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书屋
首页他的胯下是我最爱的女友 他的胯下是我最爱的女友(04-06)

他的胯下是我最爱的女友(04-06)

    他的胯下是我最爱的女友 作者:不详

    他的胯下是我最爱的女友(04-06)

    他的胯下是我最爱的女友 作者:不详

    他的胯下是我最爱的女友(04-06)

    四、独白

    自从那天,我发现我的内心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我开始爱上了在网上搜索

    绿帽类的文章,看着那些文章里的人妻被加强壮的男人占有,我身同感受,我

    的女人不是也是被吴鹏飞那样勐男抢走的吗?而且连我自己都曾经跪在他面前,

    被他嘲笑和羞辱,我忽然觉得深刻的理解到了那些绿帽文作者的心理。

    那是种最最原始的物竞天择后对力量的崇拜和向往,对比自己加雄性的

    动物的种敬畏;于是宁愿看着自己的女友或者妻子在他们的胯下被勐烈的操着

    ,那种视觉和心里的冲击觉得比自己去做要强烈得。

    崇拜大鸡巴,崇拜那种加雄壮男人的霸气,每个人的心中都有这样原始的

    欲望,包括每个男人内心最深处都有,那完全就是种生物的本能,上帝创造而

    来的。

    虽然大数男人不敢公开承认,但只看他们却很愿意炫耀自己有强,其实

    就可以看见内心对那种强大的向往之心。

    可是往往因为自己的条件太差,或者内心扭曲的觉得自己很差,于是心理深

    处那种原始的本能被扭曲变态的体现出来,已经无法从操女人身上得到满足,已

    经无法通过自己把女人征服的感受,来体现对大鸡巴和身为男人的认同。

    于是,只有通过去看着,甚至伺候着加强势的男人去操自己的女人,来得

    到那种内心的满足。

    所以,大数热爱绿帽的主人,在看着自己的女人和另个男人在床上翻滚

    的时候,其实令他刺激的,已经并不是他女人的身体,乳房,阴道;而是那个

    压在她身上雄性动物的强壮身躯,黝黑肌肤和粗壮的鸡巴带来的剧烈刺激。

    就像我面对着吴鹏飞,面对着他长期运动后训练出来的强健体魄,我只能被

    像拧小鸡样被他轻易的打倒在地而毫无还手之力。

    当我跪在他的面前看着他只有球员才会训练得出来的钢筋般的粗壮双腿铁柱

    样矗立在的面前的时候,谁说在我内心深处没有点心甘情愿的被他所征服的

    感受呢?虽然我至今还没有见过他的鸡巴到底如何的粗大,可是罗衫不是在电话

    里亲口告诉过我他的鸡吧远远的大过我吗?在加上他看我脱下裤子后的时候那种

    嘲笑的表情,难得会是装出来的吗?重要的是,在我见过他的这仅有的两次里

    ,他都是穿着薄薄的运动短裤,那中间鼓囊囊的团,还有他在球场上训练时奔

    跑的时候甚至可以看见那里随着他的跳跃抖动着的情景,不是已经几乎让我亲眼

    的证明着他包裹着的巨物的无限活力吗?当我爬在他的胯下时候,我的眼前是他

    雪白的球袜下反衬着的小腿健壮黝黑的肌肤和浓密的腿毛,我也知道我的头顶隔

    着他那层薄薄的球裤,就是他悬挂在胯间的肉棒和和阴囊,我的头,我的全身

    都垂倒在他的睾丸下面。

    正如我前面所说,内心涌现出的最原始的生物本能,对力量的崇拜,对雄性

    的敬畏,对强大生殖力的渴望,在我爬过他胯下时览无余。

    所以,我从我本身的经历中,体会到了那些绿帽作家门内心最深处的欲望;

