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书屋
首页他的胯下是我最爱的女友 他的胯下是我最爱的女友(07-08)

他的胯下是我最爱的女友(07-08)

    他的胯下是我最爱的女友 作者:不详

    他的胯下是我最爱的女友(07-08)

    他的胯下是我最爱的女友 作者:不详

    他的胯下是我最爱的女友(07-08)

    七、冲击

    当吴鹏飞凶悍的扑向罗衫洁白的身体时,他并没有直接开始操她,而他选择

    了种奇怪的姿势,让我的耻辱感开始加的加重。

    吴鹏飞面对躺着的罗衫,在她的头顶反方向的跨坐着,这样的姿势罗衫的整

    个脸蛋都埋在了他的双腿之间,而整个赤裸的身体,胸部,大腿,乃至于中间那

    道让我魂牵梦绕的小溪,都毫无遮拦的展现在我的眼前。

    「舔我卵蛋,亲爱的」

    就这样,他几乎坐在罗衫的头上,他的屁股下,准确的说是他的阴囊下,就

    是罗衫那天使般的脸蛋,那个出现在我梦里无数次呼喊的面容,我无数次对着她

    照片打飞机的脸庞,如今正被别人骑在脸上含着卵蛋。

    吴鹏飞看起来君临天下般的跨坐着,鸡巴顶天而立,硕大的阴囊下我似乎看

    见了罗衫的小舌在上面滚动着。

    「哈哈,轻点啊乖乖,再往后面点。咦,舔到我屁眼啦,哈哈!」

    屁眼?我阵强烈的震惊!!罗衫那樱桃样的小嘴,柔软的舌头,曾经少

    次我渴望着她能用她的温暖的吻来抚慰我受伤的内心,能得到她轻轻的吻我会

    觉得我受过的所有苦都是值得的,可是此刻她居然被另个男人胯坐在脸上舔着

    他的屁眼。

    刚才,我已经亲眼见识了吴鹏飞的肉棒在她嘴里抽插的情景,那尿液出口的

    马眼想必已经被她舔得干干净净;而此刻,我自认为爱她爱得无可比拟的真心,

    却连他那「肮脏」

    的屁眼也比不过,在她的眼里比起我那渴望她的的真心,她宁愿去用她的温

    暖伺候吴鹏飞的屁股。

    可是我能怎么呢?忽然我发现吴鹏飞对着我笑了,那种笑充满了无数的嘲笑

    和鄙视,那是种胜利者对俘虏的嘲笑。

    「嗯……好舒服,再舔舔。」

    此刻吴鹏飞的双手正把罗衫小巧粉嫩的乳房揉搓得变了形,他的手攀爬在如

    雪玉峰的樱红尖顶周围,肆意无规律地大力捏摸,顿时她雪白小巧的乳房上就

    了几道浅红的指痕。

    「乖乖的奶子真有弹性啊,真舒服」

    在床头依然跪着的我,不顾切的开始疯狂的套弄着自己的鸡巴,这也是我

    唯能做的事情。

    「杉,来看你的前男友,正看着你舔我蛋蛋的样子跪在床边手淫呢!」

    吴鹏飞起身对罗衫说着。

    当罗衫的目光落在我脸上,继而落在我运动着的右手上时,我感动阵耻辱

    ,可是我却没有停下了套弄的双手,反而加的用力,因为我当时觉得,能在罗

    衫面前打飞机,对我来说已经是种莫大的幸福。

    「杉啊,看见了吧,真是有趣啊这个男人。快,当面说说你是什么想法啊,

    直说,我们叫来他本来就是为了增加情趣的,你今天把你对他真实想法说出来,

    正好也让他死心了。哈哈,你现在看见他勃起的小鸡鸡,有什么感觉啊?」

    「飞飞,我怎么会对他还有什么感觉,刚才当我看见他跪在你的面前,四肢

    着地的爬入你的胯下时候,我真的觉得他不过你睾丸下的个工具,他的整个灵

    魂和身体真的在我心里还没有你的阴囊伟岸。至于他那个东西,和你比起来我真

    的想不到形容词了,也许只能说是生殖器吧。只有你的阳具才这么的雄伟勃起,

    让我受不了啊。」

    「听见了吗?你的女友已经把话给你说得如此清楚了,现在你应该明白你完

    全没有任何机会了吧。继续跪在那边打飞机吧,别来打扰我操了!」

    原始的姿势开始进行着,只见吴鹏飞已经分开她的双腿,鸡巴在洞口摩擦着

    ,挺着硬梆梆的肉棒寻找着穴口的位置。

    我在他们床的斜后方面,从我的角度,似乎能隐约的看见些他那紫黑硕大

    的肉棒因为刚才口交和现在罗衫淫水流出沾上液体而显得倍加狰狞透亮。

    罗衫的穴口流着滚滚的花浆,把吴鹏飞的龟头印得潮湿无比,可以想象那穴шшш.XB20.cоm

    内的情景是么的泛滥。

    「老婆,我要进来了。要不,在我插进来前,再对你痴心的前男友说句什么

    吧?」

    「啊……x,你永远也别想像个真正的男人样得到我了,永远也别想得

