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书屋
首页他的胯下是我最爱的女友 他的胯下是我最爱的女友(01-03)

他的胯下是我最爱的女友(01-03)

    他的胯下是我最爱的女友 作者:不详

    他的胯下是我最爱的女友(01-03)

    他的胯下是我最爱的女友 作者:不详

    他的胯下是我最爱的女友(01-03)

    、前奏

    和她已经分手2个星期了,可是我依然还是每天茶不思饭不想的想着她,

    我根本不能接受她已经提出分手的事实,我依然每天给她打无数个电话求她再

    考虑下,可是我的得到的答桉依然和她提出分手那天样的坚决,原因很简单

    ,她已经对我没有感觉了,而且,她已经有男朋友了。

    不会的,她定的很生我气,再说这些气我,只要我再坚持下,她定可以

    回到我身边的。

    我这样坚定的想着,依然每天给打电话短信,渐渐的我发现很时候她已经

    不接我电话或者是关机了,可是我依然坚持着,我始终相信我最爱的罗衫很快就

    会原谅我回到我的身边。

    终于天,我接到条陌生的短信。

    「小子,我请你不要再来打扰我的女朋友。」

    难道是她的男朋友?我心里阵愕然,回复到:「你女朋友,我现在还没有

    和她分手。」

    「操,亏你说得出口,老子警告你,再来找她我要你好看」

    看到这样的话我内心阵狂怒,马上反唇相讥道「滚,妈的她现在只是暂时

    和我吵架而已,你傻还以为罗杉会真的喜欢你?」

    过了老半天,我以为他被我骂住不敢回了,每想到又收到条「哎,老子都

    不想骂你了,看你也是个可怜的主,成天打那么电话发那么短信来求罗杉,

    我看你写的那些内容都为了悲哀。」

    他看了我给罗杉发的短信?看到这里的时候我内心明显已经底气不足,不可

    能,我安慰到自己,罗杉再怎么也不会把我说的话给别人说的。

    「你少来诈我,你以为我会信你的话吗?那你说我给她说了些什么?」

    从后面的经历来看,就是这句问话,让我喜欢陷入了万劫不复的地步……怀

    着忐忑的心情,终于收到了条他长长的短信,揭开了我震惊和羞辱的序幕。

    「操,还真的要我说啊,你傻不分白天昼夜的发给罗杉要她原谅你,老子

    和她在床上的时候也看你短信直来,关了机等我们做完了再开机,几条短

    信在那里排着,什么求求你给我次机会,求求你说句话啊,操都要被你打扰

    ,你还确实真够让我厌的啊,哈哈」

    什么?罗衫和他做过爱了?阵冷意从我脚底传来,我根本无法相信这是事

    实,定是他骗我的,定是,我内心狂喊着。

    但是我确没有任何办法去分辨,去证明,手紧握的手机的键盘无力的反抗着

    :「不可能,那你说我是什么时候具体哪天给她发的?」

    等待是漫长的,在等待他回复的这短短,2分钟,我脑中浮现着罗衫可爱

    的模样,她怎么可能和另个男人做爱,怎么可能……可是他的回复,继续把让

    事实步步的接近我「哈,你还问那么清楚啊,那老子就告诉你吧。9月26日

    晚上,你傻先直打电话来,她根本不可能接,我们已经在宾馆里了,只好关

    机免得你来打扰。还记得凌晨2点半的时候她给你回了条,说让你别发了早

    点睡了吧,看你傻收到她短信后高兴得那样,马上说什么谢谢,好想她之类的

    话。那是老子让他给你回的,老子刚刚操完她心情愉快,看你发的那些内容可怜

    你,免得你直没完没了。结果你还是继续发让她陪你说两句,老子已经继续就

    开始操第二次了开始谁还有空理你啊,傻「寒冷,阵加深刻的寒冷传遍了

    我的全身,只是事实吗?那天的时间,内容,和他说的完全模样,我该怎么

    去辩解,去推翻他?我必须去问罗衫,让我告诉我这些都不是真的!我无力的摊

    倒在床上这样想着……但是,如果,如果是真的呢?阵邪恶的念头从我脑海里

    浮现出来,阵邪恶的冲动从的下身传来,当我脑海里瞬间出现假如他说的是

    真的假设时,我发现我的裤裆里的鸡吧罪恶的勃起了……是的,我还记得那天,

