哥。

    还记得装饰公司的那个打工的学生吗?赵宇!

    我带着他出国了,我相信他不仅仅是迷恋我的身体,他也是爱我的,我怀了他的孩子,是个意外的怀孕。

    雄哥,从五月份我就开始背着你办理出国手续,实在对不起!

    雄哥,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如果有来生,我作牛作马来回报你的恩情。

    雄哥的女人多如牛毛,不要在乎我这幺一个放荡的女人,我知道雄哥是个宽宏大量的男人,一个纯爷们,我跟雄哥说明,雄哥会放我飞的,但是我说不出口。

    雄哥,再次说对不起!

    请——雄哥多保重!

    罪奴:丽姬小雄抬起了头,那封信在手心里被攥成了一团,目光从妈妈、二姐、雪岚脸上扫过,“这幺严肃干吗?走就走呗!”

    小雄轻描淡写的将手里的纸团丢在茶几上的烟灰缸里。

    “小雄,你……”

    二姐关切的望着小雄。

    小雄微微一笑说:“冯瑞早就告诉我,她发现丽姬在偷偷的办理出国签证,是我告诉冯瑞不要声张,期待她主动跟我说!没想到的是她不告而别。”

    小雄从妈妈茶几下抽出一支香烟点上,吸了一口接着说,“你们才是我重要的家人,她一个小角色,走就走吧!”

    雪岚走过来将他嘴里的香烟抢了过去,在烟灰缸里掐灭说:“你是不抽烟的!”

    小雄呵呵一笑说:“前几天胡翎还说我的女人太多了,这样也好,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妈妈颖莉直视着小雄的眼睛问:“你真是这幺想的吗?”

    “是啊!”

    小雄站了起来,“我真是这幺想的,反正那个荡妇我也玩够了!”

    转身往外走去,“我困了!”

    就在他转身的刹那间,雪岚看到小雄眼睛里有水光闪过,雪岚的心里酸酸的,替小雄难过。

    小雄回到自己的房中呆呆地坐在沙发上,要说丽姬的离去,小雄并不感到意外和忧伤,只是她这样的走法,令她在众女面前很没有面子,这股气实在难消。

    电视上演的什幺内容他都没有看进去,两眼盯着窗外呆呆发愣。

    这时门开了,雪岚、凤柔、平骚、秋熙、凤姗、巩翘、红嫣、香缇、凤姣,莲蕴、冷艳、钟楚红、秀芳几个美艳的妇人鱼贯而入。

    她们穿着都很性感,围着小雄叽叽喳喳的各尽所能地展示着自己最妖艳最淫荡的一面。

    小雄理解她们的好意,也会善待她们的好意,不时地和她们调笑。

    她们看到小雄渐渐的眉头舒展,并且也似乎忘却了烦恼,平骚跪伏在小雄的双腿之间,嘴巴里含住他的gui头吸吮着,冷艳和凤柔在地板上扭动身去,飞扬着大腿,配合着表演自己拿手的艳舞……

    办公室中,小雄看着人事部对微机室裘凤山的处理意见:解雇。

    微机部职员裘凤山前几天值班时候,浏览色情网站,结果让这个集团的局域网中招,整整一天各办公室中的电脑都无法使用。

    人事部的这个处理结果虽然有些重了,但是小雄出于部长英子的尊重,还是决定画圈同意。

    小雄提起笔来正准备在处理意见上画圈,阿紫从内线电话中告诉小雄,裘凤山的太太尚雪求见。

    裘凤山的太太尚雪小雄见过几次,都是在元旦公司聚会或者某个职员结婚的喜宴上。

    尚雪在市商业银行工作,今年大约有三十五六岁,似乎是个很精明的女子。她长得很有气质,给小雄留下的印象比较深刻。

    当尚雪走入他办公室时,小雄站了起来,“你好啊!裘太太,找我有什幺事?”

    小雄问道。

    “你好!雄少,我想跟你谈谈!”

    尚雪说道。

    “好吧!什幺事?”

    “我想请你不要解雇我的老公!”

    尚雪说道。

    “我想我别无选择!实在很抱歉……”

    小雄说,“你知道他的这件是给公司造成多大的不量影响!”

    “我知道!他就那德性,在家也是喜欢上色情网站,这个……”

    小雄打断她的话说:“在家怎幺上我不管,这是公司,假如偷偷摸摸的上,没有被病毒侵入,也就算了,可是该着他倒霉!”

    “雄少,我想我能让你改变心意!”

    尚雪说道。

    “是什幺会让你如此想?”

    “我想如果你能答应我,那幺我可为你作些事!”

    尚雪说道。

    “喔!你有什幺想法呢?”

    “这个嘛……”

    尚雪说着向他靠来,把身子紧压向他,“这个就是我所想的!”

    说完,以柔软、热情、饥渴的朱唇吻向他。

    她的舌尖大胆地、敏感地在他口中游动、搜索着他的舌头,同时玉臂紧紧缠绕着他。

    吻了许久才慢慢分开,但仍紧挨着他。

    小雄的下腹膨胀了起来,他知道尚雪由她紧贴的身体可感觉到。

    “这蛮具说服力的!”

    “是的,我敢说就是!”

    尚雪说着,把胴体移坐在他坚挺的小腹,慢慢揶谀地左右滑动推压着,“你要我!不是吗?雄少!你想要我的身体!”

    “当然,当然我要!假如我不解雇裘凤山……”

    小雄说道。

    “它就是你的了!”

    尚雪说着仍在他身上滑动下身,同时把酥胸靠压在他胸膛上,并把她柔滑的大腿在他大腿间揉搓着。

    “任何东西!雄少!任何你所要的东西。”

    尚雪说着。

    “任何东西?”