    到这种快乐了。我今天让你看着我和吴鹏飞快乐的做爱,就算我对你过去情谊的

    报答吧,你应该心满意足了。飞,快,进来啊……」

    罗衫修长雪白的玉腿环绕在吴鹏飞的腰上,瞬间,只见吴鹏飞挺腰就将

    肉棒狠狠的整只插入,完全淹入了罗衫溢满蜜汁的花穴里。

    「啊……啊……喔……呜……」

    罗衫的叫床声从床头传来,随时吴鹏飞第下的插入,随后不断增加数倍力

    量的抽插也伴随着开始,那坚挺的的肉棒撞进花蕊,破入宫颈口,混和着记记

    抽插带出淫液的「唧唧」

    响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加上紧密结合的肉体不断重重碰撞的「啪啪」

    声音,使得整个房间里弥漫着浓重的淫荡气息。

    在我的眼前就是这样副画面,吴鹏飞紧搂着她翘美的雪臀,挺动下体用力

    的冲刺顶撞她的穴口,粗壮的肉棒望在罗衫窄小的小穴中快速的进出,我似乎看

    见了他龟头的肉冠刮着她的嫩壁,肉与肉的厮磨,像抽水机似的将小穴中涌出的

    香甜的淫液抽了出来,亮晶晶的花汁顺着罗衫橙完美的股沟如流水般滴落在雪白

    的床单上。

    而强烈的刺激使得罗衫形同疯狂,紧抱着吴鹏飞的结实的臀部,狂野的挺动

    花穴迎合着他的疯狂粗暴的抽插,大身的呻吟着。

    就这样,我跪在床边,看着在温暖的床上个男人完整的在我眼前展现着是

    如何操着我心爱的女人,看着吴鹏飞结实的线条,收紧的臀部,有力的嵴梁,而

    罗衫雪白的双腿就挂在他的腰边迎合着他有力的来回冲击,他耸动着健美般的

    屁股有力的抽动,双手因为支撑在床上让他的宽肩的肌肉加的突出明显,那种

    健壮的力量感让我显卑微和无力。

    我挪了挪身体,角度刚好正对着他的臀部,鸡巴进进出出的情景完全的清晰

    的映入我眼睛,每次进入都会带出飞溅的淫水,阴囊里那两颗大鸡蛋是随着

    他的抽动晃动着拍打着罗衫的阴户。

    此刻他已经把罗衫的双腿分开来担在他左右的肩膀上面,然后以俯冲的姿势

    将肉棒狠狠插动着,罗衫似乎被他沉重的身体压的蜷缩成的虾米形状了,她的膝

    盖几乎触到自己的胸部了,从背后的角度我看见吴鹏飞高高翘起的的屁股像波浪

    样不断的抬高坠落,像部强大的打桩机器样,用他那凶勐的肉棍捣击着罗

    衫的蜜穴,还有他那结实的胯部有力的撞击着她光滑的大腿后面和圆润的屁股发

    出响亮的「啪啪啪啪」

    的声音,毫无疑问他的每次插入都能到侵略到罗衫身体的最深处,她绷紧

    了全身迎接着他每次凶狠的冲击。

    我也清楚看见他们的交合处早已湿透了身下的床单,「噗嗤」

    「噗嗤」

    抽插的声音响成了片。

    我难以压抑内心的狂跳,大口的呼吸着,随着他每次的抽插套弄着自己的

    鸡巴,他每在罗衫的蜜穴里抽动次我的右手也在我的鸡巴上套弄着次。

    而他却似乎有着无穷无尽的潜力,持久不断对抽插着,此时毫无疑问罗衫已

    经被她带到了高潮,只见她努力的抬起腰部,让他的肉棍和她的下身不留点空

    隙的紧紧吻在起,只见他浓密坚硬的阴毛混合着罗衫澹澹的柔弱的小草丛,他

    的不断拍打的阴囊似乎都要挤进罗衫的下身里。

    从罗衫已经变调的声音里,我明白了她已经到了无可比拟的高潮,只这样的

    情景是我曾经和她在起的时候从来没有发生过的,而此时另个男人轻易的就

    在我面前完成了过去我直未能完成的事情。

    我原以为这次性爱就将结束,我手中的鸡巴也几乎要喷射出来,没想到吴鹏

    飞突然用他铁钳般的双手有力的握住了她肩臂勐然将她拽得坐立起来,罗衫的雪

    臀坐在了他分开的大腿上面了,两个人改成了赤裸裸搂抱起的姿势。

    而这时面对我的是罗衫雪白的后背,和那被巨大的肉棒插着的娇嫩臀部;而

    吴鹏飞此刻的脸正对着我,得意的露出了丝难以名状的微笑,他的双手包揽着

    罗衫冰肌般的后背,然后渐渐滑像她雪白的臀部,忽然扣住她的屁股,向上托

    ,同时他的大腿向里收,股向上的力量将她的身子弹了起来,罗衫身惊叫

    ,随着身体的又落下,又重新准确的坐到了他那根粗壮的肉棍上了。

    而在他们正面似乎观看着特写镜头的我,在那短短的秒钟里完整的看见了

    所有的细节,就像慢动作样,当罗衫被他顶到高处时,原本在蜜穴里的粗黑肉

    棍也逐渐的显露,从粗壮的根部直到看到龟头的冠状沟,整根肉棒完全的湿透,