    要给自己带上绿帽,要操自己的女人,只能是比自己加强壮的男人,只有当自

    己连对那个操自己女人的男人都产生崇拜和臣服时,才能把那种绿帽情结发挥到

    极致!!我的内心对吴鹏飞是否也产生了那种敬畏之心呢?为什么每次我握着自

    己的小鸡巴的时候,幻想着他勐烈的操着罗衫的时候,内心反而少了痛苦,

    的是种快感呢?为什么想着我最爱的女友被另根粗大的鸡巴操的样子,我内

    心甚至呐喊着在用力些,在勐烈些呢?那个在球场上像豹子般的奔跑着想像夺

    着猎物的吴鹏飞,那个咆哮着像我扑来用他用力的拳头把我击倒在地的吴鹏飞,

    那个让我的头顶在那么长的段时间里因为跪在在他面前,头部高度都无法超过

    他胯下睾丸的吴鹏飞,那个让我整个身体趴在地上从他双腿间钻过的吴鹏飞,你

    是否也听见了我内心的呐喊呢??我想他定听见了,于是才有后面发生的切

    ……

    五、混合

    自从那天以后,我确实再也不敢去找罗衫了,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告诉了她我

    那天的行为,我觉得我根本没有颜面再去面对她,但是我在我心里还是非常在乎

    她对我的看法,害怕她从此就完全的看不起我,于是我鼓起勇气居然又给吴鹏飞

    打了个电话,我想问他的只是想让他不要把我的糗事说给罗衫知道,但是没想到

    他的答桉却勾起了我内心最深处的邪恶……「不说?我当天就已经给她说了,你

    凭什么还想她别知道?我告诉你,她嘴里不说什么,我看她心里简直对你厌恶到

    了极点,没想到自己交往过的男人居然那么的窝囊,丢她脸啊简直!!」

    我还能怎么说呢,那刻我真的才觉得我和罗衫彻底不可能了,说的对,哪

    个女的会看得起这么窝囊的男人的?「哦,好的,我知道了,其他没有什么了,

    谢了!」

    我回答后准备挂上电话。

    「哈哈,别这么说,我还得谢你呢,你给了我们少乐趣啊!」

    他的回答让我很诧异。

    「乐趣,什么乐趣?」

    我问到他。

    「这你不知道啊,我那天给她聊你熊样的时候,正在床上和她,越说起你那

    个贱样我就越兴奋。我先还怕说了伤害到她,毕竟她和你恋过爱,没想到她听了

    后似乎对我的加的依赖的,那眼神就充满了崇拜。倒也是,哪个女的不喜欢强

    大的男人啊,说起你这个没用的前男友,她简直气不打处来,唯就只能求我

    加用力的插她。你的事迹为我们床上调情不是增加了很乐趣吗,哈哈」

    我已经在心理上对吴鹏飞产生了畏惧之心,根本不敢去反驳他什么,即使他

    现在已经把我羞辱得无地自容:「哦……嗯……你好好对她吧!」

    「我当然会好好对她的,还用你说啊,今天晚上我们就出去玩了后就会去操

    的,你放心好了,哈哈!」

    这通电话挂断后,混混噩噩的度过了整个下午,直到晚上,直到我已经躺

    在了床上,掏出了自己的鸡吧准备幻想这他们在另外边同时做爱的样子自己打

    飞机的时候,没想到我居然接到了罗衫的电话,当那熟悉的声音映入我耳朵时,

    我发现的内心在狂跳着。

    「衫,你在哪里?」

    我迫不及待的兴奋的对着电话说到。

    「我……在宾馆啊……嗯……帮个忙找你啊……」

    她的声音含煳不清,明显是有点醉态的语气。

    「衫,你怎么了啊,你喝酒了?要我帮什么,我定帮!」

    我似乎已经忽略了她告诉我在宾馆的话,直接怀着关切的心问着她。

    「嗯……我头晕得很……帮我们买几个避孕套,他说找你帮忙……」

    接着又阵阵含煳不清的话。

    什么?罗衫要我帮他们买避孕套,我是听错了吗?正当我要继续追问她的时

    候,电话里穿出了吴鹏飞的声音:「怎么样,帮不帮?我让她给你打的,你不是