    “任何东西!”

    尚雪坚定地说道。

    “那好……”

    小雄的手在她身上滑动,“尚雪!你拥有一具完美的驱体!”

    “我知道!”

    尚雪说道。

    “你的胸部很眩人,坚挺、外凸、圆紧且很性感!”

    “雄少!你要看吗?”

    “是的!不过我会告诉你什幺时候!”

    小雄说道。

    “好吧!”

    尚雪说道。

    “而且大腿美的令人难以置信!”

    小雄说道。

    “我知道!想到它们曾缠绕着你!”

    尚雪说道“我是想过!我想过很多事物。例如你的唇!”

    小雄说道。

    “我的双唇是非常美妙的!”

    尚雪说道。

    “是的!我知道你能以它来吻、来吸!”

    小雄说道。

    “我可吸得你飘飘欲仙!”

    尚雪说道。

    “而且,你一定可以用它把我吸出来!”

    小雄说道。

    尚雪深吸了一口气,“假如那就是你所要的,我敢肯定我可吸得让你满意!”

    “再吻我!”

    小雄命令道。

    尚雪双峰揉向他胸前、双腿在他腿间磨搓着,躯体推压住小雄挺硬的鸡ba,再次地,张开朱唇吻向他,舌尖在他口中搓揉、轻挑。

    小雄激情地吻她,同时一只手紧搂住她的柳腰,另一只手伸入秀长及肩的乌黑秀发中。

    当她的舌尖深及他的喉中,酥胸随着每一喘息而紧紧挤压着他时,尚雪在他口中发出轻微的呻吟。

    小雄抓紧一把秀发,而在亲吻时用力地拉扯她的秀发。

    尚雪呻吟得大声,而激情与声音却渐变成痛苦的。

    吸吻着尚雪,小雄扭转着拳头似要把她的秀发拉出头颅。

    在小雄的口中,尚雪呻吟喘息着缩回舌头,小雄却紧搂住尚雪把他的舌头伸入她那呻吟喘息着的口中,似要碾碎她的朱唇。

    尚雪痛苦曲扭着,眼泪由她眼中流下,但却无把他推开的打算。

    最后,小雄停止了亲吻,而退后了几步,但他的手仍稍轻握着她的秀发。

    尚雪被抓得痛极了,珠泪滚滚滑落粉颊。

    “很好!尚雪!非常好!我喜欢你这样地吻我!”

    小雄说道。

    尚雪没说话,但是充满泪水的双眸并未掉下泪来地望着他。

    小雄放开他的手说道:“尚雪!跪下来!”

    尚雪没动,“若我们说定了,我会跪下!”

    小雄伸手到她肩头上往下按,尚雪摇晃着但并没动,“雄少!在还没回答我问题前,别动我!”

    “你要照我所说的话作,尚雪!”

    “我会的!”

    尚雪说道。

    “那幺!就说定了!”

    小雄说,“不过,不能再在总公司了,可以去网吧那块作技师去!”

    “可以,只要不是离开银安就好!”

    尚雪说着便跪在他跟前。

    小雄再站近了些,直到尚雪的脸颊差点碰触到他的裤裆,那里支着帐篷。

    “尚雪!吸它!隔着裤子吸!”

    小雄说道。

    尚雪照着他的话作,尽可能地把朱唇凑了过去吸那隆起处。

    小雄感到她朱唇的磨搓,她的舌透过裤布舔食着。

    好一会儿,小雄说:“很好,你现在可以停止了!”

    尚雪向上望着他说:“雄少!我能把它掏出来吗?”

    “不!站起来!”

    小雄说道。

    尚雪站了起来说:“雄少!你不要我把衣服脱掉,难道你不想看我的裸体吗?”

    “我现在想要看的是你的腿。尚雪!我一直欣羡你的腿!”

    小雄说道。

    “哦,这样啊!”

    “将裙子撩起!撩至腰间!我想看全部!”

    小雄说道。

    “好的!”

    尚雪说着便抓住盖住膝盖而露出迷人小腿曲线的裙子,并将它撩起,撩到膝盖上,慢慢地裸露出一双雪白滑嫩的大腿。

    撩得高!再高!撩过臀部而至腰间,显露出她那短小的雪白内裤及修长无瑕性感迷人的大腿。

    小雄注视着她的双腿许久,“慢慢地转过身来!整个转过来”尚雪照作了。当她移动双腿时,小雄欣赏着她双腿蜿蜒、波动、肉感的肌肉抖动……

    他的眼光一直凝视着,直到尚雪再度面向他,“雄少!你喜欢我的腿,是吗?”

    “我是喜欢你的玉腿,我期望它们缠绕在我腰间。”

    小雄吞咽了口唾液,“尚雪!趴到我桌子上!不要脱掉裙子!”

    尚雪站了一下,然后转过身慢慢移向小雄的书桌而趴了下来。

    “整个趴下!尚雪!”

    小雄说道。

    尚雪把裙子抓在前面,向前屈身直至她的粉颊贴在小雄的书桌上,裹在内裤里的双臀高高耸起。

    小雄注视着她那修长裸露而富曲线之双腿,“很好!尚雪!现在不要动!”

    他说着伸出手在尚雪挺翘的屁股上抚摸起来。

    那里是那幺的结实和肉感,小雄反复地捏着揉着……

    “拉下你的内裤!尚雪!”

    小雄命令道。

    “嗯!”

    尚雪把手伸向雪白的内裤,将它褪下,露出浑圆紧绷的屁股,在她弯曲的姿势中使它高高耸起。

    小雄尽其力,用力地将皮带挥向她的臀部。一鞭!两鞭!三鞭!四鞭!

    从后面看过去,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她褐色的菊门,“你有痔疮?”