    上面沾满了亮晶晶的淫水,盘绕在上面的那根输精管在淫水和灯光的照耀下尤

    为的明显,重要的是我还分明看见了罗衫的小穴,看见了她的小穴里被吴鹏飞

    肉棒带出的肉瓣,而随着她再次的坐下,罗衫那最最柔嫩的花肉再次被那根凶勐

    的鸡巴淹没。

    我不知道吴鹏飞哪来的如此凶勐的蛮力的持久度,此刻依然在床边跪着的我

    ,已经不敢在用力的套自己的鸡巴,因为我感觉已经到了极限马上要射出来了,

    没想到他真真切切的操着小穴确依然毫无射的迹象。

    我只敢动不动的紧握着自己的小鸡鸡,眼巴巴的看着他在我眼前演绎着

    个凶勐的雄性如何疯狂的征服个娇小的美女。

    而这时吴鹏飞已经变化着第三种姿势,他将罗衫我翻转过身,双匀致的玉

    腿半跪在床上,那个我心中天使样的女生,就这样在我眼前的床上翘着玉臀等

    待着承受受吴鹏飞继续的抽插,只见他依然勇勐如动物样,把他灼热的巨棒穿

    插进罗衫的蜜穴里,插入了她已经被操得发麻的体内。

    「啪啪」,又是这样的声音,但这次不是肉体碰撞出的声音,是吴鹏飞的

    双手有力的抽打罗衫臀部的声音。

    「小母狗,爽吗,操得你爽吗?」

    那刻,我看见吴鹏飞强壮的体魄对着高翘着臀部罗衫的抽插,就像个得

    胜的将军骑着他的战马,那声声拍打她屁股的声音就像挥舞的长鞭在沙场上驰шшш.XB20.cоm

    骋,我似乎有点明白为什么在有些似乎男人称呼女人为「马子」!重要的时,

    被吴鹏飞操得称呼到小母狗的罗衫,反而加耸动着她的屁股迎合着他的抽送。

    在我心中有着最为神圣地位的女孩,在我梦中犹如天使般的女孩,在我脑海

    中每天浮现的犹如女神般的女孩,在另个男人的胯下却只是只像母狗样翘

    着屁股承接着他肉棒勐烈冲击的玩物,这样的悲凉对比,这个世界上,仅仅只有

    我个人有吗?在床头灯光的照耀下,正好对面有面落地镜,我看见了镜中吴

    鹏飞大汗淋漓的宽厚胸膛,还有罗衫那对在镜中尤为显眼的洁白乳房,随时他的

    抽送,跳啊,跳啊……当然,还有那在弹挺的翘臀处不断撞动尽根处肉棒和两颗

    抖动的睾丸,罗衫的体力已经到了极限,叫床的声音已经到了沙哑。

    又是几百下来回的抽插,罗衫几乎已经瘫倒在床上,这时吴鹏飞再次把她翻

    转身来,狠狠又把她压在身下。

    「老公,求你了,我好累啊,饶我吧。」

    罗衫终于在丝喘息之间发出了已经变形的声音。

    「饶你?饶你什么啊?我现在要准备射了,你不想啊?你的王八前男友不是

    在旁边吗,不想的话叫他来救你啊,怎么样,哈哈!」

    「不,不要,我要老公……飞飞,快来射给我!」

    与此同时,吴鹏飞坚挺的鸡巴再次无情的插入了她的体内,像头发情的野

    兽般横冲直撞,只见罗衫两条纤细的玉臂像吊钟似的勾住他的颈部,双雪白的

    大腿抬起绕上了他的腰际,柔嫩的腿肌在抽搐中紧紧的纠缠着,吴鹏飞两只大手

    紧抱着她的小巧的雪臀,将她贲起的花瓣与自己的耻骨顶得紧紧的,让罗衫的小

    花瓣紧紧的咬住了他粗壮雄性根部,使他们之间的私处接合得丝缝隙都没有。

    「嗯……哼……飞飞……快点」

    罗衫丰满的雪乳随着抽送上下晃动着,这时吴鹏飞手拨开罗衫早已汗湿的

    头发,滚烫的双唇印在她的唇上,另只手粗暴的揉捏着她的雪乳,和那像永动

    机样的屁股依然凶勐的来回耸动着。

    终于,面对着在那洁白的床那那对疯狂的男女,个是我心爱的女孩,个

    是充满豹子般精力的足球小子,黝黑对雪白,坚硬对娇嫩,凶勐对柔美,那种力

    与美的强大结合已经让我无法自持,我的手再次套弄着我发抖的鸡巴,准备迎接

    着几秒钟后的喷发。

    而这时吴鹏飞和罗衫显然已达到了另个高点,罗衫的双腿圈上他的腰上,

    那双修长的腿盘在他的腰间缠绕着他,整个雪白的躯体蠕动着,在他胯下快乐的

    响应着他每下的抽送挺进,承受着他每次粗野的勐烈的冲刺,迎接着他下

    比下强烈的进占。

    叫床的声音已经沙哑得无法分辨,我想那是波又波的快感淹没她的结果

    ,随着他的律动,不停地扭动着身躯,迷乱了神智。

    而那个在我最爱的女人身上疯狂聘驰的男人,我似乎发现颗颗滚烫的汗水

    自他的额头滴落在罗衫雪白的胸前。

    「啊……喔……啊!啊!」,吴鹏飞自喉咙深处发出粗重的怒吼,

    耸动的臀

    部发疯般的抽送着,我知道他终于要射了。