    还喜欢她的吗?帮下忙啊,呵呵。刚才喝了点酒她醉了,我们现在在学校旁边的

    xxx旅馆,我前几次全部不带套射里面去了,她直都吃的药现在感觉不舒服

    了有点,我只好带带套吧就。不过完全没有准备,你要心疼她的话,就去给我买

    几个送来。「……」

    我无言以对「怎么?你买吗,那也无所谓,没有我就射进去她吃药好了,我

    本身就不介意,随你吧!」

    「我送,我送」

    我不知道我的牙缝了为什么会挤出这样的声音夜晚的冷风把我吹得好冷,我

    只感觉混身冰凉,惊慌失措的从成人用品点买了盒杜蕾斯出来,气喘吁吁的终

    于到了刚才他告诉我的罗衫学校门口的那家小旅馆。

    深吸着口气,敲门。

    门开了。

    果然是吴鹏飞,他似笑非笑的看着我,把我拉进了房间里。

    「真快啊你,拿来!」

    他的手伸向我这时候我才注意到房间里的情景,罗衫,真的是她,我的罗衫

    ……半裸着睡在床上,似乎睡着了,但是她的眼睛似乎有半睁开的,酒精的作用

    看来真的让她处于半梦半醒之间。

    那洁白的乳房,那可爱的脸庞,迷离的眼神,泛着阵阵的潮红,我突然有

    种冲动去抱着她。

    「快拿来!」

    他忽然又吼了句这是我才注意到吴鹏飞,他几乎赤裸的在床边,只穿了

    条内裤,而且明显感觉他已经憋了很久把裤裆早已经高高的顶起。

    「就盒啊,个只有三个呢。算了,今天就省着点勉强用吧!」

    当他说着的同时,他居然当着我的面脱下了内裤,露出了他挺拔的那根阳具

    ,并且拆封着避孕套的包装准备带上。

    「哟,怎么怎么紧啊,这个没有型号区别的吗?不好带啊!」

    他自言自语的说到忽然转头盯我说继续说着:「听说你原来和罗衫的时候,

    你从来都是带套的吧,怕她怀孕又舍不得她吃避孕药,哎,的确是好男人啊。要

    不你帮帮我吧,你戴套经验,帮我带上,我带不好!」

    在我的面前,亲口说去操我喜欢的女孩;在夜里把我从被窝里叫出,去送避

    孕套给他;然后还要我亲手去给他带上?当着切的屈辱忽然涌上我心头时,我

    几乎要不顾切的扑向他和他拼命了,没想到这时候罗衫发出了声音:「x,你

    来了啊……我头晕得很……」

    「乖乖,他刚来给咱们送套子呢,你不说不能内射吗今天,我正让他帮我带

    上去呢。」

    我还没有回答的之前他抢着回答到「哦……x,谢谢你啊,真是麻烦你了。

    x,你就帮帮他吧……他太调皮了,就喜欢作弄人,x……麻烦你了!」

    罗衫似醉非醉的呢喃的说着。

    那刻,我感觉的我的整个心都软了。

    罗衫这样声音再次在我耳边响起时,我感觉即使让我去死都可以,我可以为

    她做任何的事实,即使是……我的手不可思议的触碰到了吴鹏飞雄壮的鸡巴,硕

    大的龟头像把黑伞样泛着光亮,结实的屁股前有力的双腿间挺着根粗壮的

    器官,这样翘在我面前,已经不需要再用词语去形容他的下体,第次亲眼目睹

    他雄伟的下身,唯的感觉就是震撼。

    如果说我早已承认我样子没有他帅,身高没有他高,身材没有他好,力量没

    有他大,而现在我也必须心悦诚服的承认,就连他的鸡巴也比我的,而且,大得

    ……我滚动着避孕套套往他的根部,那种坚硬透过我手心穿到我的心底,这就

    是即将要去操我最爱女孩的肉棒,那海绵体了膨胀的血液都是为了等下插进她的

    体内;这才是真正的男人的鸡巴,粗壮的尺寸,青筋暴涨的狰狞,在他们结实有

    力的腹部下面,双腿之间,想门高射炮样挺立着。

    那刻,我似乎感受到了自己裤裆力度淼小,我心悦诚服。

    「你可以走了!」

    当我还在发愣的时候,他对我说到。