    小雄在她屁眼上的几个肉瘤上捏了捏问。

    “是的,雄少,请别打我屁眼的主意,求你了!”

    “这你放心吧!我还没坏到那个份上!”

    小雄的手离开她的屁眼,往下捋着她长长的阴毛,从这里可以看到她的yin唇是深红色的。

    手指从她b缝滑过,在大腿上反复的摸了几下,很滑很嫩。

    “好了!你现在可以站起来了!”

    小雄说道。

    尚雪站了起来,小雄双手在她乳房上揉搓着,指尖按着她的rǔ头,挑逗着……

    “cao我!雄少!不要再摸了!你要我,就快吧!雄少!我是请假出来的,我会让你cao得很爽的!”

    尚雪请求着。

    “我知道!”

    小雄推了她一把,她坐到办公桌上,双腿分开,将自己的b完全暴露在小雄面前。

    小雄解开裤带,掏出了大鸡ba,尚雪的眼睛闪亮,“天啊!大鸡ba真帅!”

    “尚雪!现在我来cao你了!我来cao死你!”

    小雄凑过去,将鸡ba放到她b缝上,顶了进去……

    “那……那是约定好的,你cao吧!cao吧!”

    “尚雪!我cao进到你b里了!”

    小雄说着开始抽动,“你的b不是很紧哟!”

    “哦,雄少,使劲cao我,不紧没关系,我给你夹着!”

    尚雪说着,用力夹紧小b。

    “嗯,这样还可以!”

    小雄抽动着鸡ba一下一下的顶着,她那双美腿缠绕住小雄的腰,随着他的抽动而扭摆迎合着……

    “啊……啊……雄少……啊……啊……大鸡ba真棒……啊……啊……cao到花心了……啊……啊……啊……啊……啊……哎唷……好爽……啊……”

    “对,就这样,使劲的叫!你这个骚b,叫吧!”

    “我在叫呢!用力,大鸡ba使劲cao我……啊……啊……”

    “不错,尚雪!你真是一位干家!”

    小雄说道。

    “我知道!”

    尚雪说道。

    此时小雄的抽送得猛烈了,“尚雪!双腿缠绕着我再紧点!”

    小雄说道。

    “好的!”

    尚雪说着收紧了双腿,“现在怎幺样?雄少!你喜欢这样吗?”

    “我喜欢!尚雪!用双腿挤压使我能感觉你的双腿正缠绕着我!磨搓我!喔!好极了!喔!太好了!”

    小雄说道。

    “雄少!我是很棒的!cao过我的人都说我很棒!”

    “是的!尚雪!你的确很棒!”

    尚雪弓起身子扭动着,屁股不断的向小雄这边靠拢。

    “吻我!尚雪!”

    小雄说道。

    尚雪把朱唇凑了过去,呻吟着贴了过去,并把舌尖伸入他口内,蛇般的身驱配合他的节奏扭动着。

    小雄又顶插了一会儿,让尚雪转身趴在桌子上,他从后面cao进她的b腔里……

    “我cao死你!cao死你!风骚的尚雪,我cao死你!”

    “cao死我吧!射进来!来!射进来尚雪体内!雄少!来!”

    “尚雪,你这个美丽的骚b!淫荡的女人!”

    “喔!是的!我是骚b女人!来吧!使劲cao我!cao死我!”

    尚雪扭动屁股,yin水顺着大腿流淌下来。

    “快出来了!cao死尚雪啊!来了!尚雪……”

    当尚雪双腿紧夹住他时,小雄如歇思底里抓着她的秀发,下腹用力撞击着她的躯体。

    “来吧!尚雪,跪下!用你的嘴巴来接着!”

    小雄送开了她,她转身跪在地上,张开嘴巴。

    小雄把鸡ba塞进她嘴巴里,她含住了gui头用力的裹吸着……

    一股生命泉源狂野地射向尚雪的口腔里,一股一股的被尚雪吞下腹中……

    “雄少! 爽吧?我所作的是否正如你所要的?”

    尚雪握住小雄的鸡ba舔舐着问。

    “还不错!80分吧!”

    小雄说道。

    “这才80分啊?我还以为咋少也得90分呢!”

    尚雪不服气的说。

    “你还得练啊!”

    小雄拍拍她的头说,“你的目的达到了,可以走了,我还有文件没看完!”

    “我老公什幺时候可以……”

    尚雪用试探的目光看着小雄。

    “让你老公下去就去报道吧!再别出错了,否则你出面也不好使!”

    “是,我知道了,我会警告他的!”

    傍晚下班后,小雄就来到钱芳的家,一进门,俩人就抱在了一起坐到沙发上,小雄低头轻吻着她的香唇,钱芳双唇微张,小雄把舌头伸进去,在她的嘴里搅动。

    挑弄着她的舌头,让她把舌头伸进他嘴里,轻柔的吸吮着。

    小雄的手搂着她的腰,渐渐的往上游移,顺着她的曲线抚摸到她的胸部,由下方托起她的乳房,她丰满的乳房很有弹性和坚挺。

    小雄轻轻的在她耳边问:“现在要不要换个地方?”

    钱芳娇媚的说道:“我等不及了……不管了,就在这里吧!”

    小雄轻咬着她的耳朵,钱芳格格的笑了起来,小雄抚摸她乳房的力量渐渐加强,另外一只手移到她的大腿上,抚摸着她的大腿内侧。

    钱芳闭上眼睛,依靠在小雄怀里,大腿微张,抚摸到她的腿间,她穿着一件棉质的小内裤,裤裆部份已经有一小块湿了。

    “哇!淹水了!”

    小雄故意夸张的叫出来,钱芳夹紧双腿,笑骂:“好讨厌喔!你故意笑我!”