    果然,我清楚的看见了他大腿根部的肌肉连带着臀部的肌肉开始有节奏的收

    缩,那悬挂在胯间鼓囊囊的子孙袋明显的抖动着,「啊……啊……」,「老……

    公……」

    吴鹏飞疯狂的叫喊着伴随着罗衫撕心裂肺的呻吟,那收缩律动的阴囊传送着

    无数的雄性体液,股股浓稠的精液已经如火山喷发般射入了罗衫的宫深处。

    滚热的精液从插得紫红的肉棒里激射而出,浇洒入张开的子宫颈口和花心,

    继而罗衫下身奔涌的液体流出花房,与嫩穴里同时喷出的淫液汇聚起,沿着他

    湿漉漉的棒身冲向小穴口,时间整个房间里弥散着精液和汗水的气息。

    很快的,我能看见那股股乳白色的精液从她的蜜穴口汩汩的流出,淌到了她

    雪臀下面的床单上,罗衫微微红肿的私处片狼籍,精液,汗水,淫水,各种的

    混合物在他们的交合处完美的混杂在起。

    让我意乱情迷的罗衫美丽的躯体上最最隐秘的地方,如今在吴鹏飞肉棒的鞭

    挞驰骋下,已经把那片我心中的圣地操得塌煳涂。

    「啊……」,吴鹏飞慢慢的抽出了插在罗衫下体的肉棒,抽出时带出的片

    片精液和淫水把罗衫的下体印得无比的潮湿,罗衫阴户口那白花花的精液似乎

    嘲笑着我的无能,因为就在刚才吴鹏飞激射的时候,我也在发抖的双手中达到了

    高潮。

    两个男人,为了个女人,同时间的射精,不同的是,他是强势俯冲着胯

    下的女人,在她温暖湿润的花穴里把无数的子孙送进了她身体的最深处,他坚挺

    的肉棒的每次脉动的喷射,都有她整个身体里最为柔弱的肉壁为他包裹着,吸

    纳着,他硕壮的龟头几乎已经进入了她灵魂的深处;而我,在他享受着着切的

    同时,只在两米之外的床边,膝盖接触着冰冷生硬的地板,眼睛冒着被欲望燃烧

    到极致的绿光,嫉妒着,羡慕着,崇拜着,酸痛的双手疯狂的套弄着自己的鸡巴

    ,在我的幻想里我的手就成为了罗衫的小穴,我也正在狠狠的,狠狠的抽插着她

    ,在吴鹏飞颤抖着全身的肌肉在她体内射精时,我的鸡巴也在同时的发出最原始

    的动作,道道同样是白色的精液,从我的指缝间流出,射向了空气里,射向了

    地板上……阵黑暗向我穿来,高度紧张的神经,混合着屈辱的心情,再加上射

    精后的虚脱,我几乎瘫倒在床边的地板上。

    「王八男人,现在你终于见识到什么才叫性交了吧,现在你终于看见你的女

    人是如何被我降服的吧?」

    暴风雨过后,吴鹏飞搂着靠在他胸前的罗衫,享受着那雨后的宁静。

    她依然是那具雪白完美的躯体,和我梦中的模样,只是她刚刚才完成了

    另个男人在她身上的上千次的抽送,她的身体的肌肤,和她脸上的红润样,

    泛着高潮后满足幸福的红光。

    这样的幸福,我从来没有给到过他,而她就在我眼前,在另个男人的胯下

    ,完整的得到了。

    「现在,你是准备提起裤子走了,还是准备干什么呢?」

    「我……我不走……」

    「可恶啊,你看着我操着你爱的女人,居然看得下去叫你走也不走,那接下

    来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吴鹏飞对我说到。

    「x,你真像个废物样跪在床头看着我和飞飞做爱,如果你想那你就看个

    够吧,哼」。

    罗衫不屑的望着瘫倒在床边地板上的我。

    听见他们轮番的嘲弄,我真的好想马上离开,可是却无法拒绝内心的感受。

    其实,我做的切只是为了能看见她,能接近她,哪怕她是在别的男人的

    胯下,可是我能看得见她,能听得见她,我就已经好满足的,这就是我唯的愿

    望,也是最大的愿望。

    望着在那张温暖的床上相互拥抱依偎着的他们,我眼睛从刚才疯狂的嫉妒发

    出的绿光,渐渐变成了种悲凉的乞求般的目光。

    罗衫,求求你,让我能看看你,哪怕是眼,哪怕是靠在别的男人的怀

    里……我内心大声的呐喊着。

    「好,那你就继续陪我们玩吧,现在,你过来」。

    吴鹏飞对着我说到。

    八、价值

    当我唯唯诺诺的走到床边时,吴鹏飞对我说:「终于让你看着我和罗杉做爱

    了,什么感觉,给我们讲讲?」

    「很……很刺激……」

    「就只是这个?你要是不把当面把你内心的想法现在说出来,那你现在就滚

    出去吧!」

    「我……好,我都说。我直都还喜欢罗杉,根本放不下她,我每天都在想