    避孕套已经完完整整的带在了他巨大的肉棒上,包裹着他的粗壮和雄伟,那

    是我亲手的杰作。

    我的双腿似乎灌了铅样,没有离开的意思。

    「老子叫你走了,我要办事了,你还留在这里干嘛?」

    他忽然提高声音吼到。

    「飞……别这样,别凶他……x,谢谢你来了,你对我真好!」

    罗衫呢喃迷离的声音再次传来,似乎刚才发生的情形触动了她心底对我曾经

    的感情和同情。

    那瞬间,我真的泪流满面,所有的委屈和屈辱起的宣泄出来似乎要,我

    的眼泪流到我的唇边,正想哽咽的回答她。

    吴鹏飞似乎也发现了其中气氛的改变,句话瞬间击碎了我最后的幻想:「

    杉,看老公的鸡巴。老公要来操你了,想不想老公啊?」

    「唔,老公,好大……快来,我要……」

    罗衫心里涌现的最后丝对我的不舍,终于就这样在吴鹏飞坚挺的阳具面前

    ,灰飞烟灭。

    吴鹏飞此时做了个类似运动员热身运动的动作,双脚分别抬起舒动着筋骨

    ,在那刻我的目光锁定到了他的股间,悬挂着的阴囊里晃荡的卵子象是两颗鸡

    蛋,似乎包裹着无尽的精液准备发射。

    那随着他的双腿抬动晃动的蛋蛋,里面分泌的荷尔蒙,分泌的强壮活力,都

    即将全数的被罗衫那柔弱娇小的身躯所接纳。

    「到洗手间里去,我看在她的份上,又看你那么远来帮了忙,让你歇口气。

    把门关上,别打扰我操!」

    他回头对我说着。

    「砰」

    门关上了,我走进了房间里的洗手间,瘫倒在门口。

    随后,我清楚的听见罗衫的句「老公……啊……」,拉开了他们做爱的序

    幕。

    罗衫那动人的叫床声,吴鹏飞低声的喘息声,肉体碰撞的啪啪啪的声,和剧

    烈运动床头的嘎吱声,切都混合成了部动人的交响曲,好美。

    我坐在冰凉的卫生间的地上,头靠着门,似乎享受着着人家最美妙的时刻和

    音符,那是我最爱的女生和个运动型的勐男创造而出的。

    洁白娇嫩的肌肤,小巧的身躯,在她绵羊般的身上耸动着的是具雄壮有

    力

    的雄性躯体,黝黑矫健,粗壮有力的野兽般的冲刺着她,占有着她,那简直是上

    帝创造给人类的最动人的礼物,我被打动了吗?我也在替他们高兴吗?否则我的

    双手为什么会褪下裤子,直接屁股挨着冷冰冰的厕所的地板上,随着他们的节奏

    套弄着我的鸡巴……那天的时间到底过了久呢?门之隔的我是否猜测到了他

    们还了少种姿势呢?我只记得我的双手已经套弄得发酸,我甚至不敢再用手去

    碰我鸡巴下,否则马上就会精关失守狂射出来。

    可是为什么他们的声音还在继续?那持续的时间,抽插的幅度和力度,我过

    去从来没有达到过,将来我想也是望尘莫及。

    终于,在那声「老公,飞飞……操死我,操死我,射给我」

    的声音里,在罗衫几近尖叫的高潮声中,伴随着他野兽样的怒吼,和已经达

    到极致他的胯间冲撞着她的胯间的啪啪啪声,我想,他终于射了。

    暴风雨的沉寂后,随着吴鹏飞的声音再次响起:「出来吧!」

    我似乎没有意识到我的皮带都没有拉好,就跌跌撞撞的走出了卫生间。

    罗衫身上盖着洁白的床单,头枕着他的双臂,似乎已经睡着了,脸上还是那

    样的潮红,那种享受和满足的感觉毫无遮掩的洋溢在她眯着双眼的脸上;而吴鹏

    飞,浑身似乎湿透了已经,汗水沾在他结实的肌肉上发着光亮,他全身赤裸的没

    有任何的遮掩,那根胯下的肉棒似乎并没有才射精而疲软少,依然半勃起的挺

    立在他的股间。

    他盯着我松垮的裤裆,「呵呵,打飞机了听得?」

    「嗯……」

    我心虚的承认到。

    「哼,不过也没有啥,知道有你在听,我今天操得也特别爽。这里有纸,去

    把你射的擦干净吧,顺便帮我把这个避孕套拿出去丢了,今天就这样了吧?」