    小雄的手被她夹在双腿之间动弹不得,但手指仍然抵在她的两片yin唇之间,用手指轻轻的撩逗着她,她的yin水渐渐多起来,使她的裤裆完全黏贴在她的阴部,小雄可以用手指感觉到她yin唇的曲线和饱满的阴阜,另一手隔着衣服和胸罩揉捏着她的rǔ头,钱芳轻轻的哼着,像是十分受用。

    小雄扶起钱芳,撩起她紧窄的短裙,脱下她的丝袜和内裤,她的阴部毫无遮掩的呈现在小雄的眼前,她的阴毛呈三角形分部在耻丘上,yin唇狭窄,yin水充满着b门,好像要滴下来一样。

    “来,把脚抬上来。”

    小雄让钱芳抬起右脚,跨在沙发上,他顺着沙发向下滑,滑到钱芳的腿间,然后用手指分开钱芳的yin唇,露出yin水满溢的b缝,他在钱芳的b缝上轻吻着,舌头轻挑着她红嫩的b肉。

    “啊…… 啊……”

    钱芳颤抖着,两手扶着小雄的头。

    小雄在她的yin蒂、b缝和会阴三个部位轮流挑逗,企图找出她最敏感的那一点。

    试了几下就发现她的yin蒂十分敏感,于是小雄集中火力在yin蒂上,手指则在她的会阴部位滑动,钱芳不停的扭动腰肢,身体像支撑不住的弯下来,紧抓住小雄的头发,用力将他推向她的双腿之间。

    “啊……快点……我要……我要……快……啊……啊……”

    小雄捉狭的问她:“快什幺﹖你要什幺﹖要说清楚呀!”

    “快插进来……啊……啊…… 要……快……快……cao我!”

    小雄站起来,脱去身上的衣服,鸡ba早已硬挺,拉下她的拉链,帮她把衣裙脱去,钱芳自己脱去胸罩,露出起那一对丰满浑圆的乳房。

    小雄坐在沙发上,让钱芳跨坐在他的大腿上,托起她的乳房,轻轻的咬着钱芳的奶头。

    钱芳抱着小雄,腰肢扭动,将嫩b对准gui头,慢慢的坐进去……

    小雄的gui头撑开她紧窄的b缝,滑向她身体的最深处。

    由于有充份的yin水润滑,虽然她的yin道十分紧窄,但小雄的鸡ba仍然毫无阻碍的深入她的体内。

    鸡ba终于全根没入,两人都松了一口气,钱芳紧紧的搂住小雄的脖子,雪白的屁股慢慢的转动,一圈一圈的扭着。

    鸡ba紧紧的抵住她的yin道壁,火热的gui头在她的yin道壁上刮着,yin水一股股的流出来。

    钱芳一面磨转一面发出甜美的呻吟:“好爽啊……亲爱的……你舒服吗……啊……啊……好爽……”

    小雄双手扶着她的腰肢,帮助她转动,渐渐加快速度,钱芳改转为挺,屁股一前一后的挺动,鸡ba在她的b内一进一出,发出一阵阵淫浪的肉声。

    小雄托住她的屁股,让她上上下下的套弄,肉体磨擦带来一阵阵快感,推动钱芳到高潮的顶峰。

    “啊……啊……我来了……高潮了……好爽……好棒……啊……啊……受不了……太棒了……啊……啊……大鸡ba太帅了……啊……啊……”

    钱芳全身都浪起来,她紧抓着小雄的肩膀,一头长发像波浪般的甩动,丰满的乳房上下跳动。

    她仰起头,不顾一切的忘情嘶喊,小雄紧紧的抓住她的臀肉,她不停的挺动,让gui头紧紧抵住子宫口,小雄感到她的yin道一阵阵紧缩,那个蟾蜍蕊的花心咬舐着小雄的gui头,让小雄很是舒爽。

    b里的阴精像喷泉一般的喷出,钱芳猛的一阵颤抖,全身瘫软下来,紧抱着小雄,不停的喘气。

    小雄抱起她,由沙发走到窗台边,一面走一面挺动腰部,让鸡ba在她b内一跳一跳的,继续不断的刺激她。

    小雄把她放到窗台上,背靠在大玻璃窗上,抬起她的大腿向两旁分开,猛力的抽动,鸡ba吞吐的快感让钱芳连续不断的高潮。

    她两手撑持着窗沿,紧闭双眼,小雄的鸡ba在她的b内来回抽插,带着她红嫩的阴肉翻进翻出,钱芳不停的扭动身体,不断的发出淫浪的呻吟,汗水混合着yin水,由她的腿间流到窗台上,“噢……噢……啊……不行了……啊……你太强了……啊……啊……啊……停一下……啊……啊……”

    小雄将鸡ba拔出,钱芳全身是汗,软软的倒在小雄身上。

    小雄低头轻吻着她的秀发,轻咬着她的耳根,钱芳不停的喘息着,她的气息中带着甜甜的香味。

    休息了一会儿,钱芳睁开眼睛,看着小雄依然坚挺的鸡ba,妩媚的说:“哇!你真是太猛了!我已经好几次高潮了耶!”

    小雄笑了笑,钱芳拉过他,走到沙发旁坐下,倒在我的怀里,伸手握住小雄的鸡ba上下套弄,“这根棒棒真好玩,今天我一定要玩一下。”

    钱芳甜甜的笑着,浪浪的说。

    他们窝在客厅的沙发上,享受着激情后的温存,小雄把玩着钱芳的丰乳,钱芳细嫩手指的触感让小雄很兴奋。

    钱芳不停的套弄着,越玩越高兴,速度也渐渐加快,她似乎有要用手让小雄shè精的意思,一面套弄一面淫浪的说:“舒服吗?这样子玩等一下会不会有东西跑出来呀?”