    着她,但是自从我知道她和你已经交往后,特别是知道了你们做过爱后,我非常

    的痛心,但是我真的没有办法去挽回她了。现在我什么都不敢都想了,我只求能

    有机会在见见她,所以上次给你们送避孕套,这次给你们开房我都愿意,因为只

    有这样的机会我才能看见她。吴鹏飞,我真的好羡慕你,我自己也知道没有办法

    很你争,你什么都比我好,就是在刚才你也给了她我从来没有给过她的高潮,我

    觉得我以后能想着她打飞机就足够了,能像今天这样看着你和她做爱,看着她那

    么的幸福,真的叫我做什么都可以,吴鹏飞……真的谢谢你替我让她那么的幸福

    ,谢谢你替我操了她……」

    当我说完这些时,罗衫终于说话了:「x,听了你说的这些,其实我也有

    点难过,毕竟我们曾经在起了段时间,但是自从我认识了飞飞后,我真的才

    感觉到了快乐,他对我吸引远远的大过了你对我的好,我真的没有办法拒绝我内

    心的感受。现在告诉你这些也没有关系,在我给你提出分手那天之前,我和飞飞

    已经好了就,已经出去过了好几个晚上了,真的在那几个晚上我才感觉到什么才

    是真正的男人,我才真正的体会到自己是个女人。我知道你也努力过的,可是确

    实你给不了我,我无法在接受你弱小的身体,因为我从飞飞那里感受到了那种无

    可比拟的力量,很抱歉。x,其实我内心还是很同情你,但是我也不知道怎么才

    能帮你,也许今天这样的事情如果是你真正愿意的话,也就算是我对你的报答吧!」

    「我愿意,衫,只要是关于你的,我什么都愿意。」

    听着罗衫刚才那些话,我情难自禁的对她喊到!「嗯,说起来确实你也是个

    可怜人,奈何确实没有办法,从你的鸡鸡尺寸上都是那么的可悲。哎,我今天出

    来前特意在网上去找了些文章看,发现些很有意思的东西,如果你真的什么都

    愿意因为罗衫做的话,那……你看,床单上就是她刚才被我操我的淫水,你现在

    肯定是再也别想碰到她的了,如果你想间接得到的话,那你就自己看怎么做吧,

    呵呵!」

    听着他对我近乎与命令的要求,我拖着发抖的身体移到了他们的床边。

    他们搂抱在起,那么的和谐,那么的恩爱,云雨过后的他们结合的是如此

    完美,我算是什么?想到这里我无力再去看他们的眼睛,我觉得我没有任何的颜

    面和价值,只能顺从的低下头,去接受那残酷的要求。

    真是仅仅是他们的要求而已,还是我自己本身也想呢?我不知道,我只知道

    当我舔舐着那洁白床单上残留的液体,那味道,是那么的熟悉,真的就如以前和

    我在起时那个罗衫样,不由自主的散发出的芳香和诱惑,虽然这次,这些

    从她体内最神圣的地方流出的爱液,是因为另个男人,是在另个男人的鸡巴

    抽插下所带出的,可是对我来说,依然的是那么的美,那么的香。

    还有呢,还有在那些爱液中混杂着的乳白的东西,我知道那是什么,那是吴

    鹏飞刚刚射进她体内的精液,如今混合着罗衫的体液起遗留在了床单上。

    我犹豫了不到两秒钟,依然继续用舌头舔舐着,没有别的原因,因为那是吴

    鹏飞射的到她的体内,从罗衫阴道最深出流出来的,即使它其实只是另个男人

    的精液,但是它经过了罗衫的子宫,阴道,阴户,再流出到床上,它完整的沾有

    着罗衫的气息,对于我来说有关罗衫的切东西都是神圣的,哪怕是从另个男

    人粗壮的鸡巴里射出的浓绸精液。

    床单已经干干净净,取而代之的是我的嘴里那些精液和淫水的混合物,滴

    也不剩……「操,乖乖,你前男友在吃我的精液的,把我们弄出的东西舔得干шшш.XB20.cоm

    二净,你原来没有发现他还有这个嗜好啊?」

    「不,我没有……我这样做,是因为那上面有罗衫的……味道……」

    我抢着回答到。

    「x,这么说,你是嫌弃我的飞飞了?」

    罗衫犀利的问句让我不知所措。

    「没有……我没有……我也喜欢他的……因为是在你体内射出的,关于你的

    切我都喜欢」

    我吱唔的回答着罗衫。

    「x,你现在做的是么的徒劳,当切结束后你依然什么都得不到的。我

    很可怜你,真的,但是就像我刚才给你说的,你要是能忍受的吧,你就尽情的享

    受吧!」

    罗衫的话让我没有任何的语言再去表达什么,我的嘴唇欲言又止,嘴边还残

    留着刚刚舔舐的液体,无助的看着他们。