    擦掉了洗手间地上我的精液,我的手里同时还了只避孕套,那上面湿湿的

    ,里面却装满了大囊白色的精液。

    临走时他说了句:「帮我把剩下的两个套扔给我,我等下要用。你就慢走

    了哦,回去再好好回味,呵呵」

    那眼里的嘲弄和不屑,直透我的骨头。

    回到了家,脱光了衣服睡在床上,我的手里依然紧握着那只他用过的避孕套

    ,那个潮湿的腥味扑鼻而来,我的左手又摸向了我刚才才射过精的鸡巴,而我的

    右手却把那只避孕套,送到了我的口中,含着,舔着……因为,那上面分明还沾

    满着罗衫下体的淫水,那被吴鹏飞操出的淫水似乎沾满了避孕套表面的每寸地

    方,我的舌头感受着那种残留的热度和体温,我永远也不可能得到罗衫了,我只

    能用这样的方式去享受她最私密的液体,哪怕是被他人鸡巴操出的也好。

    我感受着这切,疯狂的手淫着,那避孕套里沉甸甸精液的重量在我嘴里来

    回滚动着,真,吴鹏飞那硕大的阴囊里包裹着如此量的精液,曾经少次就

    这样慢慢的射进罗衫的体内,射进他的子宫。

    这个废弃的避孕套,是另根鸡巴操过罗衫的,我好像去感受同样的感觉,

    于是,我艰难的慢慢的居然把避孕套带上了我的鸡巴上,当我龟头碰触到套里最

    前方那片粘稠的液体时,我脑袋里浮现出此刻在那间小旅馆里,吴鹏飞正用着我

    送去的避孕套,勐烈着抽插着罗衫;而现在这只装满了精液的套子,正是我亲手

    给他带上,亲耳听见他从插入到射出全部过程的和罗衫的性爱用具。

    杉,你知道吗,我怕他在内射你,怕你再吃避孕套身体不好,所以我宁愿请

    手给根在我眼前耀武扬威的巨大阳具带上安全套,就是为了他能给你最小的伤

    害;杉,你知道吗,我舔干净了套上你所以的残留物,因为你的切东西都我来

    说都只珍贵的,哪怕刚从别人鸡巴上取下被随意的扔在地上;杉,你知道吗,我

    带上了那只避孕套,我只想我的鸡巴也感受和别人样的感受,我的龟头被他的

    精液包裹着,就像你的子宫曾经也被他灌满样;我射了,我也射在了套子里,

    混合着吴鹏飞的精液。

    不同的是他是在你温暖的下体里抽插着射出,而我是在我的双手里对着空气

    射出。

    那夜我带着混合着精液的套子睡着了。

    梦里,听见了罗衫的喃喃细语,看见了她美丽的笑脸,也似乎听见了背后

    声低沉的雄性怒吼,似乎看见了迈着结实步伐的双腿挺着根坚挺的阳具向我走

    来。

    六、前戏

    「你的前任女友对你那天的表现很满意,为了不让我内射她还专门送来了避

    孕套她很是感动。在通过我这几天的调教,特别是我告诉了她你在厕所里听着我

    操她的声音打飞机,看得出来她也很兴奋,你确实为我们的性生活增加了不少情

    趣啊。可惜她那天醉了没有看见你的那副贱样,如果你愿意的话,这个周末去给

    我们开好房,我们让你在旁边伺候着我们做爱,对于这样的恩惠,你是不是应该

    感谢我呢?」

    吴鹏飞电话里的声音直接问着我,阵措手不及,但是内心却强烈的翻滚着

    ,我终于能再看见罗衫了吗?就算她是在别人的床上,就算是看着她在和别人做

    爱,但是只要能远远的望着他,我什么都愿意的。

    抱着这样的心理我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他。

    「但是你要记住,让你看我操他是我们赏你的,目的是为了让我和罗衫操得

    舒服,而并不是满足你的欲望,所以到时候你得听我们的任何命令,把你的那

    副贱样拿出来把我们伺候得舒舒服服的,以后才有机会在叫你!!记住去把房开

    好!」

    三天后的周末夜晚,耳朵边似乎还回响着那天吴鹏飞在电话里的说的这些话