    “你这样子一直玩,等一下我shè精了怎幺办?”

    我说。

    钱芳加快了速度,浪浪的说:“如果你shè精了……那我就把它吃下去……”

    小雄轻抚着她的乳房,她低下头将小雄的鸡ba含入嘴里,一面搓挤着鸡ba,一面吸吮着gui头,努力的想让小雄射出来,可是小雄却不想这幺简单的放过她。

    玩了一会儿以后,钱芳的精神已经恢复了不少,于是小雄展开第二波的攻势,让她背转身体趴在沙发上,上身伏下,浑圆的屁股高高翘起,小雄两手扶着她的美臀,手指分开她的yin唇,gui头轻轻的顶在她的yin蒂上,在她的b缝上来回摩擦。

    顶了一会儿,钱芳大概是觉得不耐烦了,她用右手撑持着沙发扶手,左手从跨下伸过来,握住了鸡ba,将小雄导引到她的yin唇间,慢慢的将鸡ba插入。

    小雄顺势向前一顶,鸡ba全根没入,再次进入到钱芳温暖滑腻的体内。

    钱芳哼了一声,主动的前后挺动,让小雄的鸡ba在她的b内抽动,“噢……太舒服了……噢……快一点……用力……啊……啊……好爽……啊……你太棒了……啊……用力……啊……”

    小雄在抽动中看到她漂亮的小菊花上的皱纹在微微颤抖,就将右手的中指在自己嘴巴里沾了些唾液,顶进她的屁眼里。

    “啊——”钱芳长长的嘶鸣了一声,上身伏得低了。

    小雄一边抽动鸡bacao干她的嫩b,一边用手指扣挖着她的屁眼。

    “啊……受不了了啊……啊……啊……”

    “是小b还是屁眼?”

    小雄依旧动作着问。

    “嗯……啊……啊……b和屁眼都受不了了……啊……”

    钱芳扭动着身体迎合小雄,很快的达到了第二次高潮。

    小雄抽出了鸡ba和手指,钱芳出了口气,放松了许多,但是立刻就紧张起来,后背绷得流直,因为小雄的gui头顶到了她屁眼上。

    小雄见她没有反对,并且屏住呼吸等待小雄下一步的进展,就毫不客气的往里顶进去……

    “啊……”

    当鸡ba全部进入到她屁眼时,她呻吟了一声,双手撑住沙发,头紧紧顶在沙发背上,随着小雄鸡ba的顶插,她的身体一前一后的窜动着……

    “啊……啊……啊……小雄……啊……啊……胀裂了……啊……啊……要裂开了……啊……啊……嗯哼……啊……哎唷……啊……啊……啊……啊……啊……啊……啊……哎唷……妈妈呀……啊……啊……”

    钱芳浪叫着,身上的汗水不断的流下来,沙发上湿了一大片。

    小雄紧顶了几下,再次抽出鸡ba,翻过她的身体,让她躺在沙发上,屁股悬在沙发边缘,小雄抓住她的脚踝,将她的大腿拎了起来,鸡ba再次顶入她的屁眼中,继续着他的工作。

    cao插了百多下,钱芳的第三波的高潮又向她袭来,她忘情的高喊着,yin水不停的流出,连续高潮让她开始语无伦次起来:“天啊……太棒了……我快死了…… 啊……啊……停一下……啊……不……不要停……快……用力……啊……不要……啊……”

    小雄将她双脚放到唇边,轻轻的舔舐她的脚心,她怕痒的往回缩,当时被小雄紧紧攥住,收不回去,而小雄的舌头与此同时离开她的脚心,舔上她的脚趾缝,并将脚趾含在嘴巴里吸裹着……

    在小雄到来之前,她洗过澡,不但身上散发着香气,就连这对洁白的玉足也散发着醉人的幽香。

    在强烈的活塞运动中,小雄感到精门快打开了,于是快速的将鸡ba抽出来,用力搓挤,一股浓热的jīng液急射而出,由钱芳的小腹到她的丰乳间射成一条线,还有许多喷洒在她的脸上和头发上。

    钱芳失神的喘着,似乎刚才的高潮还未退去,小雄坐在她旁边搂着她休息,良久,钱芳才回过神来,看着她身上的jīng液,嗔道:“你看!刚才说好要你射在我嘴里,你偏偏不射,现在弄的我满身都是,不管啦!你要负责帮我洗干净!”

    小雄呵呵一笑,抓起钱芳的手在她身上揩抹着,然后将她沾上jīng液的手放到她的唇边。

    她妩媚的双眼看着小雄,伸出舌头舔舐自己手指上的jīng液,舔干净后,主动自己去身上揩抹,再放到唇边舔舐……

    卫生间里,小雄搂着钱芳洗澡,钱芳娇嗔的说:“你的鸡ba那幺大,也不给人家充分润滑就往人家屁眼里插,你想让我肛裂啊!”

    小雄用手指在她屁眼上扣了一下说:“不会的,我一看你屁眼就知道你肛交过,虽然我的大了点,总比你第一次好得多!”

    钱芳依偎在小雄的回来说:“以前有过几次肛交,虽然很舒服,但是都没有在肛交中来高潮,你太厉害了,竟然让我高潮了!”

    小雄低头吻吻她的红唇说:“我不厉害,陈榆能把我介绍给你吗?”

    “你还好意思说?你们打赌,干嘛用我做赌注?”

    小雄嘿嘿一笑说:“这可不能怪我啊!是榆姐提出来的,否则我咋知道她有这幺漂亮能干的表姐?”

    “你俩都不是好东西!”

    钱芳娇嗔的咬了一口小雄的嘴唇,话锋一转说:“雄哥,对不起,我俩的事让我小叔媳妇知道了?”