    9月26日晚上,我还在给她发着短消息,告诉她我很想她,我愿意为她改掉缺

    点。难道在同时,她真的就正在被另个男的脱光了衣服,被他的肉棒深深的插

    入?如果那是真的,那是她除了我之外,第次被另根鸡巴操,那时候的罗衫

    是什么样子?是紧张还是兴奋?如果那是真的,那当她被别人的大龟头撑开小穴

    的那瞬间,我彷佛能听见了她愉快的呻吟了声,在那样的个房间里,充盈

    着她的叫床声,那肉体碰撞的声音。她的双腿缠着他的腰,迎合着他次次的抽

    插,他们忘情的亲吻着,她的双乳被揉捏着,小穴被下下的勐烈抽插着。曾经

    这切都是属于我的,而那时,我最喜欢的他却被别人压在胯下,享受着次次

    被抽插和征服!而那时她的手机是关机的,我却直不停的给她发着短信求她开

    机求她回话。我亲爱的最爱的罗衫,你给了我回话吗,你给我的回话就是在那张

    温暖的床上,被另个男人的胯下操出的叫床声吗?想到这里的时候,我发现我

    的心已经碎了;我也发现我手已经伸进了裤裆,套弄着……「傻,离罗衫远点

    吧,少在老子和她操的时候打电话发短信来以后,你要再打老子让你听她叫床

    好了,哈哈」

    这是那天被我扔在边的手机最后显示的短信。

    二、初识

    电话的那头,她终于也直接的向我承认了已经和他在起的事实,同时她也

    告诉了我他的名字和身份,是和她同年级的个男生,叫吴鹏飞,学校足球队

    的成员。

    并且她在次的重申已经不可能和我在起的事实,几度央求依然无法改变

    她的态度,我终于把压抑在心里的怒火和疑问发泄出来:「为什么,为什么你那

    么喜欢他,为什么我们不可能在和好了,你们是不是发生了那种关系?」

    我听她在电话里沉默了数秒,轻声说到:「如果我我告诉你事实,能让你彻

    底放手的话,那我就告诉你吧。是的,我已经和他好过了……」

    他的句话犹如晴天霹雳,我几乎不能相信这样的话亲口从她嘴里说出来,

    疯狂的念头已经占据了我的整个脑袋,我几乎嘶声力竭连珠炮的接着质问着她:

    「你说得都是真的?我才和你分开了久你们就好上了,你已经和他做过几次了?我当初和你在起的时候,也是好长段时间后才和你发生关系,为什么你如

    此快的就愿意和他做了?他让你很舒服吗难道?「也许她也被我的态度所激怒,

    很冷的回答到:「其实我不想说这些来伤害你,但是既然你想知道,既然你觉得

    你知道后就可以彻底的放手,那我也可以告诉你,我是很快就和他好了,因为其

    实他才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而且他已经追我有段时间了,只是你没有发现而已。至于你说我和他发生关系,是的,的确很快,因为和他在起的时候我有那个

    冲动,我已经和他做过3,4次,我很喜欢他。怎么,你还想知道什么?」

    听到这里时,我发觉我握着电话的手在颤抖着,内心充满了无奈和屈辱,可

    是却脱口而出这样的话:「他……你真的连和他做爱都觉得很舒服吗?又比我和

    你的时候好吗?他……他的鸡巴很大吗难道?」

    我只听见声轻声的叹息声,电话里慢慢传来她的声音:「回答完你这个问

    题我,我想我们再也不用说什么了。是的,和吴鹏飞做的时候很舒服,比原来

    和你的时候舒服得,我能感觉到强烈的高潮,这些你没有给过我的,这些都是

    事实。还有,如果你很介意那个问题的话,他的下面的确比你大了不少,比你的

    粗得也长得。好了,我不想再说了,就这样了吧,我想你应该明白了,再

    见。」

    电话就这样挂断了,我终于从罗衫的口中亲耳听见了他们发生切的事实,

    在这样的事实面前我已经完全无力去抗争了,但是我心中还是充满着愤怒和不服

    ,最重要的是我内心还是非常非常的喜欢着她。

    吴鹏飞,足球队的,我心里回忆着她刚才透露的信息。

    「不行,我要去找他,看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想到这里的时候,我已经飞奔跑向她的学校……也许是老天可怜我,也许是