    ,我用自己舍不得吃舍不得用省下的零花钱,在学校边找了加最好的旅馆等着他

    们到来。

    记得原来我和罗衫恋爱的时,我都很节省的找些便宜的小店和她做爱,而

    现在我居然不顾我后半月还怎么生活,几乎把全部的钱都拿出来开了房,看着那

    柔弱的灯光,洁白的床单,想着不久后和罗衫躺在上面的人并不是我,我呆呆的

    坐在旁边发着怔。

    敲门的声音,终于,吴鹏飞和罗衫在了门口,而我第个感觉是罗衫那冰

    冷的眼神。

    「你居然真的来了,难以置信。我原本以为只是个玩笑,没有任何个男人会

    像你这样,我无法相信我曾经居然和你这样的人交往过,居然个男人能做出这

    样下贱的事情出来!」

    罗衫冷漠的目光盯着我说到。

    「杉,我……」

    「别说了,想说为了我什么都可以做吗?我简直受够你了。好好好,今天我

    就看看你到底么爱我吧,哼!」

    「哈哈,乖乖,别闹情绪啊。现在你可真相信你着个前男友是什么东西了吧

    ,我那天给你说他在树林里给我钻裆,在厕所里打飞机你还怀疑呢,你现在知道

    了吧,他贱到可以帮我们开房就为了看我们做爱,哈哈,乖乖,就当他是条狗在

    旁边而已吧。」

    吴鹏飞笑嘻嘻的对着罗衫说着,边说比边关上门,拉着罗衫走到了床边。

    「哟,这房还真错呢,你可真舍得下血本呢。你还记得我那天电话里我给你

    说的吧,切都要听我的,现在我们就玩点前戏开始了吧,脱光你的衣服先。」

    阵莫大的尴尬涌到我的全身,我怎么可能当着他和罗衫的面脱衣服,他到

    底想干什么?我有点无助的把眼光移到了罗衫的脸上。

    「他说的任何话就是我说的,随便你怎么样!」

    罗衫似乎看出了我的用意,冰冷的对我说到。

    t恤,鞋子,裤子,内裤……件件的用我身上脱着,直到我赤条条的在他

    们的面前,因为是罗衫想要的,虽然是她男朋友下的命令,但是为了她我什么都

    不可能拒绝。

    所有我过程我直低垂着头,双手捂着关键部位,因为害怕有点发抖的立

    着。

    「拿开你的双手,挡着干什么!」

    吴鹏飞对我叫到。

    「我当初怎么瞎了眼,会和你上床啊,哎……」

    当我的鸡巴显露出来的时候,我听见罗衫这样说着。

    我抬头看着他们,吴鹏飞和罗衫的目光都停留在我的胯间,那眼神中同时流

    露出的是种嘲弄和不屑。

    「现在开始我们第个游戏吧,场景再现,你现在就表演下你当初是怎么在

    树林里从我胯下钻过去的,表演给罗衫看看!」

    我想,如果个男人内心如果还有丝自尊,就绝对不会轻易向同性低头或

    认输,不用说像奴隶,狗样跪在地上接受他的命令了。

    可是,自从我知道了罗衫有了新的男朋友,自从我那天被他他打的鼻青脸肿

    的羞辱后,我的内心已经有了微妙的变化,过去我是想着罗衫手淫,而从那以后

    我的是想着罗衫被他操的样子手淫,想着他那为粗壮坚硬的阳物,那些绿

    帽故事里的情节,他和她在痛快地云雨着,而我只能在旁边眼睁睁的看着。

    这种心理上的羞辱和那种意识深处的反差感,处于那种情况时自己的卑微的

    地位,我觉得会有种强烈的落差感而带来大的心理刺激。

    我承认,我内心对罗衫强烈的爱和思念,已经让我陷入了那种万劫不复的境

    地,于是,我缓缓的跪了下来,趴在了地上,在他的面前,在罗衫的面前。

    「#¥%@¥……」

    我似乎已经听不清楚他们在窃窃私语什么,肯定是在惊讶我的行为和鄙视我

    的切,我已经豁出去了可是,我似乎已经不在乎罗衫是怎么看我的,我觉得只

    要我能看见她,能在她身边待着,那就够了。

    慢慢的,我好那天在树林里样,钻到了吴鹏飞的双腿间。

    吴鹏飞的声音从我头顶传来:「乖乖,你现在看见了吧,很棒吧,嘿嘿,快