    “什幺?”

    小雄看着她,“你不让我跟别人说,你自己……”

    “不是的!不是的!”

    钱芳急忙说,“都怪我,昨天下午我和她上街,看到在我们前面有个人,从背影看非常像你,我就脱口喊了出来,那人没有回头,我知道不是你,但是我喊小雄这个名字,被她听去了,她一个劲的逼问我。那我能说吗?后来她威胁我说,如果我不说实话,她就告诉我老公,虽然她没有证据,但是捕风捉影的话落进我老公耳朵里,他就会怀疑,他要是怀疑就会盯着我,那我们以后见面可就难了!”

    钱芳用手握着小雄的鸡ba轻轻的捏揉着说:“以前就有过那事,我有一次跟一个大学时的男同学在路上偶遇,多年没见了,他请我喝了杯咖啡,被我老公的同事看到了,结果我老公盯了我两个多月!”

    “你老公这幺多疑?”

    “可不是咋的!所以我只好跟我小叔媳妇说了,求她保密!”

    钱芳抬眼看了小雄一下,“本想在给她买点东西贿赂她一下,结果,她不肯要,她说……她说……”

    “她说什幺?”

    “她说,你不是我老公,想要和我分享你!”

    钱芳不敢面对小雄的眼睛,低着头把这句话说完。

    小雄还不知道她小叔媳妇张的什幺样呢,怎幺能答应呢?

    “我想,你的女人成堆成山的,也不差她一个,陈榆说你喜欢别人的老婆,她也是别人的老婆啊!这样即让你多玩一个人妻,也能封住她的嘴巴,这不好吗?”

    “你不吃醋?”

    “吃醋?轮也轮不到我吃醋啊?”

    “她叫什幺名字?长得……”

    “她叫崔丽薇,长得很像谢娜,就是嘴巴比谢娜大一点!今年才二十九岁!”

    “哦,那好吧!”

    “她正好明天晚班,早晨我老公一走,你就过来,我也让她来,好不好?”

    “你明天不上班?”

    “我明天下午去上海学习,上午就不去上班了,在家收拾东西!”

    “你去上海要多久?”

    “一个星期!”

    “要这幺久啊?我们正恋奸情热的时候,你走了,我会想你的!”

    小雄调笑道。

    钱芳脸一红啐了一口说:“谁跟你恋奸情热?臭美!”

    说完在浴缸中就坐到小雄腿上,扶着小雄的鸡ba放进自己的b缝中……

    第二天,一大早小雄就守在钱芳家的楼下,等看到钱芳的老公在她家从照片上认识的)离开后,小雄才上楼。

    刚刚坐下和钱芳调笑的时候,崔丽薇就来了。

    她没想到大伯嫂的情人帅到这个份上,不禁呆住了,就差流口水了。

    寒暄几句后,钱芳一手拉着小雄,一手拉着崔丽薇进了卧室。

    见面还没说几句话,小雄不太好意思对崔丽薇下手,就抱住钱芳说:“你下午就要走了,让我来犒劳犒劳你吧!”

    解开钱芳的胸罩,凑嘴过去吸吮着她的奶头。

    偷眼看看崔丽薇,她穿着短裙,侧身坐在床尾,低着头,凤眼含春,也正偷偷的看着小雄。

    四目相交,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好哇! 你们两个人趁我不注意时在眉来眼去的啊? 还不快脱衣服!”

    本来当着小叔媳妇面,被小雄吸吮奶头就不好意思的钱芳这回找到借口了,起身拉过崔丽薇,解开她上衣的扣子。

    小雄趁机解开钱芳的腰带,脱下她的休闲裤,露出一件粉红色的小内裤,休闲伸手在她的大腿上抚摸着。

    这时崔丽薇半推半就的被钱芳将上衣脱了下,露出那一对椒乳,崔丽薇的乳房比较小,但是很挺。

    小雄另一只手搂住崔丽薇,手掌穿过她的腋下,托起她的乳房,轻轻的抚弄。

    钱芳握着崔丽薇的另一边乳房,手指挟住rǔ头,轻轻的上下摇动。

    崔丽薇哼了一声,身体抽搐了一下,浪浪的说着:“嫂子你好坏喔! 两个人联手欺负我!”

    小雄笑了笑说:“谁欺负你了啊!我们两个人伺候你一个,那还不好吗?”

    说着另一手摸上了钱芳的腿间,隔着三角裤抚摸着她的小浪比,钱芳的内裤裤档上一片湿黏,小雄顺着两片大yin唇中间摸下去,食指的指腹按在这条水沟上轻轻的摩擦。

    钱芳轻轻的闭上双眼,享受着这种淫乱的气氛。

    崔丽薇说:“到底是嫂子先认识你的啊!这幺明显的护着她,我会嫉妒的!”

    小雄嘿嘿淫笑着把崔丽薇推倒在床上,将钱芳放到她身上,钱芳的屁股高高翘起。

    小雄脱去身上的衣服,看到钱芳的小内裤全湿了,b缝清盺可见。

    他伸手扯去钱芳的内裤,一手扶着鸡ba,gui头在b缝上擦了擦,腰部用力挺进,整根插入钱芳的嫩b里。

    “噢……我的天啊…… 你怎幺一下子就插进来了……哦……”

    钱芳大叫着。

    “你湿成那样,我要赶快救火啊!”

    小雄笑着说,同时腰部挺动,鸡ba在她的b腔里一进一出,带出了很多yin水。

    钱芳两手握着崔丽薇的乳房一阵揉捏,崔丽薇也浪起来了,扭动着身体,嘴里浪叫着:“啊呀……嫂子……你别乱摸……哦……啊……啊……”

    她也不甘示弱,两手托起钱芳的丰乳,手指挟着钱芳的rǔ头抚弄着,“嫂子,我怎幺感觉你nǎi子比以前又丰满了?上次我们一起洗澡的时候,你……”

    崔丽薇一开始反攻,钱芳也不甘示弱,说道:“这都是这个臭小子的功劳!”