    注定了我后来痛苦的命运,到了她学校时,正巧我看见群穿着校队训练服的男

    生在操场上踢球训练。

    有那个吴鹏飞吗?罗衫会来找他吗?我心里想到,但是又无法确定是谁,于

    是我躲在操场的看台的边守着盯着球场看着。

    「幸运」

    的是,没过久他们的训练彷佛结束了,而且那个熟悉的背影真的就映入了

    我的眼帘,罗衫来了,背着书包穿着短裙的她,依然是那么的迷人,我内心阵

    狂跳,好想冲向前去拉着她啊。

    可是我不能,我要看看她究竟找的新男朋友是谁。

    果然,我她微笑着朝个男生走去,那个男生也向她跑过来终于,我看见了

    她的新男朋友,的确充满着阳光和朝气,正是她心仪已久的那种运动男孩。

    原来就是我刚才本身已经注意到的球场上的那个直卖力奔跑的前锋位置的

    男生,刚才我心里盘算着到底哪个才书吴鹏飞时就已经注意过他,生龙活虎的奔

    跑着,次次凶勐踢着脚下的足球,年青壮硕的肉体就像豹子般充满了旺盛的精

    力。

    当时我的内心已经有着这样的感觉,如果真的是他,那我……确实完了。

    朝罗衫跑过来的他边跑边脱下身上沾满汗水的球服,赤搏的他身上结实的肌

    肉览无遗,再加上双矫健修长的双腿,显阳光,怪不得她会那么喜欢。

    令我心酸的是她居然主动拿出纸为他擦着头上的汗,嫉妒之火在我的心中燃

    烧着;没想到激情的场面马上跟着发生了,他居然下搂着她的腰,吻了起来。

    那曾经为我献出初吻的小嘴此刻被他激烈的亲吻着,我虽然妒火中烧,却也

    只能远远的躲着呆若木鸡的看着他们。

    而不经意,幕惊心动魄的情景上演了,她的小手居然悄悄的伸在他裤裆

    下突然捏了下,我清楚的看见他白色的运动短裤中间鼓起高高的团,紧贴着

    她的腰上。

    他们无比亲密的打笑着准备离开操场,我的眼睛停留在吴鹏飞的身上,看着

    他那具阳光健康的身躯,饱满的肌肉,黝黑的肌肤,以及大腿那里直延伸至脚

    踝处的浓黑腿毛,只手抱着足球只收搂着罗衫的他,两条又粗又长的健美大

    腿,小腿肌肉结实发达得象是反扣了个大碗看上去加的野蛮霸道,充分显示

    出男人那种特有的力量。

    粗壮的大腿中间,球裤下鼓起大包,运动短裤下壮硕的腿间鼓起的团,

    彷佛随着他的脚步晃动着。

    那刻我真的可以想象个运动勐男压在个漂亮可爱女孩身上的情景。

    而我想象中的男女主角就在我的眼前,男主角是足球队的勐男,女主角是我

    还深爱着的前女友,他们就这样完全没有注意到躲在角落里眼里泛着嫉妒与愤怒

    的绿光的我,搂搂抱抱的走出了球场。

    我内心痛苦却又无力的挣扎着,我终于达到了我的目的看见了谁是吴鹏飞,

    可是看见了又怎么样呢?只是让我加的痛苦和无奈,他的模样他的身材,我能

    感受到的是种自卑啊,甚至几乎是羡慕。

    事实真的像罗衫说的那样,连他胯下东西都会比我巨大,我拿去和他抢女人

    啊?我最爱的罗衫,回想起前段日子我们分手以后,我好想再牵牵她的手,亲亲

    她的嘴啊,每次都鸡吧发硬的希望她能答应,可是得到的都只是拒绝,而也许

    就在她拒绝我后不久,她就会心甘情愿的张开双腿去接受吴鹏飞鸡巴的抽插;那

    我想亲下都不行的小嘴,也许刚刚才含过他的肉棒,嘴里还残留着他射进去精液

    的味道;我渴求着能亲亲她的嘴而已,而在很个夜晚吴鹏飞刚刚射进去的精液

    却缓缓的从她小穴里流出;我苛求着她能在电话里和我说说话,而他却享受着她

    被压在胯下发出的声声愉快的呻吟声;我苛求着能牵下她的手,而他却可以把

    她的双乳房任意的揉捏着。

    我呆呆的目送的他们远去的背影,罗衫和他去哪里了呢?是不是在他刚刚踢

    球完了以后,就去享受着他饱满的胸肌黝黑的肌肤,浑圆的臀部和汗味,享受他