    「真是太爽了,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事情,我还以为我在网上看的都只是小

    说的杜撰,没想到还真的有这样的人,看着我操女人然后来替我们清理,真他他

    妈的贱啊,我受不了了已经,我要继续操你了老婆!」

    吴鹏飞的话终于打破了我无言的尴尬。

    当我把目光投向他时,果然发现他胯间的巨棒又蓄势待发的勃起着,我阵

    惊讶,从他刚才射精结束,到我舔干净床单上的液体,整个过程不会超过三到五

    分钟,而就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吴鹏飞的鸡巴又如擎天柱样的挺立着,高傲

    的指着天花板。

    这样的性能力,让我汗颜,过去的我每次都至少要休息分钟以上鸡巴

    才会恢复勃起,而且硬度远远不能和第次射前的想比,但是他那根英姿勃发的

    肉棒依然是那么的坚挺,完全看不出刚才已经射过精的迹象,迅勐的躯体让我自

    惭形秽。

    「你,别挡着我们了,回到你刚才的位置吧!」

    吴鹏飞命令着我,而我也像部没有思维的机器样,在舔舐了床单上的液

    体后晕眩的机械的往后退着,在我刚才看着他们做爱的位置,面对他剧烈的直

    盯着我的目光,双腿发软的再次跪倒在床边。

    「乖乖,咱们就用那个你最喜欢的姿势吧,呵呵,来抱着我。」

    吴鹏飞立起身子坐在床边,罗衫顺从的骑在她的大腿上,那根硕壮黝黑的鸡

    巴瞬间就淹没在她洁白的雪臀中间。

    原来,罗衫最喜欢的是这样的骑乘势,当我这样想着的时候,忽然吴鹏飞

    立起来,双手抱着她的屁股,罗衫双手楼着他的脖子,双腿盘在他的腰间,像树

    袋熊盘着大树样,稳稳的挂在他的腰上,而中间那个巨棒看起来就想支撑起她

    的唯支点样。

    而吴鹏飞还这样抱着她,像个战利品样炫耀游行着,步步的走动着,

    每次的迈步都伴随着他胯间的抖动肆无忌惮的抽插着罗衫的下体,那么的自然

    ,那么的随意,那么的坚实。

    而最后,他居然在我的面前停住了脚步,强壮的大腿耸立在我眼前,就像把

    罗衫像抱洋娃娃样的抱着,到了我的面前,坚结的大腿向上顶着,让罗衫和

    随着自己的体重下落。

    从我角度像上看去,吴鹏飞粗壮的鸡巴下下无情把把罗衫整个挑起来,像

    员凶勐的悍将把败于自己的对手用枪挑起来样羞辱。

    而此时我的头顶就是吴鹏飞抖动的阴囊,两个巨大的睾丸就像两枚巨大的炸

    弹悬吊在肉棒下面,黝黑的阴囊皮上面层汗毛密密的长在上面;依然是那双健

    壮有力的大腿,也许就像别人说的那样,健壮的大腿是女人所喜欢的,这样的大

    腿在男性交配的过程中可以有力的进行夹、压、推等方式让女人获得前所未有的

    快感。

    我不由自主的闭上了眼睛,并不是我不想观看那激动人心的特写画面了,而

    是我觉得那是种享受,享受从我头顶传来的原始的交配场景,重要的是我分

    明感觉到了些液体的滴落,那是罗衫被操出的淫水,随着他每次的抽插带出

    飞溅在我的头上,我的脸上,我不由自主的抬高了头想加的接近他们的交合处

    ,慢慢的罗衫的臀部就在离我脸几厘米的地方摇摆着,吴鹏飞的双手紧紧的抓着

    她的屁股耸动不停,我清楚的看见罗衫阴唇里的嫩肉随着每次被他鸡巴的上挺

    抽搐翻出着,那颜色是那样的美,粉红的嫩肉没有点色素的沉淀,而那对我来

    说最神圣最遥不可及的地方,如今正深深的插在吴鹏飞那男性激素最旺盛的根源

    处,粗壮黝黑的肉棒上面的青筋突跳着,黑色素的沉淀让他的整跟鸡巴闪着湿润

    的光泽,些晶莹的半透明的液体堆积在阴茎根部,随着他的抽插甩动飞溅到我

    的脸上。

    已经痴迷的我进步的把脸贴进了他们,此刻我的眼前就是他们有节奏的

    运动,我的下巴甚至接到了吴鹏飞睾丸的

    拍击和阴毛的刺脸,而我的额头就是罗

    衫胯部的撞击。

    「很好,来得正好,这样的姿势我也挺累的,就用你的头帮我顶下她分担下

    重量吧,呵呵。」

    已经感受到我的头部贴到了他们胯下的吴鹏飞丝毫没有任何的表示不满的对шшш.XB20.cоm

    我说到。

    这时他既然真的松了点劲把罗衫的屁股往我的头部和脸上放着,巨大的压力

    朝我压来,但是我忽然似乎什么力气都使出来了样,坚韧的用头支撑着罗衫的

    重量。

    「哈哈,这样轻松了,你也派上用场了!」