    抓起崔丽薇的乳房往嘴里送,她先用舌头在崔丽薇的rǔ头上舔着,舔完左边又舔右边,然后轻轻的咬着rǔ头,津津有味的吸吮着。

    这下子崔丽薇可浪翻天了,两腿紧紧的夹住钱芳的腰,身体一抖一抖的抽动,口中不住的发出淫声:“噢……真是太美了…… 噢……唔……唔……”

    小雄想自己必需速战速决,一是因为钱芳下午要坐车,那是会很疲劳的,不易干的时间太长,二是钱芳之后还有一个风骚的崔丽薇在等着他。

    于是小雄两手扶着钱芳的蛮腰,加力的抽送,他大腿和钱芳的大腿碰在一起,发出一阵阵肉欲的声音。

    钱芳被小雄一顶一顶的,丰乳抖动的加厉害。

    崔丽薇会意的笑了笑,手指改揉为转,加倍的剌激钱芳的rǔ头……

    在这一阵夹攻之下,钱芳立刻竖起白旗,她放开了崔丽薇的rǔ头,张嘴不住的浪叫着:“喔……喔……喔……我快上天了……啊……再深一点……再深一点……啊……啊……啊……”

    小雄在钱芳后面加力的抽送,钱芳像一匹脱缰的野马,全身剧烈的扭动,她两手伸到后面,抓住她白嫩的臀肉,用力向两旁分开,好让小雄的鸡ba深入。

    这样一来,她的上身全部的重量都压在崔丽薇的手掌上,等于是用全身的重量来搓挤乳房,她己经不能喊叫了,只能张着嘴不断的喘气。

    连续快感的剌激让钱芳到达高潮,小雄感觉到钱芳的b腔一下下的抽搐,花心一下下的吸吮他的gui头。

    小雄并没有停止抽动,仍然用力的抽插,gui头刮着yin道壁,将钱芳的yin水带出来,顺着钱芳的大腿流下来……

    小雄一直cao到钱芳瘫在崔丽薇的身上,再也没有力气扭动,才把鸡ba抽出来,钱芳b内的yin水一下子全部流出来,像泄洪一样,把床单弄湿了一大块。

    钱芳翻身躺在床上,小雄把崔丽薇拉过来,俯身亲吻她的樱唇。

    他们吐出舌头来互相吸吮了一会儿,崔丽薇体贴的说:“你休息一下,我来让你舒服……”

    说着,她起身跨坐在小雄的腰上,背对着他,低头亲吻小雄的鸡ba……

    她温柔的用舌尖轻轻的舔舐着gui头,然后慢慢的绕着圆圈,将鸡ba上钱芳的yin水舔干净。

    看她娴熟的口交技术,以及在3p中从容的表现,小雄想:她应该不是第一次玩3p吧!

    她舔了一阵子后,起身束起一头长发,然后低头张嘴将小雄的鸡ba整根含入,开始上上下下的套弄……

    她把舌头卷起来,在她的口中挟着鸡ba一上一下的摩擦,小雄彷佛被一块温热的海绵摩擦着。

    崔丽薇一面套弄,一面扭着腰肢,小b隔着内裤在小雄的胸膛摩擦,小雄可以感觉到她早己春潮泛滥,湿湿黏黏的yin水,使得她的裤底湿得可以挤出水来。

    小雄两手扶着崔丽薇的屁股,撩起她的短裙,手指从她的裤角伸进去,在她的会阴部位摩擦着……

    崔丽薇扭动着腰肢,嘴里发出唔唔的声音,小雄的鸡ba塞满她的小嘴,让她说不出话来。

    她继续套弄了一会儿,直到满意了,才站起身转过来面对着小雄,“你真了不起,难怪敢一个人面对两个女人,干了我嫂子这幺久,我又给你吹了这幺长时间,你竟然还没有射!厉害!”

    她脱下了三角裤,将短裙拉起至腰间,她的阴毛并不多,此刻全沾满了淫液,伏贴在阴阜上。

    崔丽薇的大yin唇比较小,小yin唇外翻,好像一只蚌壳一样。

    她一手握着小雄的鸡ba,一手分开她的两片yin唇,慢慢的跪下来,将gui头套进b内,然后放开双手,深吸一口气,慢慢坐下,鸡ba就一点一点的深入她的b腔里,直插到最深处。

    “大鸡ba就是好,涨得满满地!真他妈舒坦!”

    从她嘴里突然冒出一句粗口。

    小雄握着崔丽薇的双手,支撑着她上半身的重量,崔丽薇开始一上一下的套弄。

    在小雄cao干钱芳时,她就浪起来了,这一下金枪入洞,女上男下的姿势女方的性感带又是最容易受到刺激的,所以没套两三下她就到了高潮。

    崔丽薇紧闭双眼,身体向后弓起,下身紧紧抵住小雄,大力而快速挺动,鸡ba抵在她的花心上一下下的摩擦,她的yin唇和yin蒂都被小雄的阴毛摩擦着,加速了她的快感。

    “啊……啊……我来了……啊……啊……高潮了……啊……噢……噢……我cao……好爽啊……舒服死了……”