    脱下球裤后那根粗壮的下体呢?我彷佛喜欢上这样的感觉,唯美的画面,个

    阳光运动的男孩和个娇小可爱的女孩结合着,黑与白,力与美。

    可是对于我又是那么的色情,扭曲,变态。

    是的,他才是男人,连鸡吧都比我大的男人,所以他可以操着她,她的体内

    里灌满了他热热的精液;而我呢,我算什么,我只能爱上在别人胯下女孩,我只

    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像战利品样被他从我眼前搂抱走,也注定我以后只能幻想着

    她打飞机,悲哀的射在自己无力的双手上……想着这些,他们已经原来了我的视

    线,我迈开艰难的双腿和裤裆里硬得发疼的鸡吧,默默的离开……

    三、冲突

    内心的痛苦伴随着无尽的手淫,混混噩噩的又过去了半个月,在此之间几乎

    每个晚上我都想着罗衫打着飞机,想象着吴鹏飞操她的样子,幻想

    着也许在我打

    飞机的同时他们正在床上激烈的翻滚着。

    事实已经摆在我的眼前,肯定我还是抵抗不住心中的思念,又想跑到她学校

    去找她,于是我又忍不住给她发了短信,我说想见她,每想到她很快就给我回复

    了过来,约好下午的时间,让我到她学校球场边的片废弃的小树林见面。

    没想到,这完全就是个圈套……当我到达那片小树林时,没有罗衫的身影,

    左顾右盼下,个「熟悉」

    的身影走了进来,正是那天我躲在开台背后看见和罗衫亲热的那个男生,穿

    着见运动背心和球裤,明显就是我那天看到的足球队的装扮,难道是吴鹏飞?「

    就是你?老子今天终于见到你了!」

    他边走到我面前边对我说着。

    「你是谁?」

    我反问着他。

    「我是谁?你给罗衫发什么短信,我告诉你,她手机正好在我这里,我就知

    道是你这个纠缠着她不放的人,老子就把你约出来好好的聊聊,哼哼。」

    「我和你有什么可聊的,我和罗衫的事情我自己和她解决,用不着你来掺和!」

    我反唇相讥道。

    「哟,你嘴挺硬啊,用不着我来?她现在是我的女朋友,什么事都先得问我

    ,老子先警告你,别把我惹怒了!」

    「你女朋友?我和她在起的时候你在哪里啊,她什么都给我了,你算个屁!」

    我忍不住的骂道。

    「你说什么?你再给老子说句试试?」

    他明显提高了声音对我吼到。

    「我说你算个屁,老子当初抱着罗衫的时候,你在哪里啊!」

    就是这句话带来了我随后的灭顶之灾。

    「操你妈的,老子今天要你好看」

    音未落只见他操我凶狠的扑了过来,我根本无法抵挡他的攻击连番后退,可

    是他依然次次高高跳起,次次将拳头和脚凶勐的落在我的身上,壮硕的肉体

    就像豹子般充满了旺盛的蛮力将我击倒在地。

    我混身酸痛的想从地上爬起,刚起又被他咆哮着的雨点搬的拳头打翻在

    地,在地上的我无力的挣扎着,这时候他的脚有踩在了我胸口,让我无法动弹。

    「傻,你还敢不敢来找罗衫,给老子道歉」,他对着被他踩在脚底的我吼

    到。

    我刚想动弹,只感觉股大力从他腿上传来,这次,他死死的踩着我的头。

    「王八蛋,看你那副熊样还和我抢女人,老子叫你给我道歉!」

    我被他踩着头,眼睛斜望着高高在上的他的脸,只见他眼神里带着丝震慑

    人心的霸道,整个蛮横不羁的身影看在我的看来活脱脱就是匹桀骜不驯的狂烈

    野马,我完全屈服了,我害怕句嘴硬又换来顿拳打脚踢。

    「我错了,我不敢了」,我轻声的说到。

    「操,给老子说大声点,说清楚,不然老子要你好受」

    「吴鹏飞……不,吴哥,我不敢了以后,我再也不来纠缠罗衫了,再也不了

    ……」

    我在他的压力下屈辱的说到。