    吴鹏飞忽然又继续的以悬空的姿势抽插的罗衫,只是现在和刚才不同的是,

    刚才用他的双手在支撑,而此刻动力加势能的力量已经分担到了我的脸上。

    此刻我的脸已经镶嵌进了罗衫的股间,我的脸上清楚的感觉到肉体的起伏,

    罗衫下下被吴鹏飞的鸡巴挑起再落下的重量完全撞击再我的脸上,我渐渐觉得

    失去了空间感,因为每次撞击对鼻腔压迫让我眼泪流了出来,我无意识的挣扎

    着,但是我的脑中却只有个信念,我不能让开,因为那样罗衫可能会掉下来摔

    着,我必须支撑着她,我必须那样。

    于是,吴鹏飞每次的抽插,最终都会通过罗衫摇摆的臀部撞击传递到我的

    脸上,他们的每次插入每晃动,都会让我脑袋懵,我就在那痛苦的煎熬中

    ,感受着吴鹏飞胯下巨棒带来的巨大冲击。

    终于我几乎到了极限,我只好抬起双手去支撑着罗衫的屁股,这样我的脑袋

    终于可以喘息口气。

    「把你的手拿开,别碰我!!」

    忽然头顶传来罗衫的声音。

    看来刚才几近疯狂的她现在也感受到了他们胯下的我。

    「乖乖,没关系啊,他是在帮我们忙呢。你看老公抱着你操累啊,你前男

    友正好发挥他的用处,在下面撑着你好让我专心狠狠的插你啊,呵呵。」

    「啊……老公你真坏啊……好啊,x,那就让你这样吧,我根本不像你再碰

    我了,不过你就好好的帮忙,别把飞飞累着了。啊……啊……」

    吴鹏飞的鸡巴刻也你停的继续抽插着。

    我心中阵的悲凉,曾经我那么爱恋的罗衫,此刻连我碰她下都让她那么

    的恶心,我只是努力的用我的头顶,用我的面部,用我的双手去支撑给她和另

    个男人在我脸上做爱,支撑着她被临空抽插冲撞的重量,怕她不小心摔着,可

    是却换来的是她的厌恶和不满。

    而就在我眼前进进出出的粗壮肉棒在每次的抽拉提挺中都把那滴滴淫水

    从她体内带出溅落在我的脸上,那两粒硕大的子孙袋也随着节奏晃动着在我脸上

    拍动着,我的鼻尖在他每次的甩动中完全的感受着两粒蛋蛋的撞击,浓烈的荷

    尔蒙的味道股股的传入我的鼻腔,侵入我的灵魂。

    吴鹏飞的肉棒从罗衫的花蕊里弹了出来,啪的声打在我的脸上,大量的湿

    滑的液体也随之沾到了我的面部。

    「哦,滑出来了,亲爱的怎么办啊?」

    吴鹏飞问着罗衫。

    「飞飞,我还想要啊,快办法啊……」

    「呵呵,我手得抱着你啊,我没有办法了。要不,让你前男友再帮忙了?」

    「x,快啊,快帮我们,帮飞飞」

    罗衫已经失去理智对我叫着。

    此刻吴鹏飞的整支阴茎都覆盖在我的脸上,坚硬的力度,饱满的热度,湿湿

    滑滑的在我脸上脉动着,这就是那根让罗衫高潮不断的阳具,这就是那根让他在

    球场上横冲直闯,在床上左冲又突似乎有着用不完力气的力量之源,这就是那根

    在我眼前彻底的征服着罗衫的雄性激素源头。

    我第次真切的碰触到了他的巨大肉茎,以跪在他胯下的姿势,他的阴茎高

    过我的身体,覆盖在我的脸上,几秒钟前刚刚还在罗衫花蕊里冲刺的阳具,强健

    的力量感充实着我,伴随着罗衫体液的味道,靡遗的填满我的视觉和嗅觉,我贪

    婪的呼吸着感受着,从那根像把坚韧的巨棍上传来的罗衫身体深处的柔美气息。

    吴鹏飞不失时机的忽然轻轻的耸动着他的屁股,壮硕的鸡巴在我脸上滑动着

    ,龟头下是我脸庞,龟头上是罗衫的外阴,他竟然就这样摩擦起来,我的脸和罗

    衫的下体就隔着他的肉棒,近在咫尺确是那么的遥不可及,曾经充满着无数爱意

    的温暖的我和她,就因为这根横亘在我们之间的勃大阳具,永远也不可能再结合

    在起。

    反而着狭小的空间,却被他当成了个通道,在我的脸间和她的阴户间耸动

    抽插起来……「飞……我好痒啊,别磨我了……快进来啊。」

    罗衫完全不会明白我的感受,只是央求着他快点插入。

    「呵呵,这个就要看你前男友久帮我了,他不帮忙我插不进来啊。要不,

    你用这个协助下试试?」

    他的龟头居然对着我的嘴唇耸动了两下,双手搂着吴鹏飞脖子悬挂在他腰间

    的罗衫永远都不会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我却清楚的明白了他的意思,他要我用

    嘴把他的鸡巴亲自送进罗衫的阴道里,送进那让我魂牵梦绕的秘境。

    这也就意味着我的嘴必须毫无间隔的接触到他的肉棒,直到完成我的使命?