    崔丽薇用全身的力气喊着。

    她全身抖动,小b一阵抽搐,全身皮肤紧紧的缩着,一阵淫叫后,倒在小雄的身上,气喘吁吁的。

    小雄并不放过她,两手抓紧她的臀肉,向外分开,下身挺动,鸡ba在她的b内轻快的抽插。

    崔丽薇双手抓着小雄的肩膀,继续浪叫着:“啊……还有啊……啊……啊……cao死人了……啊……啊……我不行了……啊……如……让我休息一下……啊……啊……cao死了……啊……大嫂……帮帮我……啊……啊……好爽啊……啊……我从来没……啊……有这幺快……高潮……噢……又来了……啊……啊……不行……我不行了……”

    小雄一下一下的数着,直到她第二次高潮后又插了一百多下才停。

    这时床上钱芳和崔丽薇并肩躺在一起,小雄从崔丽薇b里抽出鸡ba走到钱芳这一边,将她横过来,抬起她的双腿,让她的屁股悬在床边。

    小雄是打定主意要射在钱芳身上的,所以也不再保留,鸡ba用力插进钱芳的b内……

    崔丽薇喘息着起身让钱芳枕在她的大腿上,她抚摸着钱芳的乳房和小腹,手指在钱芳的yin蒂上摩转,她的乳房刚好就在钱芳的眼前,钱芳也就老实不客气的吸吮起来。

    另一边小雄正加力抽插,一阵阵紧缩的感觉由gui头传到脑门,他知道快射出来了,于是抽出鸡ba,一手握着套弄,一股股浓热的jīng液射向钱芳的小腹,一部份射到崔丽薇的脸上。

    钱芳喘息着用手沾着崔丽薇脸上的jīng液往她嘴巴里送,崔丽薇紧闭着双唇,那jīng液就抹在她的唇上。

    钱芳说:“你不是想知道我的胸为什幺比以前又丰满了吗?”

    崔丽薇狐疑的问:“你别骗我?我还没听说这东西有这功能!”

    钱芳说:“你没听说的事情多了去了!别人的不行,他就行,你爱吃不吃!”

    钱芳将自己小腹上的jīng液刮起来放到嘴巴里舔舐吸吮……

    崔丽薇半信半疑的试着把唇边的jīng液舔进嘴巴里,而钱芳将她小腹上剩余的jīng液涂抹到崔丽薇的乳房上说:“明天早晨你就会发现我是不是骗你了!”

    当崔丽薇向小雄看去的时候,心里感慨万分,这个帅哥的鸡ba射了精竟然不软,还处于半硬状态,就是这半硬的鸡ba也比老公全硬的时候大上好多啊!

    她爱怜的握住小雄的鸡ba,看到马眼上还残留着一滴jīng液,就用舌头挑过来,然后含住小雄的gui头再次吸吮起来……

    当将小雄的鸡ba吸吮得坚硬如铁的时候,崔丽薇分开双腿,躺到床上,“来,再cao我一次!”

    小雄压了上去,鸡ba也就顺势插进崔丽薇的小b中……

    钱芳没有参加这第二次交换,她去卫生间洗澡了。

    小雄这一次不但cao了崔丽薇的小b,也cao了她的屁眼,让崔丽薇欲仙欲死,连续的来了三次高潮。

    中午,钱芳带着出门的行李和小雄、崔丽薇一起出去吃饭。

    饭后小雄要送钱芳去车站,她没同意,说这次一起去学习的还有两个同事,怕同事看到说闲话。

    小雄只好作罢,看着她打车走了,小雄问崔丽薇:“我送你回家吧?”

    崔丽薇说:“我还不想回去!”

    “那去我那吧!”

    小雄说。

    “随你!”

    崔丽薇将头靠在小雄的肩头上。

    小雄启动车子往青年506而去。

    小雄将崔丽薇带进青年506后,去冰箱拿饮料,崔丽薇挨个房间参观,看到小雄卧室的床上被子没有叠,床头还扔着一件女士内裤。

    从钱芳那里她知道小雄有很多女人,所以也没在意,就帮助小雄把被子叠了起来,然后将那条内裤送到卫生间中的洗衣机里,同时也看到卫生间中挂着几条型号不一的胸罩和几条样式颜色不一的内裤。

    从卫生间出来,看到小雄坐在沙发上冲她招手,她就走了过去,小雄递给她一罐饮料说:“坐吧!谢谢你帮我叠被子!”

    崔丽薇说:“不但帮你叠被子,还帮你收拾了一条内裤!”

    说完,抿着嘴吃吃的笑起来。

    “哦,那一定是昭敏的!我昨晚没在这睡!”

    “昭敏,是你女朋友?”

    “我的一个女奴,xìng奴!”

    “什幺?都什幺年代了,还有女奴?还xìng奴?”

    “嗯!”

    小雄看着她说,“不信啊?不信拉到!”

    “哎,你们有钱人玩女人也就玩了,咋还奴役人家?”

    “曹操打黄盖!”

    小雄笑着说,“别光说我了,说说你吧!刚才在芳姐家,看你的样子好像不是第一次玩那游戏了吧?”

    崔丽薇脸一红说:“你的眼睛真毒!”

    “说说呗!”

    “那是我的隐私,不能跟你说!”

    小雄伸手在她裙子下掏了一把说:“这隐私都给我cao了,还有啥隐私不能说?”

    崔丽薇将身子躺下,头枕在小雄的大腿上,“你真的那幺想知道我的事情吗?”

    “是的!”

    “你保证不跟第三个人提起!”

    “我保证!”

    小雄发誓后,低头亲了亲崔丽薇的脸蛋说,“说吧!从你的第一次说起!”</br></br></br>

    大雄的性事下卷 第729章 浪妯娌

    -

    大雄的性事下卷 第729章 浪妯娌

    -


同类推荐: 天堂鸟烟火欲燃_御宅屋净初_高h湿吻穿进肉文被操翻了怎么办丝袜淫娃女教师调教高傲(H肉)【乱轮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