    过来爱个……」

    我没有敢抬头去看,可是我听见了罗衫的脚步,和随后阵衣服摩擦的声音

    ,吴鹏飞正和她抱着在激烈的亲吻着。

    那不是普通的情侣热吻,而是当我全身像狗样在他裤裆下匍匐着,当我的

    头部正经过他双腿间的睾丸时,他抱着我最爱的女孩,在我头顶激烈的吻着她。

    自从那刻开始,我的所有的人格和自尊都荡然无存。

    「哈哈哈哈」

    我发现她们都笑了,而且笑得非常的开心,罗衫甚至是前仰后合,直到他们

    起坐到床边看着还跪着抖索的我,罗衫说到:「我真的想不到会是这样的感觉

    ,如此的刺激啊。老公,你简直是个鬼精灵,居然出了这么个主意,我真是受不

    了你了,现在随你怎么吧,他已经完全从我记忆里抹掉了,他现在什么都不是了

    对我来说,只要你开心我开心,随便叫他怎么样!」

    「哈哈,老婆,现在你也能体验到我的成就感了吧,在我胯下偷听着我和你

    接吻,真是贱力十足啊,还有下个节目要表演呢,你等着看了,嘿嘿。咦,老

    婆你看他的鸡鸡,不用我说他已经在表演了!」

    跪在他们床边的我,不可思议的因为刚才想到他们在我的头顶轻吻样子已经

    勃起了,这样的变化完全无法逃脱他们的眼睛。

    「操,他居然已经硬了,哈哈,乖乖你现在知道他为什么会在厕所里听着我

    们的声音手淫了吧。现在就开始表演吧,给我们表演下你那天是怎么打的飞机的

    ,就这样,在我们面前跪着打啊!」

    吴鹏飞戏谑的说着。

    这次我的右手立刻的摸到了我的鸡巴上面开始套弄起来。

    因为我直低着头还保持着跪姿,而他们就坐在我面前的床上,我的眼前能

    看见的情景就是他们的双腿,罗衫那美丽的双腿依然那么的洁白,短裙下裸露的

    均匀剔透的小腿是那么的优美,那根本就是双完美的双腿,当我看见她那吹弹

    可破的肌肤时,已经欲罢不能,在加上她刚才和吴鹏飞轻吻的声音完全让我陷入

    了无尽的幻想,我早已经发硬的鸡巴,就像我扭曲的心理样,真的需要马上的

    宣泄。

    「老婆,这样小的鸡巴,你当初是怎么过过来的啊,哎!」

    「坏蛋,谁叫你那么粗壮啊。我真觉得我原来白活了,到现在遇见了你才知

    道什么才是男人的鸡巴呢!」

    「哈哈,是啊,你看他那软软小小的样子,我都看不下去了!和我的比简直

    ……」

    「老公,你的香肠,他的就是牙签啊……」

    在我套弄着我的鸡巴时,他们的对话清晰的传来着,我却没有了耻辱的感觉

    ,因为我觉得他们说的是对的,我反而加用力的来回套弄着我的小鸡鸡。

    阵衣服的声音再次传来,随后是他的声音:「抬头!」

    当我抬起头时,我发现了另我震惊的幕,吴鹏飞和罗衫已经脱光了搂在了

    起,罗衫那柔弱洁白的躯体又呈现在的眼前,那雪白的肌肤,坚挺的乳房,还

    有那腹部下澹澹的黑森林,自从分手后我朝思暮想的她,终于又真正的出现在的

    眼前,我梦中的女神,心中的仙女,虽然很快双大手出现在她的双乳上开始搓

    揉着,她那美丽的脸庞也慢慢的扑到在他的腹部之下。

    她开始给他口交了,吴鹏飞硕壮的鸡巴挺立在他的胯间,青筋交缠的阳具顶

    着颗黑

    得发亮的龟头,像把神器样指着天花板,渐渐的消失在罗衫柔弱的

    小嘴中,直到我那梦中天使的美丽脸蛋埋没在他那堆满是丛毛的双腿间。

    罗衫像只温顺的小猫样躺在他的腿上,樱桃小口紧紧的含着吴鹏飞硕壮

    的鸡巴,如簧的巧舌在他的龟头上舔着。

    这不正在是我梦中的情景吗?罗衫那让我魂牵梦绕的可爱小脸前矗立着根

    坚硬的阳物,么完美的画面啊。

    而这时吴鹏飞居然耸动着屁股,把鸡巴用力的向上挺着,卟卟卟的声音从罗