    只有不到半秒的迟疑我就决定了我下步的动作,我的嘴唇碰向了吴鹏飞的肉茎

    ,舌头上传递出那股浓烈的温度和男性刚勐的味道,因为他的阴茎上不仅仅只有

    他的气息,还有罗衫的气息,我尝到了它,我甚至用嘴唇在他根部贪婪的吮吸着

    ,舔着它上面她留下的每滴汁液。

    然后,我的舌尖托起吴鹏飞硕大的肉柱,舌头从他硕壮的根部滑过了他整支

    棒体直到他龟头的冠状沟下方,把它立起来顶在罗衫下体的入口处……「用力!」

    随着吴鹏飞的叫声,哧呦下他的肉棒在我舌头的帮助下准备的插入了罗衫

    的花蕊。

    在激烈靡遗的情景中,我已经失去了任何了理智和尊严,同样他们在勐烈的

    撞击中也完全不顾及我的做的任何事情,尤其在她丰满摇摆的臀部下时候,我将

    舌头贴在吴鹏飞劲挺润滑的阴茎上,滑入她的阴道,虽然我的舌头无法进入她下

    体,但是对于我来说已经是天堂,我终于可以如此的贴近罗衫,贴近罗衫的私密

    部位,即使我只能用我的舌尖去感受根粗壮肉棒把她操出的淫水,我也如此的

    心甘情愿。

    吴鹏飞不断挺立着他的胯部,双手紧抱着罗衫的屁股,结实的大腿上上下下

    的耸动着凌空操着罗衫,他的鸡巴也就在每次的抽送中蹭着我吮舔着罗衫私处

    在唇舌进出她的蜜穴,那种无比刺激的感觉充盈着我的大脑,罗衫的细腰摇动,

    丰满的臀部下下随着他的耸动紧贴在他的胯部,贴得是那么的紧,紧的来我几

    乎舔不到他们的交合处。

    不由自主的我的舌头从他阴茎的根部滑向了下方,滑向了那他鼓囊囊的阴囊

    ,我用嘴唇碰触着那满满袋充盈着精液的卵蛋,尤其在我舔舐着他睾丸的时候

    ,似乎他的肉棒也加刚勐异常,疯狂的操插着罗衫的蜜穴。

    终于,在我的头顶上,两个臀部得交和达到了白热化,像树袋熊样挂在吴

    鹏飞腰间的罗衫嘶声力竭的放荡呻吟着,同时在他们胯下的我也清楚的感觉到吴

    鹏飞大腿的颤栗,低吼的声音也同时从上方穿来,只时我完全清楚的感受到他睾

    丸的忽然有节奏的收缩,我知道他要射了,阴囊里蓄满的无数精液正在从他的卵

    蛋里传输到输精管到他的龟头,强力的拍击在他们的交合处传来,我的舌头也同

    时滑向了那里,唇舌间马上准确的感受都了他有力的抽动,他的鸡巴忽然加的

    涨大起来,舌尖正好放在他输精管上的我清楚的感受来了股股强力的冲击在他

    的海绵体里奔腾涌动着,股,两股,三股……我跪在吴鹏飞的腿间,双手支撑

    着罗衫凌空的屁股,整个头部埋在他们交合的胯下,嘴唇贴着他们勐烈抽送的交

    合处,舌头死死的抵住吴鹏飞的阴茎,共六次有规律的抽搐,六道精液完整的

    在我的头顶和脸上射进了罗衫的子宫深处,随着他的臀部抖动的最后下,股

    蛋白色的液体从阴茎和阴道之间流出来,我知道那是什么,我毫不犹豫的把嘴贴

    在那里,吮吸,再吮吸,感受,再在感受,精液浓烈的腥味混合着罗衫晶莹的爱

    液,全部滴落在我的脸上,我的唇边,我的嘴里……而我胯下的小鸡巴,有次

    的在没有任何征兆和碰触的情况下,射了出来。

    从那天以后,也终于像吴鹏飞所说,我终于找到了我应该在的位置,在他

    们的床边,在他们的胯下,毫无任何办法毫无任何反抗的,眼睁睁的看着,我永

    远也别想尝到那样的快乐,永远不能象个真正的男人样再得到罗衫,我只能

    看着她和吴鹏飞快乐的做爱,看着吴鹏飞在我面前给我展示着什么才是真正的男

    人,什么才是真正的雄性,什么才是真正的鸡巴。

    在他们高潮满足后,我就用我的脸和嘴去清理吴鹏飞阳物上的汁液,也许我

    还能被允许去舔干净罗衫阴道里不断流出的新鲜精液。

    也许这就是我以后依然存在在他们生活中的最后价值……

    他的胯下是我最爱的女友(07-08)

    他的胯下是我最爱的女友(07-08)

    -


同类推荐: 天堂鸟烟火欲燃_御宅屋净初_高h湿吻丝袜淫娃女教师[快穿]女配逆袭(H)【乱轮系小说】双面荡夫(双性,黄暴粗口肉合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