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书屋
首页师父住口 第七一章 【宝林寺中】

第七一章 【宝林寺中】

    鲜鱼汤,香米饭,辣烤串。
    五界六道的畅美,莫过于此!
    吃得上的,每个人就好像披肝沥胆地渡劫飞升;
    吃不上的,众人咬牙切齿地只恨自己没在人间。
    尤其是太上老君,千叮咛万嘱咐金角银角那两个罪童不要错过任何一个烹饪的细节。
    要他俩原原本本把这顿饭搬到兜率宫做给道尊自己吃哩。
    美其名曰“带功赎罪”。
    光禄殿的众多其他仙长纷纷起身围聚在老君的身旁,开始嚷嚷着预约太上老君家的家宴,拿了年历手账登记时,一直排到了下次的西王母蟠桃宴盛会。
    让周围仙长官卿这么一闹,太上老君心里这个急啊,害怕错过直播的细节,只得让新收的戴罪家丁奎木狼一一受付笔录。
    他再转头看那直播间的影幕时,只见主播唐僧已经取出刚才的那个“鱼鳞镜球”,挂在聚妖厅的上方。
    再取出一物祭在空中时,整个莲花洞灿若莲花,照如白昼,流光溢彩。
    那镜球缓缓转动之时,光彩旋转,让偌大个妖洞尽是彩耀。
    一洞的妖众正埋头吃了个美,看见取经人主厨布置出这么个福地洞天,拍手叫好。
    唐潮又唤了敖鹰双手捂嘴施展出最近新教给他的绝技——名曰“beat box”,一通“动次打次”和“家厮听碧波”的跃动旋律之中,众人不由自主地手舞足蹈起来。
    孙悟空最是灵活,托马斯全旋加双手大风车,breaking霹雳舞跳了个天旋地转,不时还有真的蓝色霹雳缠绕其身,让人一看便是混天街的街舞大圣。
    猪八戒一身白膘地原地跳起了猪妖鬼步舞,全身的肥肉都在随着节奏不停地颤抖,一个个running man的舞步跳起来时,整个妖洞都在颤抖。
    bartender沙和尚伴随着音乐调制了一些“流沙河特制红毛药酒”,金角银角和几个不怕死的小妖喝下后,和他组了个“油腻大叔机械舞团”,众人醉醺醺地好似机械木人,虽都是些腌臜泼皮,整齐划一的动作倒也赏心悦目。
    白骨夫人小白站在一根钟乳石边,绕着石柱自上盘旋降下,一个昂头一字马劈叉,动人心弦。
    看着这一洞的群魔乱舞,唐潮心里既开心又有些担忧:
    自万寿山五庄观的“人参果会大轰趴”和碗子山波月洞的“宝象公主烛光餐会”以来,自己和自己的这帮徒弟们还未曾如此尽兴地娱乐过哩。
    看着身怀绝技的徒弟们能够开怀地释放自己的情绪,他这个作师父的倒也不能不感怀嗟叹。
    只是那帮徒弟不知是不是平日里压力山大,这放飞自我了以后怎么渐渐有些用力过猛、山崩洞裂?
    再者就是满洞的小妖们因为刚才的打杀死了些兄弟亲戚,在酒精的催化之下触发了忧伤,“死亡哥特”与“灵魂葬爱”的氛围逐渐变得压抑,一个个更加如痴如醉起来。
    金角银角经历了这一场,大彻大悟的同时也开始流露对人间界的不舍;
    兄弟俩捶胸顿足,与葬爱家族的杀马特小妖们抱成一团,咧开嘴又是一顿嚎啕。
    有道是:
    净瓶葫芦收贪欲,
    宝剑蒲扇起孽缘。
    缥缈同归兜率院,
    逍遥直上大罗天。
    光禄殿的奎木狼此时却一边低头执笔一边心如刀绞:
    怪不得道祖把俺弄到他那兜率宫扇火做饭地当杂役,原来是你小哥俩偷偷拿了厨具下界快活去了!
    等奶们回来看俺不轻饶了你俩的!除非你俩能把唐师傅“雪菜拖黄鱼”的精湛手艺学到手!