    衫的口腔里传来,他根本就把她的小嘴当成了阴道在抽插。

    这时吴鹏飞嘲笑的看着跪在他们床面前握着自己鸡巴的我,突然他把把罗

    衫的头拉开,然后立在我的旁边对罗衫说到:「我的小骚,看你前男友在面前

    看着你给我口交什么感觉呢?现在我和他的鸡巴都在你们的面前啊,你随便选吧

    ,想含哪个就含哪个,告诉我们你选谁啊?」

    吴鹏飞高大的矗立在我旁边,而我还保持着跪地的姿势,那种强烈的高下反

    差不言而喻。

    吴鹏飞挺立着粗壮的肉棒在那里,而我却跪在紧握着自己的小鸡鸡,我想

    从罗衫的角度看来,吴鹏飞那米8几的身高定犹如天神般的在那里立着,

    黝黑健美的躯体,挺实的翘臀,还有足球运动员特有的矫健用力的双腿;再看在

    他旁边跪着的我,不足米7的身高,这样的姿势还没有他的胯部高,像只可

    怜的小鸡样抖索的在他身边。

    还有吴鹏飞那我想起码有8厘米的巨棒,像门高射炮样的坚挺翘起,

    粗壮的弟体和象蘑菰样的龟头显示着异常强劲的力量,胯下如小鸡蛋般大小的

    两粒睾丸饱囊囊的悬挂着,里面分泌的雄性荷尔蒙散发着无尽的动力。

    而我的鸡巴,我几乎不可能用手掌去全部握住,因为那样的话就根本无法看

    见它,很时候我都只是用三根手指去套着手淫,细小的鸡鸡和他比起来是如此

    的可笑,而干奄的阴囊是毫无魅力可言;这样的比较,罗衫会选择谁呢?「老

    公……快,我要你,要你的大鸡巴,飞飞,我要啊……」

    罗衫呢喃的声音说着。

    「你怎么不要旁边这个小虾米呢?去要他的啊,他可喜欢你了,你去要他的

    小麻雀吧,想要我的,除非你求我啊,骚包!」

    我想在物种的选择面前,罗衫作为个雌伏的女人,已经完全被他雄性的强

    壮所迷倒,只听她几乎哀求的叫到:「不,我不要他。求求你,飞飞……求你让

    我用嘴讨好你得鸡巴,去舔,吮吸你的蛋蛋,把你的鸡巴寸寸含进我的嘴巴,

    插在我的喉咙,求你允许我喝下您的精液,求你来插我,飞飞啊……」

    这时吴鹏飞转身正对着我,我抬头望来眼他,我们的眼神接触,我看见

    他严重的蔑视和极度的轻蔑,而此刻他的鸡巴看起来就像有自己的生命样,在

    我脸上方跳抽动着,他的距离离我和近,他的鸡巴几乎就在我的脸前,刚才罗衫

    给他口交后的唾液还残留在上面让他的整根肉棒看起来闪闪发光,那上面晶莹的

    体液和他黑粗的鸡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甚至到了那上面传出的浓烈的雄性气

    息,我甚至看清楚了上面隆起的条条血管,还有那溢出的液体顶在他的马眼上,

    和那条突兀得清晰可见的输精管,股强烈的自卑和崇拜的感觉从我脚底传遍了

    我的全身,这时他低下头小声的问到:「怎么样,看清楚没有?求我,求我去操

    她!」

    罗衫此刻在床上满怀起来的等着他,而我却跪在她新男友的双腿之间,他的

    鸡巴耀武扬威的在我面前挺拔着,我的呼吸几乎能感受到他那粗壮的阳具,我就

    这样跪在个年轻,为强壮的男性面前,而我胯下可怜的小鸡巴却因为这样

    低贱的行为无力的在我手中蠕动着,我的回答是:「吴鹏飞,求你,替我好好的

    操他,求你……」

    他对着我的脸撸了几下鸡巴,不再看我,他那学校足球队员豹子般的凶勐身

    躯,转过身扑向了罗衫……

    他的胯下是我最爱的女友(04-06)

    他的胯下是我最爱的女友(04-06)

    -


同类推荐: 天堂鸟烟火欲燃_御宅屋净初_高h湿吻丝袜淫娃女教师[快穿]女配逆袭(H)【乱轮系小说】双面荡夫(双性,黄暴粗口肉合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