    「哈哈,我看你就个龟蛋,凭你这样也来和我争,老子操腻了的女人也轮

    不到你。求我啊,求我放了你啊。」

    他又加重了脚上的力度。

    此刻我已经感觉到了头部的昏眩,我看这那双踩在我头上粗壮异常的野蛮双

    腿,那粗壮结实的大腿上遍布粗黑的卷曲腿毛,长长的双腿矗立在窗前,野性而

    又性感,大腿肌肉块块凸起,随着他加用力的踩踏我,肌肉也在有节律地收

    缩,颤动着。

    当时我只有个感觉,我真的害怕被他揍死,在他强壮的力量下,我的心里

    已经彻底的屈服和臣服。

    「求……求求你,放过我,我错了……真的错了,求求你……」

    我痛苦的呻吟着「哈哈,你刚才不是很牛嘛,我还以为你厉害呢,马上

    就求饶了啊。放过你也可以,不过你要为你刚才话付出代价。罗衫是你操过的女

    人?你操过又怎么样,现在她是老子的胯下的马子了已经,你还操得了吗?把你

    裤子脱下来,老子看看你厉害,给老子跪着唱国歌,然后滚。」

    他调虐的口吻已经让我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我根本没有办法和力量去拒绝

    ,我只想赶快离开,赶快的走,在那种已经被彻底臣服的心理下我已经无法去拒

    绝他的任何要求。

    「跪下,裤子脱了,快!!」

    他彷佛又要挥动拳头操我打来「不不……求你了……不要,我脱……」

    人生中第次向个陌生的人下跪,向个陌生的男人下跪,向个抢走我

    女人的男人下跪,就这样在我屈辱的心态下发生了。

    看着把裤子脱到脚裸,露着下身跪在他面前的我,他发出种异常不屑的笑

    声:「哈哈哈哈,你也是男人啊,操你妈的你简直生错性别了,给老子打飞机,

    唱国歌的第句,快点!」

    拒绝?我怎么去拒绝?看着像胜利者样矗立在我面前的他,阳刚的脸孔上

    带着股摄人的英气,两眼闪动着兴奋与嘲笑的光芒。

    种强大的自信从他身上泛起,四面八方不断涌来压力让我无力去做丁点

    的抗争。

    「起来,不愿意做奴隶的人们……起来不愿意做奴隶的人们……」

    被迫做着这样屈辱事情的我,用眼角余光偷偷注视着这个让自己完全臣服的

    同龄人,只见这个壮实小伙穿着件背心,身上长久锻炼出来的结实的肌肉块

    块的高高隆起着,上面流满了汗水,彷佛涂了层金黄色的油似的闪闪发亮。

    因为刚才对我的阵拳打脚踢,两大块方形的厚实胸肌上全是道道滚烫的

    汗水。

    汗水淌过下面刀刻斧凿般的六块腹肌,直流到小腹下那条宽松的运动裤里。

    是的,就是他,吴鹏飞,我心爱女友的新男人,就是他轻易的抢走了我的女

    人,也轻易的把我击倒在地。

    在这里扭曲变态的心里下,我发现在我手中来回套弄的鸡巴,勃起了。

    「哈哈,我现在完全明白罗衫为什么要把你甩了啦。就你那根小虾米,根本

    不连叫鸡吧都不配。操,老子就没有见过你这么细小的东西,硬起居然就这么丁

    点大。唉,怪不得罗衫现在对我的鸡吧爱不释手天天想要,原来她根本就没有见

    过真正的鸡吧是什么样的」

    罗衫对他的鸡巴爱不释手?当我听到这句话时,我的收不由自主的加快了套

    弄我鸡巴的速度。

    而这切马上就被他发现了。

    「操,你她妈的真是贱透了啊,看来你真的忘了你她啊,听老子说起她爱我

    鸡吧你都会激动,好老子就告诉你点吧!老子和罗衫交往了个月,操了她不

    知道少回了,她想要没有办法啊,夜操几次她都觉得不够。连老子每次训练

    完,都要在球场旁边等着我,然后就去旁边的小树林里,给老子含鸡吧,你不知

    道刚刚在操场上射门现在在女人嘴里射精的感觉爽,哈哈。对了,知道我为什

    么把你拉到这里来吗?就是这个树林,你的罗衫就在这里跪在我胯下给我含鸡吧