    还有就是,唐师傅啊唐师傅,你可知你那点亮disco ball的,是俺老狼勤修苦练的“舍利妖丹”?
    俺辛辛苦苦集修为大成于一身的宝物,却被你放在那妖精洞点亮了当舞美道具?
    你搁那儿干哈涅?玩儿涅?
    他抬起头来看那直播实况时,一片“飞飞飞飞飞飞”的弹幕狂潮中,却见唐潮学着“亚洲时尚舞王尼古拉斯|赵四”一声嗷号,抖着手脚就加入了光怪陆离的“夜店舞池”……
    ……
    ……
    早送了金银角两道童上天去兜率宫重新报到,又遣散了一妖洞的山精兽怪,师徒几人整顿好行头,重新上路。
    师徒把“莲花洞”的土特产腌咸菜悉数存入了直播间空间,一日三餐加些腌渍小菜清一清油腻倒也快活似神仙。
    这一日,唐潮策马来至一寺,抬头看向寺门时,只见上面写着:
    敕造宝林寺!
    唐潮低头一想,回头招呼徒弟们道:
    “把咱们那些蒜辫子都拿出来,再用两根大葱一竖一横地捆成十字形。”
    “你们几个把蒜辫子挂在脖子上,手中拿好大葱捆成的十字架。”
    “悟净,把你的骷髅念珠借为师一用,用完了还你!”
    “小白,给我好好地值班,一有风吹草动马上通知我!”
    徒弟几人面面相觑,不知师父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只有沙和尚立马应了声“好的师父”,屁颠屁颠地赶过来把骷髅文玩递给唐潮,又屁颠屁颠地跑回去挑行李担子去了。
    唐潮戴上骷髅文玩,只看见小白扒着骷髅的眼眶子,用小手肘托着下巴,一脸的懵逼地看着自己。
    看几个徒弟面有疑惑,唐潮踏进寺门,回过头来微微一笑解释道:
    “你们哪里又知道了?这‘宝林寺’离那’乌鸡国’不远,这里有个大蹊跷在等着咱们呢。”
    徒弟几个竖起了耳朵,听师父讲这个“大蹊跷”到底是什么鬼。
    “别的先不说,咱单说说这‘死人回魂’。这人哪都有‘三魂七魄’,‘魂气’属阳,‘形魄’属阴。”
    “要是人变成了死人哪,‘魂气’归天,‘形魄’归地。形魄下降至二丈一尺,然后探底回升。”
    “人死进入了‘中阴身’的境界,每日升高三尺,重新升至地面便是‘回魂’、‘归魄’,又叫‘回煞’、‘归煞’。”
    “自死期起,每隔七日,魂魄返家,由‘凶神’的牛头马面和‘煞神’的黑白无常随行,生人必须回避,以免犯冲。”
    “魂魄神识第一次觉醒、头一次返家的七日间,便是俗称的‘头七’;若期满七七四十九日,魂魄的神识已觉醒了七次,便会不再留恋尘世,跑去幽冥界彻底办投胎转生的手续……”
    大晚上的,阴风惨惨。
    徒弟几人在月黑之夜听师父讲这些鬼啊魂啊啥的,直吓得牙关打架、浑身哆嗦。
    猪八戒更是吓得躲在沙和尚身后,只露出半个猪头,周围一有风吹草动便立马缩回去,连沙和尚的体味都不管不顾了。
    唐潮却越讲越精神,依然口若悬河、口沫乱飞:
    “‘回魂’时就比较有意思了,基本上会保持着死因特征。若是被车马辗轧而死,那他便会断手断脚地回家巡视;若是被水溺死而亡的啊,那他便水淋淋地这么‘哗——’、‘哗——’地……”
    “哗——”“哗——”
    !!!!!!
    猪八戒似乎看到了什么恐怖得无以复加的景象,直接抱住了沙和尚的大腿钻在他的两股之间,哆哆嗦嗦地再也不敢露头。
    唐潮回头一看——
    我了个大去!
    不禁倒吸一口冷气。


同类推荐: 轮回是一个圈腹黑两宝之毒妃戏残王暗黑奇异录吞噬神话逆武枭雄大暴君系统师父住口一剑捅穿这民国