    让我操她嘴射得满口,哈哈哈哈」

    呜呜呜,听到这些我感觉我的内心在滴血,可是我的双手却失去理智般的

    加疯狂的套弄着发疼的鸡吧。

    「还有,你知道我怎么操她的吗?知道操她时她怎么叫床的吗?想知道就求

    我,快!!」

    「求你……求你告诉我你怎么操罗衫的」

    「哈哈哈,贱骨头啊!老子好几次边操他边问感觉如何,和原来的男的比起

    来谁厉害。她都是边呻吟边喊到我最厉害了,给了她从来没有过的高潮,还

    说她原来的男朋友的鸡鸡又小又细,没有感觉。我还以为她骗我的当初,现在看

    来是真的啊,你那个小虾米进了洞口就插不进去了吧,怪不得老子操得她叫得如

    此爽啊,从来没有被操过的地方啊里面是。」

    「起来,不愿意做奴隶的人们……」

    我就在我口中直反复无意思哼唱的调子中,就这样耸拉着头,跪在吴鹏飞

    的面前,听着他调戏般的告诉我如何操着我最爱的罗衫,阵麻麻的感觉从我下

    身传来,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几乎要射了,我不能,我不能,我内心挣扎到,可是

    手去越来越开的套弄着。

    他的句话打断了我的冲动:「贱人,老子今天终于见识到你下贱了,给

    老子舔脚都不配。你现在可以滚了,打你真是脏了老子的手。不过,从老子胯下

    爬起走。」

    「我不要,不要,求你了」

    我几乎要哭出来的求着他。

    「操,老子告诉你为什么。老子刚才已经给你说了,罗衫就是经常在这个树

    林里在我踢完球给给老子口交,老子最爱的姿势就是她跪在地上我抱着她的头操

    她嘴,现在你这个贱人也跪在老子面前打飞机,有趣啊。而且你的罗衫现在已经

    是我的女人,是我胯下的玩具了,你不是喜欢她吗?来感受下吧,感受下我胯下

    的味道,可我不能操你啊,就爬过去吧,哈哈。老子告诉你,你想走的路就只有

    条,给老子钻过去,否则老子饶不了你!」

    看着吴鹏飞已经慢慢的把他粗壮的双腿微微的张开,我眼前彷佛看见罗衫

    次次的就真的像他说的那样,在他强悍有力的平坦小腹下面,在那运动裤里藏着

    的那根巨棒下美妙的呻吟着,我最爱的女人已经在她的胯下彻底的被降服,我眼

    前的我,不也是样的羞辱的袒露着下体,跪在他的面前吗?慢慢的,我伏下身

    子,朝他的胯下爬去……当我慢慢的爬到他的双腿前时,稍微定住了下,当我

    面对他如两根坚硬的山崖石柱的矫健粗壮的大腿,那长期踢球训练下锻炼出来的

    粗壮黝黑双腿,双腿中间的运动短裤短裤鼓鼓的大团,那里面悬挂着的是怎么

    样的根阳物呢?我的罗衫就这样在他胯下躺着吗?她怎么承受得了他那么巨大

    的冲击力?我的头就在他的胯下,我彷佛感觉到了股浓烈的雄性的气息,那种

    原始的被征服的感觉在内心油然而升,我还是男人吗?想着想着,我已经钻到了

    他的腿间……「贱货,你记住,从今以后,你只是个从我胯下钻过,头从我睾

    丸下钻过的条狗,知道吗?滚!」

    他脚踢到刚刚从他双腿间钻过的我的臀部,我立刻趴倒到地上,他却扬长

    而去。

    而这时候,我发现我的眼里的泪水已经默默的流了出来,而且在无数扭曲变

    态的刺激下,我发现我趴在地上的下身,在和草丛和土地接触摩擦的霎那间,

    罪恶的流出了片精液……

    他的胯下是我最爱的女友(01-03)

    他的胯下是我最爱的女友(01-03)

    -


同类推荐: 天堂鸟烟火欲燃_御宅屋净初_高h湿吻丝袜淫娃女教师[快穿]女配逆袭(H)【乱轮系小说】双面荡夫(双性,黄暴粗口肉合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